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将始(为:什么时候百合专栏加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硕狱挠挠头,浓密带卷发丝被他弄得有点凌乱了。

    花间辞见他笑容坦然,倒了一盏茶,示意他坐下慢聊。

    “我不会离开昼族的,至少在没找到故乡前不会。”硕狱盘腿坐在席上,摸了摸膝头,神色微恍,“崂荒是让我觉得亲近,他们有为之去死的信仰,上上下下的生活也单纯到只剩下生存.修炼.战斗这几个问题,不用去思考太多。”

    “可是,我的信仰是为心中的战斗而死,不是为崂荒帝君而死,还有......”

    硕狱斟酌着词句,“比起每天吃睡.打猎.争勇,无需思考其他的生活,我似乎更喜欢现在的状态,一边能居在兵团之中,完成我的向往,一边又能见识不同的人和事。”

    “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会让人觉得自己在不停进取。”

    花间辞静静听着,等他说完了才道,“肉身与心灵,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崂荒修士其实也没错。”

    “他们从小就活在没有任何书籍的部落里,需要做的是锻炼修行.驱逐凶兽.保卫部落,然后修到一定程度,为了部落荣耀和自己的生存空间.生存资源,去征服其他部落,好运的,会闯到他们的‘神’身边,成为天朝兵将。”

    “忠诚.凶猛,某种程度上的赤子坦率,这就是他们的性情,但他们就算成了天君上尊,也很难再摆脱崂荒的影响了。”

    “你不一样,依你所言,你少年时生存在类似的环境里,并到现在都仍怀念这种生活,可事实上,你活跃在一个更加广阔浩瀚的世界里,你读了诸多兵书史册,游历过不少星界,也参加了苍莽斗法.道台会这样多层次多力量多文化的大会。”

    “如果这种经历都不能让你从一位单纯的勇士,转变成一名真正的道者,我可能会佩服你。”

    花间辞以茶盖拂开杯中叶,轻呷了一口,然硕狱确实还保留着某种呆愣赤诚,比如前段时间,她看出他有心事,随口关心了一句,他就全盘托出似地告诉她,崂荒天朝想招揽他,甚至前来招揽的使者还隐约透露,入了崂荒,有机会成为帝君的弟子。

    他还坦率说自己有点心动,不是因为可能成为帝君弟子,而是因为这里很像故乡。

    在如此大好机缘面前,她没有资格和立场去劝说阻止,思来想去,建议他在崂荒游历一番,多了解了解事实,再做决定。

    目前看,这个建议不算坏。

    硕狱眼睛亮了亮,“族长也跟我说,要我先做好一名道者,再做战士将军,我以前不太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区别,现在却有些明白了,大概.....道者,是我的过去现在未来,将军战士,是我的选择。”

    “我不需要师父的功法,若说师父的指引,我想我可以在族长身上得到。”

    “你自己决定便好。”花间辞心情微妙,本是想将他劝留下来,怎又收到了一波他对自家族长的崇敬,这样的人,根本赶都赶不走吧。

    “我得感谢花道友的开解,让我放下对回归故乡的执念。”硕狱站起来抱拳一礼,“故乡我还是会想办法回去一趟的,不过只是为了了结些事。”

    “愿道友得偿所愿,你之事,我不会在族长面前多嘴。”

    “说了也无妨的。”硕狱笑意轻松,忽又一变,“如果族长来了崂荒,道台会那个真君不会就是族长吧。”

    花间辞疑道,“谁?”

    硕狱掏出书册递了过去,“你看看这册鳌头通书上的画。”

    “......画的真丑。”

    “......”

    “去裁判司问问就知道了。”

    两人拎了迷失在道台馆里的左逐之前往隔壁裁判司,报了湛长风的号后,被接引到了会客厅。

    湛长风也才回来没多久,几人久未见,自然要叙番话,谈谈这些年发生的事。

    花间辞三人以游历为主,湛长风这边却是一桩桩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涅槃会.黑界虽没有真正牵涉到昼族,却影响了昼族的生存环境,不可不重视。

    只是他们力有未逮,唯提高防范。

    “族长也算因祸得福了,我听说道台会上的裁判,来历都不小,旁人见了都要礼让三分。”

    硕狱低声道,“就是有一点不太好,某些身负大传承的生死境修士,不将一般真君尊为前辈,有时还会变着法去挑战他们。”

    左逐之点头说,“对,尤其巡察裁判中被‘误伤’的不在少数。”

    湛长风轻叩了两下桌案,“这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不过我既然当了这裁判,你们在外就不要称我族长了。”

    “那么快就要六亲不认了?”花间辞促狭淡笑,留下一堆玉简,优雅起身,“这是我们在崂荒中界大界的一些见闻,你抽空可以看看,我们不适合在裁判司待太久,得走了。”

    “去吧。”

    湛长风没有留着他们,玩笑道,“法会上你们恐怕会一直看到我,别给我六亲不认的机会。”

    左逐之抢先保证,“真君放心,我们乖着呢。”

    说到这个,花间辞反而不放心了,“界域修士之间有摩擦,你最好别被卷进去。”

    “风云界域和人起冲突了?”

    “风云界域没有天朝,总体实力在七大界域中排名最弱,被称为散乱之邦,我们这些来自风云界域的修士多少会受到一些轻慢,一来二去,关系就紧张起来了,但这也仅是私下里的摩擦,你当你的裁判就好。”

    “嗯。”

    送走了三人,湛长风回去翻了翻风云界域的花名册,发现风云界域修士数量比其他界域少了两三倍,且多以散修身份参加。

    几大王朝好似对天域道台会有点避之不及啊。

    “连王朝都不牵头,风云界域的修士怎可能在这里硬气得起来。”

    湛长风摩挲着墨玉扳指,狭长的凤眸微阖,半响,牵起意味深长的笑意,天时地利有了,何不促成人和。

    她出门拜见了闻章真君,闻章真君揣着银鼠仰头问,“凛爻道友寻我何事?”

    “其他巡察真君维护道台会安宁已久,我到这时才加入,却领了跟他们一样的月俸福利,于心不安,听闻道台会开启之日,庶务繁杂,人手紧凑,我愿领接引参会者之职,一来帮着分担点事,二来也能兼顾会场安全。”

    “道友实在是有心了。”她是灵帝身边的小童亲自引来之人,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接引就太大材小用了,既然如此......”

    闻章真君抚摸着安分待在怀里的银鼠,爽快道,“道友要是不怕累,就去帮忙登记吧。”

    “乐意效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