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鳌头通书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星途那档子事,她插不上手,但有崂荒帝君和普世灵帝出面彻查,她也可以放下了。

    等参加完了道台会,她就继续东去,寻找神殿符号里透露出的那个坐标位置。

    普世灵帝指点的神眼之事,她倒确实是不曾了解过,因为她修的那门地狱眼是独立完整的,她一直以为她修的就是全部地狱眼传承。

    若灵帝所言准确,应该还有两篇独立法门。

    她得趁着玄天各界强者齐聚道台会的时机,找出不同于自己的另外两篇法门。

    巡察之职,会给她带来诸多便利。

    湛长风到裁判住舍换了黄底黑边的八卦道袍,出门去了道台馆。

    金玉雕龙的牌坊后边,云兴霞蔚,楼阁林立,复道行空,时有修士穿行。

    她轻叩了下牌坊,牌坊上的红色雕龙动了动爪子,从牌坊上挣出来,垂头注视着她,“真君有何事?”

    “给我查三个人的房舍。”

    湛长风报上了花间辞.硕狱.左逐之的名字。

    “此三人不在房内,真君可要留话?”

    “便说凛爻已至崂荒。”

    “喏。”

    这便算是知会过了,她跨出一步,出现在了海天楼的屋顶上,季时妤看清人影,赶紧给她贴上一张宝符,隐去身形。

    湛长风看了看袖子上的宝符,撩起衣摆坐下来,“我险要以为自己进了暗探组。”

    “如此才不扰民嘛,咱要是明晃晃在这儿,给别人多大压力啊。”季时妤侃道。

    自飞花躺在斜顶上,笑说,“近几日热闹,轻松轻松,我们刚预订了一桌灵膳,大可就着十里长街.满市英杰痛饮一番,也算是给道友接风洗尘了。”

    “二位道友有心了。”

    “真君们,您几位点的灵膳来了。”白光一闪,一位店伙计托着食案出现在屋顶上,他利索地将食案架好,变出食盒往外掏菜,“您要的兵车之会.笑傲风月.遇难成祥.水天一色.春风拂柳.福绿寿喜,还有这坛八百年琼酿全须全尾。”

    “请慢用。”

    “今儿的佳肴美酒,都由崂荒独特的灵蔬肉类烹制成,我们也来尝尝鲜。”自飞花抱起酒坛,排开酒盏,刚要往下倒,城外传来一阵力量波动,将他们头顶的云都吹走了。

    “咦,又是哪几个修士打起来了?”季时妤蹙起了眉,说笑归说笑,但参会者真要有个死伤,他们难辞其咎。

    “此事不劳二位出手,我去看看,莫坏了兴致。”这两人客气有礼,谈笑中该给她讲解的东西都讲到了,她要是拘着收着就不好了。

    季时妤和自飞花相视一笑,同道,“我们随你走一趟,好酒好菜要一起享用才美味。”

    自飞花给这桌酒菜布下一个灵气罩,三人凌空虚渡,一息间就到了战斗源头,立云上观望,只见辽阔无边的荒地上,有两人正在斗法。

    崂荒天朝许是料到道台会期间会出现不少乱斗,专门将地点设在了地势开阔.土地荒芜的丹木法尔平原,连举办道台会的城也是新建的,天时地利人和,助长了私斗的风气。

    玄天强者们难得聚一起,道台会方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在城里私斗,只要不出现严重伤亡,让他们打打也无碍。

    所以面对这些城外的私斗,湛长风几人没有立马上前阻止。

    “原来是神沙界域的江迟暮和云泽界域的池渊。”自飞花嘬了口小酒道,“这二人都在苍莽斗法上显露过名头,是年轻一辈中的繁星七子之二,”

    他所说的年轻一辈,是指这一甲子内的修士,年龄都不超过六十。

    “从现在看来,繁星七子大多都依旧出色,哪怕跨进了层次更高的生死境一圈儿,也各有各的锋芒。”季时妤耳朵微动,将周遭围观修士的议论收到耳中,失笑,“又是倚澜楼闹的。”

    湛长风奇道,“倚澜楼不是说书的吗,关他们何事?”

    “道友不知道吗?”季时妤摸出一本册子,“倚澜楼实际上是一群好爱写书立传的儒修创立的,他们会往各界买素材,经常发表些中肯的见地,久之,成了颇有权威的评鉴组织,每届苍莽斗法特别推出的繁星录就是他们评审的。”

    “到了天域道台会,按惯例,他们会推出一本鳌头通书记录各位修士的对战情况,然后每七日选出一位独占鳌头的修士,这次的鳌头是沛然,江迟暮和池渊都欲邀沛然一战,结果和沛然没打起来,他们自己打起来了。”

    季时妤正说着呢,自飞花翻开手中一直拿着的书,刷刷写着什么。

    “他是?”

    “哈哈哈其实我是倚澜楼的一名撰稿人,不知道这次我的稿子选不选得上。”自飞花做贼似地往四下张望了张望,“这事儿别说出去啊。”

    连裁判都在推动私斗,怎可能让参会者静下来安分等到法会开始,不过道台会好像是乐见其成的,至少参会者的实力得到了更全面的体现。

    湛长风借来季时妤的鳌头通书一观,季时妤转头又捧出一堆等身高的册子,得意道,“你手中的是这一月里的第三册,我手上这些,是近一年半来的全集,好些市面上已经绝版了,道友若想看,我借你几天。”

    “谢道友慷慨,不用几天,一会儿就好。”湛长风对参会修士甚有兴趣,当下也不推脱,手放在一本本册子摞起来的高柱上,所有册子悬浮起来,无风自动,哗哗哗地翻着页。

    她一眼将其全部记下,放下手,把它们还给了季时妤,“道友收起来吧。”

    “啊?”季时妤咋舌,修士的记性和阅读速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也没到这个程度吧,“全看完了?那我收起来了。”

    她到底忍下了打听她具体实力的冲动,反正都是天道盟的人,今后多的是机会见识。

    季时妤兴奋地握了握刀柄,可惜按照不成文规定,真君天君要到道台会结束之后才能大肆斗法,以免夺了小辈的风头。

    湛长风不知身边这位武道真君的跃跃欲试,她回忆着册子上的内容,知道花间辞三人经历过了数场斗法,风评还不错,稍放心。

    但纵观所有记录下来的战斗,没有找到其他神眼的踪迹,不知道他们是有所隐藏,还是不是以参会者身份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