第795章 屠邪勇士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客栈呈回字,从大堂进去就是中央庭院,庭院四面通达敞亮,里面的植株们还不甘寂寞地扩展领地,临边的柱子都被攀上了藤蔓,有的甚至开出了淡紫色的花,偶尔几只美丽鸟儿拖着长尾绕着“回”字飞过,然后停在某根横梁上梳理羽毛,清鸣悦耳。

    湛长风转身的动作一顿,望向其中一只灰色的鸟儿,魂鸟?

    哪个鬼修养的吗?

    旁边传来房门开启的声音,湛长风目光淡淡地一瞥,有一身紫衣从转角的那间房里出来,他额间坠着青色云纹,气度沉稳。

    是赵长阁。

    此人看起来似乎比之前更加疏离.不近人情了。

    他们隔着大半个走廊颔首示意,湛长风收回目光之际,却又看到他朝自己走过来,心里一动,给他那个倒霉堂弟算账来了?

    “道友,有笔交易你感不感兴趣?”

    “何?”

    “我想要买你手上的真话水。”

    湛长风闻言,摇摇头,“我不给没病的人开方。”

    “叨扰了。”赵长阁也不多说其他,回身目不斜视地朝走廊另一头的楼梯走去,碰巧一扇门开了,霎时响起一阵嚣张的笑声。

    “我说谁走路那么大声,原来是你姓赵的。”申屠非逮着人了,在人家变脸前,又赶忙痛心疾首地道,“出个门都能遇见你,注定你我联手称霸屠邪榜啊,我就勉为其难跟你去做甲级任务吧。”

    赵长阁面无表情,再次转身重新走向湛长风,“有病的人找到了。”

    湛长风看他似乎真想要,随手给了他一小瓶,“一万上品灵石。”

    “还有更多吗?”

    “他的病不太厉害。”

    赵长阁略带遗憾地付了灵石。

    “你们干什么呢?”申屠非将目光转到湛长风身上,“好久不见了啊道友,有没有兴趣结个伴?”

    “暂无打算。”

    “唉,你要是有打算,我就不用扒着这冰块脸了。”道台会期间,湛长风的名字比参会者还盛,申屠非一点也不奇怪她会出现在这里。

    他刚想问问他们交易的是不是真话水,就看见赵长阁走了,连忙朝湛长风告了个辞,紧紧追上去,嘴里叨叨着,“你好不容易凑了那三件东西进来的,不去禁忌世界闯闯多遗憾啊。”

    禁忌世界太危险了,他就对赵长阁还算熟悉,得把人拐来一起去做任务才行。

    两人一个快一个赶,一个皱眉一个口不停,往楼梯去。

    正见通向四楼的楼梯上下来一个人,那寂然的灼色轻而易举夺去了他们的目光。

    这身红衣,太森冷。

    赵长阁和申屠非都惊艳了一下,很快又收敛好,继续向前走,她挑着笑,对向而来。

    三人相遇了,赵长阁和申屠非不约而同地往旁边让了一点,她一顿,转头看向他们,冷冷柔柔的声音平直,听不出疑问,尽管她说的是疑问句,“赵长阁?”

    在她未看过来时,赵长阁就一凛,那种被注视的感觉让人背后发冷,再也没有什么欣赏的意思了。

    他警惕了几分,“阁下认识我?”

    不是道友之类,阁下两字是对比自己实力高的修士的敬称。

    虽然她问的是赵长阁,但申屠非也不好走,总不能从他们两人间穿过去,这不合礼仪,况且他也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让人不能反抗,只好待着。

    然两人都记得,从外边来的千多人中,没有这一位,想来她是常驻于此的屠邪者。

    美人很不走心,她随意地靠在了阑干上,如葱如玉的手也搁置其上,和朱红阑干形成奇异对比,那手中还擒着琉璃碎星盏,美酒醇厚,一杯饮尽,才幽幽道,“不过如此。”

    赵长阁的眼睛眯了起来,像是蛰伏一旁的猛兽,“请教高名?”

    美人没应,她神色冷艳,眼里似乎永远含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嘲讽。

    这是一个冷到了骨子里的人,却又偏偏张扬得肆无忌惮。

    她侧首看向一边,“来打一架。”

    湛长风笑笑,“不方便。”

    她似乎有点怏怏,“那你什么时候方便?”

    “等你酒醒了。”

    红衣女子抬起掩在广袖下的手,露出琉璃碎星瓶,自顾自地倒了杯酒,好似连空气都沉醉在她的眼中。

    “我们见过么?”

    湛长风模样温雅,“大约没有,若忘记你,就是我的过错了。”

    赵长阁.申屠非,“......”

    他们是不是该回避。

    灰色的魂鸟停在她执着盏的手上,看得湛长风有点意外,恰巧大堂的骚动也传了过来。

    有两人起了摩擦,不知怎么,变成了常驻屠邪者和新人们的冲突。

    “呦,你好像在道台会武斗的前列吧。”一个笑容痞气的青年修士上下抛着一个灵果,突然那个灵果就朝着某个满头发辫的黑衣人砸去了,正是任重远。

    任重远被湛长风打败,人阴沉了不少,眉藏凶煞,一手接住了灵果。

    痞气修士轻佻地道歉,“哎呀,手滑了呢。”

    任重远捏爆了灵果,宣战!

    二楼廊上,一人着以锦绣,粉颈隐于毛绒的领里,笑吟吟地看着那边的比斗,忽然一人叫了她的名字,“绯樱!”

    她看向一位身着软甲的真君,“怎么,还有认识我的?”

    那真君大笑,“我结拜大哥也是屠邪榜的,你败了我大哥,让他走火入魔,还不许我认识!我今日来大天世界,就要领教领教你的招式!”

    “那你大哥也太脆弱了。”

    “呔,拿命来!”

    大堂里一片骚动,“那个小子是谁,敢去找绯樱的麻烦,绯樱可是我们的十大屠邪高手之一!”

    “没错,她是大天唯一一个在丁级世界出生,一步步修炼成长起来的顶尖强者!”

    “哼,十大屠邪高手?”一名真君嗤之以鼻,“不过是一个以破落星界组成的小域,别太过坐井观天了,你们给我指指还有哪个是高手,我来会会!”

    旁边的常驻屠邪者们不恼,反而不怀好意地笑了,“好个说大话的,我们整日不是费尽心机地维护天道运行,就是与邪灵作战,自问智与力,不比你们这些在和平环境里的差,你既然一心想找羞辱,那就与她挑战去吧,那位可是常居屠邪榜第一!”

    一名屠邪者丁点也不低调地指向了三楼的红衣女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