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半路邀战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城中的夜晚亮如白昼,湛长风一身月牙白常服,前去交易会。

    这场交易会借了一间客栈的场地,一楼为大众区,二楼三楼则只有真君和怀有珍宝的修士能上。

    湛长风找到幕后的昉翊,两人看着逐渐热闹起来的客栈,没有言语。

    “先预祝黄杜阁在崂荒名声大噪,拿下审批。”湛长风靠在栏杆上,玩笑似地道,“如不行,贿赂一下我,我给你提几个建议。”

    “嗯?”昉翊以手中古籍敲着掌心,“你得到什么消息了?怎么贿赂?”

    湛长风本不想将自己拿到地皮的事一下透露出来,惹了间隙,然昉翊心思深沉.行事却干脆,极有准则,张口就来“行贿”,倒显得她的顾虑有点多余了。

    “崂荒开放新城,是以崂荒本界域为主的,外来大商行,只会批准两三家,还不如散户入驻的几率更大,此次不成功,你可以试试装成散户,倘若仍不行,不妨考虑考虑从我这里租地。”

    昉翊奇也不奇,自发现她在天道盟里,就知道她的隐性人脉有多强大了,但到底还是被她的效率震惊到了,不久前她刚提了入驻的事,这会儿,连地都有了。

    可这也证明自己的眼光不错,没有白等那么多年。

    昉翊垂眼沉思,她一直视翊天族的族长之位为囊中之物,这么多年的沉寂,除了减弱自己的存在感,从候选人的明争暗斗里脱身,培养自己的力量外,也因为对湛长风是真心看好。

    翊天族的天生天赋是洞悉,她洞悉的方向是本质,她好奇一个流落在外的,拥有紫微皇气的人,能从一无所有做到什么程度。

    难得的是,湛长风没有依附任何势力崛起,也没有去哪个王朝天朝做继承人,反倒用她的天赋实力当通行证,一路收拢良才美玉,结交诸界英豪,积累起了自己的资本。

    她有孤道证帝的潜质。

    “黄杜阁是翊天的产业,它能不能在崂荒入驻,检验的是我作为负责人的能力,有你给我的消息,我的把握就更大了。”

    昉翊道,“不过,你的基业在山海界,这边的地怎么办?”

    “荒着是不能荒着的,我准备租出去或者试开个小店,派人留守在这里。”

    “那有没有兴趣和我个人合一家店?”

    湛长风心思一动,“你准备做什么?”

    “做进出矿物的大宗交易,你只要投下钱后,等着拿租金和红利。”

    “还有这等好事?”

    “你就说干不干。”

    “当然干了,谁不想坐着收钱。”

    两人迅速达成了协议,签好了契约。

    大堂中传来一阵热闹声,湛长风神识一扫,跟昉翊道,“是崂荒界域的符文大师们来了,符文区在何地?”

    “二楼上善居。”昉翊惊诧道,“你叫来的?”

    “机缘巧合而已,他们中有一人恰好在商铺入驻审批的事情上说得上话,你让人好生招待,我去跟他们换换材料。”

    崂荒修士多善武,这就显得符文.铸造等大师珍稀了,所以他们的地位不是一般尊崇。

    外边儿的崂荒修士们看见十来位平素高高在上的符文大师进入交易会,也管不住腿跟进去了,从者甚多。

    “凛爻道友,我们来了。”

    “惠林道友,各位道友福安。”

    “凛爻道友福安。”

    一群人相识后,谈笑着上楼去了。

    若只知道他们是些有地位的神通真君,众人多半只会投去几个尊敬羡艳的目光,但开幕典礼后,关于“圣地登记官就是曾经的繁星七子之一”这个说法喧嚣尘上,真真假假让人辨不清。

    身份受限,参会者们也不好大咧咧地上去问一位真君的俗名,更别提向她挑战了。

    然疑惑和好奇半分不减,今日又看见与一众真君谈笑风生的湛长风,心里的涟漪就更激荡了。

    真君和还没开始证道的生死境判若两个世界。

    “那当真是风云界域的繁星之子?”

    “听说风云界域好些人都承认了。”

    “屁嘞,他们上次还说湛长风长相普通,绝对不是这位真君。”

    “若她真是湛长风,那武斗还有什么意义,哪怕得了第一,也名不副实!”

    “哼哼,你们等着吧,实力排前的天才强者们肯定坐不住的。”

    “真君战力未必比得过拥有大传承的生死境修士,真要打起来,谁赢谁输不一定呢。”

    “看,那不是任重远吗......嚯,也只有这位本土的帝君弟子敢走上去了。”

    任重远眉峰如刀,他不仅敢走上去,还叫住了这一众真君。

    他这些天得到确切消息,此人就是七子里的湛长风,他对她修为的提升持了极大的怀疑态度,看到崂荒大师们与她融洽和乐,更有一种被背叛的不适。

    “诸位且慢。”任重远仰头直视着台阶上的湛长风,“听闻这位凛爻真君是风云界域的繁星之子,区区十多年,竟从筑基一跃为神通,当真好机遇,不知真君敢不敢与我切磋切磋!”

    他的话听着怪异,像是感叹她机缘好,像是讽她修行不正,用了邪术,又像是说她虚有其表,实力泛泛。

    大堂中一瞬落地可闻针,继而响起窃窃私语。

    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惠林真君先开口了,“重远,强弱有序,主客有别,身为帝君弟子,莫失了礼数。”

    身旁几位真君听了,暗道,这位凛爻道友来历不简单啊,让惠林这位天朝大臣兼符道大师,告诫起帝君徒弟起来了。

    任重远却不会听她的话,眉头一拧,直接道,“如何处事,师尊会教我,我今日,是秉着朝高手求教的心来的!”

    他那语气里哪有求教,只有火气和战意。

    湛长风拦了还想再说话的惠林真君,从容温润,“道台会期间,职责在身,不好与人斗法,这位小友若想请教,等法会结束吧。”

    小友?

    请教?!

    莫说底下修士们惊呆了,惠林真君也抽了抽嘴角,“小友”可以是道行高者对低者的敬称,而任重远......

    任重远从战力上说,打得过一般真君,从辈分上讲,是返虚帝君的弟子,没几人有底气叫他小友,但想到她很可能与灵帝有渊源,辈分还真不好说。

    更何况,她好像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也怪不了她。

    这凛爻真君和和气气的,随意说句话却可能气死个人。

    任重远心火蹭长,觉得自己被侮辱了,“我今日倒非要向你这位前辈讨教讨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