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道台开幕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剑宗与湛长风有过几面之缘的燕为山.莫疏狂.楚云端等人也很惊疑,怀疑看错了人。

    尤其是燕为山,上次在山海界看见她,她不是才入生死境吗,怎么再见就是真君了!

    莫疏狂就更心痛了,几年前,他奉天尊之命将她从日斗界带到九极大界,她不过是脱凡,而他是生死境,现在,他是生死境,她居然是真君了?!

    但圣地门徒终究是圣地门徒,心里再怎么腹诽,表面依旧一派风轻云淡。

    风云界域见过她真容的修士却没有那么好的定性了。

    将进酒哑口无言,瞧向硕狱.花间辞.左逐之三人,“这就是你们说的‘来了’?”

    三人深沉点头。

    “真够可以的。”顾翰星大笑了声,朝任重远喊道,“我们的繁星之子在那儿呢,随你挑战!”

    宁栖梧.何云天.于慎.公孙芒等人的猜疑彻底落实了,目光十分复杂。

    一语激起千层浪,先淹了风云界域的修士。

    “什么,那位真君就是湛长风?”

    “不会吧,认错了吧。”

    “不可能,其他顶尖天才都还在生死境呢。”

    “最天才的人,百年内修得神通,她不可能才十几年就从筑基.脱凡.生死境跳到神通,绝无可能!”

    湛长风在风云界域年轻一代中时不时被提起,但大多人没见过她,或只见过带着假面的她,陡然被人指着一位真君说那就是繁星之子,一下接受不了。

    可看那群与湛长风认识的修士似乎确认了她就是本尊,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那得有多大的机缘啊,莫不是进了内中百年,外面一日的宝地?”

    “会不会是得了上尊准圣的点拨啊?”

    被喊了话的任重远看看闹腾腾的风云界域修士,又看看那边的真君,眉峰高隆,以为他们在开玩笑,转头就将其丢一边了。

    但风浪在各个界域中蔓延,都在疑惑那位真君到底是不是繁星七子之一的湛长风。

    湛长风任他们猜测打量,自岿然不动,抬手拿起执事交上来的问表,施展复刻术,问表上的内容化为金字飞进她右掌中的玉牒里,完成了登记。

    每处圣地有多个宗门或道脉,就算如此,他们的总人数也是最少的,一共只来了九十九位。

    而其他界域,至少也有一万多位。

    她这里小半时辰都不用就完成了登记事务。

    “再次确认一遍名单,蓬莱仙境,赫连决.初晨子.岁清寒......”

    “幽冥血海,方明玉.鬼九.仇天......”

    “直符灵海,穷奇.夔牛.九尾天狐......”

    “沉恨魔渊,赵宝阁.曹权.崔不催......”

    “普世佛国,缘觉.缘通.缘非......”

    “春秋苦境,楚云端.燕为山.岑熙......”

    湛长风念到最后一个名字时,几不可查的顿了下,“涧肃。”

    涧肃下意识想应一声,忽觉这是在核对名单,立马又冷冷地抿平了嘴角。

    她收起玉牒,通知还等在原地的圣地门徒,“午后未时举行开幕典礼,诸位准时前往会场参加,现请自便。”

    宣布完,她就顶着其他登记官的怨念前往裁判司交差了。

    下午的开幕典礼上,普世灵帝和东道主崂荒帝君露了下面,其他圣地大族也都派遣了天君前来观礼,一番贺词过去,道台会正式开始。

    道台会的基本模式和山海界道台会相差无几,最先进行的是铸造.制符.炼丹等大师技艺,武斗被放在了最后六天。

    第一天忙完,湛长风去了自己的新住处。

    为了更好照料参会者,登记官和执事都得搬到道台馆里去。

    道台馆被划分出了两大区域,一是参会者的住区,一是尊客区,这些尊客是界域级大势力派来的使者,至于其他看客,就得自己在城里找地方住了。

    登记官和执事的住舍被安排在两区交界,以便兼顾两头。

    尊客区殿宇楼台浮空林立,以云桥相接,云蒸霞蔚如置仙境。

    湛长风身为真君裁判,有自己的独楼小筑,脚踏祥云路过一众珍奇风景,眸光一瞥,却见一座桥上亭台里立着位典雅的修士,负手执着古卷。

    “昉翊道友,如此巧。”

    温凉的声音让昉翊收回了远望的视线,嘴角牵起一缕笑意,“我可不大喜欢巧字。”

    “那就是专程在等我了,请。”翊天族也是十大黄金人种之一,且是其中发展得最大最神秘的种族,倒也不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

    湛长风带她走了一段路,进入到自己的小筑里。

    昉翊瞧着她的背影,有种莫名的心情,幽幽道,“初见你时,你还是筑基,我是脱凡,现在......”

    “都是真君不好吗。”尽管这座小筑有防尘阵法,但湛长风还是习惯性地先施了次清洗术,然后才请她坐下。

    昉翊摇摇头,“不是真不真君的问题,就是突然发现你比我高了。”

    话一出,两人俱是沉默,这感慨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湛长风不动声色,“道友,想了解增高方式吗,我在接骨方面也有研究。”

    “让你接骨,还不如我自己塑次灵骨。”昉翊淡定地将话题拐到正事上来,“要不是今天看见了你,我还不知道你来崂荒了,也难怪.....”

    她接过灵茶,“我那边得到了一个关于你昼族的消息,你要不要换?”

    涉及到财物,湛长风终于学会了点慎重,文文雅雅地道,“我们怎么着也认识近二十年了,你是看着我长高的,如今连一个关于我自己部族的消息都不肯如实相告?”

    昉翊放下茶盏,这茶是喝不下去了,果然是玩权术的,轻轻松松就不要脸了。

    “我对你还不够好?”昉翊也不要脸了,做生意的人,该丢的随时都能丢,“若不是等你,我的业绩怎么可能落到最差,我要是被踢出族长候选之列,你不也少了合作伙伴吗?”

    “买我一个消息,给点小钱也不行?”

    “就怕你后面有个连环套。”湛长风终究不习惯讨价还价,何况,昉翊确实帮了她许多,“说吧,什么条件?”

    “下次在翊天的购买额,达到三千万上品灵石。”

    “你缺单子?我知道了。”

    昉翊也不掩着了,道,“你离开山海界有四年多了吧,那应该是你离开后不久,景耀打算以齐桓在荒原上的那个洞天为驻地,在荒原上进行练兵.开采资源。”

    “与你昼族,先后在荒原部落归属.秘境险地开发上产生矛盾,后来不知怎么,流传出了一个说法。”

    她看着湛长风,“有人说,昼族所划为疆土的北境下,有一条遍布整个北境的大灵脉,而且,月光三角洲里,有重宝。”

    湛长风眸色渐幽,“所以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