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地狱眼现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任重远衣袍无风自动,沉沉气势从他身上升起,脚下地面先一步开裂,“潜龙飞天!”

    气化龙形,日转斗移,一头头长龙振飞欲破天,哗啦撞翻了大堂中央摆放的材料柜台!

    趁夜来探宝换物的江迟暮.燕为山等参会修士抬起了眼,刚一只脚踏进门槛的边庭寒眼底闪过略带战意的冷光。

    九龙诀!崂荒帝君传下的大乘功法!

    “别家场地,损坏了一物一什可不好。”湛长风眸光微沉,怎容他在此作乱,扰乱了交易会。

    一念动,虚神域起,顿时天地改换,将他拉入虚神域意化的空间里,未等他反应,息魄慑其三魂七魄,魂禁固其魂。

    众人眼一睁一闭,却见那本站在雕玉楼梯上的凛爻真君出现在了大堂里,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抓起任重远的后领,丢出了门外。

    丢出了门外?!

    边庭寒只感觉耳边风刮过,回头一看,那任重远摔在街面上,半响没爬起来。

    正在附近的巡察真君旋身脚踏地,刚欲问发生了什么,就听客栈里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无视规矩,滋扰生事,在城内动手,劳道友将其带去禁闭,等到了他的斗法场次再放出来。”

    这位巡察真君一瞧是湛长风,应了个好,天道盟的修士可不管他是什么身份,犯了错,照抓不误,立马拎起他,将人带走了。

    私语皆无,那些怀疑揣测的目光起了变化,终于有了对真君前辈的尊敬,尽管他们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此举的。

    湛长风冷冷觑向堂中面带愤怒的崂荒参会者,“你们若喜欢以下犯上,等道台会结束,我再亲自与你们一战,现在要么乖乖参加交易会,要么给我滚回去准备明天的斗法。”

    龙甲神章震动,与气运相和,她的语言中不自觉地透出了天命王令,听闻者莫不信服,只觉理所应当,那几个欲为任重远再出口挑衅的修士被她震慑,灰溜溜地离开了。

    “让诸位看了笑话,今日玄天诸界的道者都在此,莫坏了互通有无的难得机会,凡买展柜中材料的,皆打九折,差额记我账上。”

    众修士等她上了楼,方松了口气。

    “这是哪位真君,好强大的气场。”

    “就说不要得罪天道盟的修士,天道盟掌着九天刑罚,犯他们手上,谁都敢杀,谁都敢罚。”

    “极是,且天道盟的成员,有的只听命于天道盟,有的听调不听宣,却往往是来自各界的绝强者,本身就有不小的背景。”

    “张弛有度,大家风范。”

    “原来是天道盟的。”

    “这才是真君之威,总算将我们真君的面子找回来了,就不耐烦这些天才强者仗着高天赋高传承,将真君不当真君。”

    “不过那挑衅的修士听说是崂荒帝君的弟子,如此打东道主的脸面,也似不妥啊。”

    在大堂一角的江迟暮无言,早在她阻止自己和池渊的斗法时,就知她道行高深非凡,却没想到她是风云界域的繁星之子,“差距竟那么大吗,她真是湛长风。”

    “是啊是啊,她连一群天君都敢光明正大地设计,收拾一个小辈是抬抬手的事。”说话人一身百家衣,背上负着长棍样的物什,叼着根路上拔的灵草,眼睛滴溜溜从各个展示柜上划过。

    “你认识?”江迟暮惊讶地望着她,她与自己同是神沙界域出身,也是她为数不多的仍保持好友关系的人,转念一想,米柒柒虽来自教条严苛的不朽神庙,却常年浪迹在外,是有可能见过湛长风。

    “说过几句话,尽量不要跟她打哦,她是修神道的,神道多半都有天命在身,功德.信仰随时护体,伤还好,若不小心杀了她,恶业要来缠身的。”米柒柒说完,迫不及待道,“我们快去挑东西,打折呢!”

    “......”

    二楼上善居

    崂荒的符文师们心里多少有点别扭,无论任重远对还是错,她都落了崂荒的面子,却也无法明面上指摘,且惠林真君作为天朝大臣还没表态呢。

    惠林真君收到了好几个眼神,心里无奈。

    她作为天朝臣子,对帝君的太子.弟子可不用负责,毕竟按帝君的寿命和道行,基本没其他人继任的可能,再者,天朝的继承,不是依帝君个人的亲疏来的,是要看天命的,她跟他们以后顶多成为同僚。

    还有像她这样有神职护佑的修士,除非失道了,否则帝君也不能随意罢免或杀她,真不用随时在意什么太子弟子的脸色。

    然崂荒确实丢了点脸,“凛爻道友,不觉得自己太严厉了吗?”

    “违规就是违规,哪怕我的门人在此犯事,我也照罚不误。”湛长风察觉到他们的态度有所疏远,似恍然,“他们是崂荒的修士?那领头的是何人,若不理解这次处罚,我亲自与他师长解释去。”

    这些符文师们脸色微僵,替任重远叫屈,被一招丢出门外了,人家还不知道他是谁。

    “别别,道友犯不着,罚他就对了,年轻人气盛,是该好好磨磨,我崂荒儿郎,不会连这点挫折都经不起。”惠林真君道,“今日,我们只论符道,手头有什么想要交换的东西也赶紧拿出来啊。”

    听出惠林真君的维护之意,众符文师们安心了,看来这人是不好得罪的。

    湛长风交换到了几样珍奇的符道物什,未免他们不自在,借口去找其他真君交换材料,出了上善居。

    像这样的交易小团还有许多个,认识或不认识的皆有。

    她见到有用的,就尽量换来。

    “凛爻真君。”

    湛长风下楼的步伐一顿,看见旁边一屋里出来位面容普通的中年修士,“这位道友找我何事,我手上已无东西可换了。”

    他走近了几步,淡淡一笑,“你还有的。”

    一种波动被湛长风捕捉到了,是地狱眼。

    “子时常和洲七里坡。”这修士扔下一句话,越过湛长风下楼走出了客栈。

    居然先被人找到了,他的实力莫不是比她高?

    湛长风决定去赴一赴这场鸿门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