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各方汇聚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道台会开启之日的流程都送到了湛长风手上,她又在开启前夜参加了一次议事,熟悉了全部环节。

    翌日,道台会拉开了真正的序幕。

    天未亮,金玉牌坊前的大广场上就摆上了八张黄柏木箭腿平头案,有传声官吆喝,“各界域参会者准备登记姓名和斗法项目喽!”

    那八张平头案,分别是九极.寒武.崂荒.神沙.云泽.冲墨.风云界域和圣地来者的登记处。

    传声官话音一落,安静的道台馆瞬时活了过来,人声光影频频浮动,一道.两道.三道......星雨似的光点从道台馆飞出,落到广场上,渐有人山人海之势。

    “来了来了,今次道台会,除了曾经的繁星七子值得期待外,上过鳌头的高手,也值得关注啊,但愿斗法时别遇上他们。”

    “你们还不知道吗,一个时辰前,倚澜楼排出了所有上过鳌头通书的人物的排名。”

    “第一赫然是崂荒三太子石靖!”

    “繁星七子中,好像就边庭寒进了前十。”

    “繁星七子这一代在生死境修士中还年轻啊,能排上名就不错了,要不是因为他们有幸赶上了苍莽斗法,谁去关注他们。”

    “对啊,别忘了这次还有圣地门人来参加。”

    “那可不一定,初晨子现在不也是圣地门人了吗?”

    “从目前出手的情况看,倚澜楼排得还是很客观的,太子靖.九极界域沛然.云泽小鲲鹏图南,谁敢说他们不配前三?”

    “具体还是得看台上斗法,藏着掩着的修士多了去了。”

    广场上的修士们按界域分站,界域中各势力又是一副泾渭分明样子。

    相较之下,风云界域这块,数量少,站得还散乱,连立其中的人都替自己莫名心虚。

    花间辞三人一来,自然地和将进酒.顾翰星一群曾经打过交道的修士站到了一起。

    将进酒摸了摸下颌,感慨道,“以前不感觉什么,现在才发现咱风云界域的长辈和巨头都太心大了,也不组织组织,就任后辈弟子自己来了,哪像其他界域,一界域的修士都是在天朝或宗派的牵头下一起来的,整整齐齐。”

    顾翰星邪气地笑,“风云界域本来就分裂,致使门派和王朝都自扫门前雪,哪会做那么细致的安排,瞧我们吴天门,将生死境都当大能用了,让我来带着十几人来参加这法会。”

    “呦,你一个带队的怎也跑过来跟我们胡侃了,不去照看着点门人?”

    “队里一半是生死境,我照看什么。”顾翰星撇嘴,“你怕是不了解我们魔修的作风,一个个恨不得自己去浪,哪会跟鸡仔似的,到处找娘喊爹。”

    花间辞清眸扫过吴天门那边,打开玉骨折扇,轻摇慢扇,“风云,来的多数独身修士,小部分是大门派各自带队来的,这可以理解,怎王朝的也没来几人?”

    当初在东临时,倒是不曾从东临王口里听过天域道台会,今次,也不见东临来人,且山海界中,似乎就太玄宫一方是派出代表来的,其他都是以个人名义来的。

    “风云的诸侯,是不大会来天域道台会,说到底是实力限制,来了也只能当陪衬,还容易造成内部空虚,给别人可乘之机。”

    说话人眉目俊朗,稳重自矜,身蕴威仪,恰是风云大界南江王朝的公子宁栖梧。

    他道,“我们南江王朝,也不过是让我聚几位愿意来闯闯的道友,结伴而来,就更别提其他小诸侯王了。”

    “怎么不见湛道友?”宁栖梧笑着说完,瞧向鹤立鸡群的九尺莽汉,没记错的话,此人是湛长风的部下。

    硕狱嘴角动了动,深沉道,“过会儿就来了。”

    宁栖梧不疑有他,指指另一头的几个修士,“吴曲倒是来了不少人,他们的公子公孙芒和以前参加过苍莽斗法的于慎.何云天都在。”

    “长泽保守得很,只派出了几个不上不下的修士,不敢让他们的公子和天才强者出来。”

    “出来了,怕带不回去吗?”将进酒笑道,“听闻许多界域级的势力会在道台会上招揽人。”

    “也有这个原因。”

    宁栖梧沉吟了会儿,说出了目的,“道台会项目繁多,得比大半个月,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中途出什么意外,孤立无援,我们总归是一个界域的,不如交换下传音符,有事儿也好商量商量。”

    花间辞一听就知道这是个聪明且有野心的上位者,试图在这种情况下,凝聚风云界域修士,树立起声誉威望。

    她暗藏着一丝试探,“仅我们这些人,自顾不暇,道友不如再多找几个?”

    “有啊。”宁栖梧指指身后一片各自交谈的修士,“我与他们都交谈过了,他们也觉这个主意不错,待会儿,我再去问问其他两个王朝的意见。”

    “你们觉得呢?”他笑着问。

    “随便吧,留个传音符也没什么。”带队出来的顾翰星觉得可有可无,反正真要出什么事,他还会先找他的师门同袍。

    将进酒也是这样想的,他跟他的探幽团兄弟都在这儿呢,“那就留个符吧,至少斗法时,看台上多几个人呐喊。”

    宁栖梧神色欣然,“没错,我提议我们可以固定坐一个看区,好歹显得气势足。”

    “这也是一个妙事,我们也十分乐意。”花间辞看向硕狱.左逐之,两人点点头。

    宁栖梧看出了点门道,这三人好像是一起的,凭着以前的印象,他知道他们一个叫硕狱,一个好像姓左,玩弓箭的,却不知道这位是谁。

    “未请教道友尊名?”

    “姓花。”

    “道友与湛道友也认识吗?”

    硕狱板起英武深邃的面孔,防贼似地道,“这是我昼族核心部众,当然跟族长认识。”

    “哈哈哈,原来如此,是我眼拙了。”湛长风怎么又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挺出众的部下,那个巫蛊传承者不够她用吗。

    “无碍,是我光顾着听几位聊天了,没有及时自报家门。”这硕狱实在是.....明明差点被挖走的是你自己。

    一众人又寒暄了三两句,宁栖梧就朝吴曲一行人走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