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繁星七子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在他们聊天的当儿,江迟暮和池渊的斗法也愈发尖锐化,季时妤给湛长风提醒儿,“他们打归打,但不能让他们重伤死亡。”

    “我会注意着的。”

    自飞花清唱道,“烟江迟暮伊人愁,边庭深寒露更重,数春秋,算春秋,窗外初晨一带水,泛过池渊觅长风。”

    他笑言,“这首歌谣,表面上是美人惦记在边地多年的心上人,欲跨过**湖泊前去寻找,却依旧在日夜轮换里,嫌船慢了,希望风势前来助长。”

    “实际上,包含了繁星七子的姓名和境遇。”自飞花见湛长风感兴趣,解说道,“江迟暮的名儿,一听就会想到对镜梳妆的花白妇人,亦或逐步走向衰败的昔年英雄,却是她的长辈故意取的,据说是为了镇压她过度旺盛的生机。”

    “生机太旺,容易短命陨落,偏她生来仿佛精力旺盛,是个闲不住的。”

    自飞花朝那身穿水袖长裙的冰冷修士努了努嘴,“别瞧江迟暮外貌柔美,其实十多年来一直在各界险域历练,师长拉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奇的是,她是路上捡个小孩都可能是白眼狼的那类人,天生招渣,这可好,被伤得多了,从一个喜好结友的闹腾姑娘,咣,变成了生人勿近的大冰块子,啧啧。”

    季时妤很想严肃点,却被他说书似的语气逗笑了,“行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没人敢来招惹她。”

    “那可不一定,一旦有人让她绽出笑容.敞开心扉,再转身捅她一刀,对她的道途是致命的,我看啊,这事主要还是自己想通一点才好,万事不萦心,万物弗能伤之。”

    自飞花摇摇头接着道,“第二句则写了边庭寒,边庭寒一直在寒苦地方苦修,他十年如一日,耐住了寂寞,如今来道台会,显露的战力也是极大的,老牌生死境修士都不敢撄其锋,被赞有大将之风。”

    “这些人中,最安静的就是初晨子了,她拜师的那条法脉来自蓬莱仙境,苍莽斗法后,她就被接往蓬莱仙境修行,立精舍在银川旁,整日望着银川的流水悟道。”

    “银川又名阴川,阴川里载的都是世间亡人的一生,蕴含着大悲伤大智慧。”

    “池渊是妖,居云泽界域,极少出来走动,湛长风几年前在荒界出现过一次后,没了踪迹,这人是繁星七子中最神秘的,找不到她的师承来历。”

    季时妤插道,“好像这次该来的都来了,依然没她的人影。”

    ...按不成文的规矩,称呼以九榜上的名为准,湛长风对外都是用“凛爻”二字,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她的本名。

    “她来了。”这也不是必须藏着掩着的事,面对二人的注视,她坦然道,“凛爻是我的号,湛长风是我的名。”

    自飞花愣了,“儒尊在上,道号吗?”

    “称号。”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空降的都不是一般人。”季时妤调侃了句,好奇道,“道友是在何处苦修吗?”

    “我居中界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出门。”

    季时妤和自飞花仿佛心底中了一箭,在中界都能后来居上,那么快就修成真君,让他们这些享受大界资源的修士怎么办。

    二人除了惊讶好奇,没有别的想法,他们也是被喊着“天才”的名头成长起来的,比任何人都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凡事都要做个比较,得累死,最重要的还是怎么走好自己这条证道之路。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想法,大概有点幸灾乐祸。

    自飞花带着微妙的笑容又清唱了一遍歌谣,“烟江迟暮伊人愁,边庭深寒露更重,数春秋,算春秋,窗外初晨一带水,泛过池渊觅长风,谁知堂前燕回时,早已扶摇九万里。”

    “那首歌谣在道台会上盛行,多半是因为众人想让曾经被喻为各界第一骄子的新秀们出来比试比试,一较高低,说到底,不就是为了八卦下你们的际遇嘛,你要是一出现,得惊掉他们的下巴。”

    湛长风不喜不恼,温文尔雅,“那我算是搏众人一乐了。”

    “噫,道友你可别开玩笑,会让听者觉得自己悲凉。”季时妤暗道这道友性情真好,坦诚得可爱,不禁更亲近了几分,“道台会后,真君天君们会相聚一遭,道友可一定要来,难得有如此多的修士,试试战力,觅觅同道知音也是极好的。”

    湛长风也知道有那么一个习俗,回了声“一定”。

    “刚才的歌谣中,少了两人,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崂荒界域的任重远,冲墨界域的藏郁之,真要说的话,他们的名字也包含在里面了,思妇日夜行船赶往边界.边界心上人多年不得归,不也暗指家与国都还任重道远吗,这里面的个人郁结可都藏着呢。”

    “另一方面他们确实出了点意外,任重远似乎是入了崂荒的一个秘境到如今都没出来,藏郁之......身陨了。”自飞花叹息,“再天才的人,也抵不过命运和时间的捉弄,活在当下才是正道。”

    湛长风点点头,神通之前,她也有向同辈或高功者切磋强弱的意愿,神通后,这种切磋强弱的意愿,明显地转变成了对道的探讨。

    简述便是,争胜心弱了,通达心更强了。

    与两位真君一相处,她也渐渐明白处在真君这个位置,应该有一个什么心态。

    生死境和神通虽才差一线,这一线却是天堑,一个是入道者,尚处于寻道的迷雾里,一个是证道者,开始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该如何去做了。

    正是这个转变,让真君对后来者多了一分宽容和怜惜,看待同阶者,互参有无的论道心多过于争高下的胜负心,同时有分寸地把握着责任和自我的界限,不会因为私心而忽视责任义务,也不会全身心付出,丢掉自己。

    通透.豁达.责任.坚守.自我,垒起了“真”这一字,才可被人道一声真君。

    那些压制不住本我的就另当别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