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突降职务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比如地狱眼法门会被分为上中下三篇,包括你在内的所有地狱眼修习者,都只得到了其中一篇。”

    “但得一篇是修不成此道的,必须修尽三篇才能成为真正掌控地狱道的神将,而一旦神将现,其他修此道的修士便会自行失去地狱眼法门,因为每一道的神将只能有一位。”

    湛长风疑惑道,“点将台不周战场规定,统一战场的神眼者,可晋升军队天官,天官有统领.少将.大将.神将四大军衔。成为神将的基础条件是统领千座战场,这里的神将和您说的神将有什么区别?”

    普世灵帝赞许地点点头,看来她已经统领过战场,获得晋升线索了,“你自己也说了,基础条件是统领千座战场,另外一个隐形条件便是修得全篇传承。”

    “你看九榜上,除了本帝之外还有天道眼者吗,没有,因为本帝就是唯一的天道神将。”

    “本帝让你来天域道台会,是因为诸多神眼者会在此现身,你有机会谋得剩下的篇章,可同样,你也可能被别人设计谋夺。”

    湛长风反问,“帝君希望我成为地狱道神将?”

    “嗯?”普世灵帝嘴角绽开一丝笑意,如万里晴空,安宁旷朗,“六道神眼者的性情中,天道和地狱道是最相像的,倒也不假。”

    “本帝如此和你说吧,自神朝消失后,十余万年来,六道神将从来没有聚齐过,古有箴言,唯六道神将齐聚才能知晓点将台背后的大道之秘。”

    “本帝希望点将台背后的隐秘能重现于世,然到现在为止,除本帝之外,其他五道还没出现神将,稍有希望的是人道眼崂荒帝君,饿鬼眼酆都鬼帝,傍生眼八荒龙祖,阿修罗眼还没有踪迹,地狱眼是出现了几个,但说不上来谁好谁差。”

    “你有资格修地狱眼,又是我天道盟云水会的人,本帝自然偏向你一点,最终结果,却是要你自己争取的。”

    普世灵帝说得坦荡,他想要见到一个地狱道神将,湛长风离他近,他就会给她机会,若哪日出现一个更有潜力成为神将的修士,他说不定就去指点那位修士了。

    湛长风很适应这种利弊分明的思路,“帝君的指点让晚辈茅塞顿开,地狱道传承亦我所愿,不会让帝君失望的。”

    “你有数就好。”普世灵帝招来一童子,“带真君去裁判司挂职。”

    童子作揖,“喏。”

    “......帝君,我去裁判司做什么?”

    “道台会上实打实的试炼只有生死境和生死境以下能参加,你既然成不了被考核者,就去做裁判吧,左右都是参与。”

    普世灵帝话后还提了提福利,“法会优胜者可入大天世界历练,裁判却能直接去。”

    大天世界?

    听起来好像不错。

    湛长风道别了灵帝,与小童去裁判司。

    天域道台会都是由天道盟承办的,裁判司里也都是天道盟自己的人马,她见了这次裁判长,熟悉了法会流程,领了职务。

    裁判长是个笑露金牙的矮胖老道,道号闻章,肩上卧着一头兔子大小的银鼠,此鼠大有来头,它名是非鼠,碰见作弊.劫杀等不公事就会哭着吐出奇珍异宝,常见人间乐事就会一天到晚寻宝,把宝贝往自己窝里扒拉。

    闻章道人将事情交代毕,说道,“后天就是法会开启的日子了,你的主要任务就是保证法会前后,城内外的和平,其次在法会期间,盯着点场上的动静,以防出现过度伤亡。”

    “待会儿,裁判司要开个会议,你认识认识同僚们,再见见巡察组的搭档。”

    湛长风一一应下,半个时辰后,领到了自己的裁判制服和两名搭档。

    季时妤扛着大刀凑到湛长风面前一打量,张口便问,“道友,你能打吗?”

    “呵。”另一个叫自飞花的道人挑唇笑了,摸着手中书皮,形骸放浪,“你应该问抗揍吗。”

    “假书生,闭上你的嘴。”季时妤扶额无奈道,“道友莫嫌我们唐突,实在是因为,我们之前的一个同组搭档,是被参会者打进医馆的,到现在还没出来。”

    “参会者打裁判?”巡察组的裁判都是真君,怎还会被打。

    “你别不信。”季时妤决定给新搭档好好普及一下那群兔崽子的恶劣行径,拉着她坐下,“道台馆是参会者的住所,早在一年前就开启了,方便远道而来的参会修士居住。”

    “修士一多,当真是到哪儿都能打起来,馆里打了不算,还要跑到城里城外打,把崂荒的地打坏了,不得我们赔啊,我们自然要拉着点他们,结果,不是我们打他们,就是我们被打了,那些个修士虽才生死境,战力却不小,就如.....”

    “喂喂,你怎么说得我们阻止他们打架,就是为了不赔钱呐。”自飞花听不下去了,“张口闭口赔偿,实在有辱斯文,你听我说,事实是这样的,那群崽子太傲了,道爷们就想削他们玩。”

    “我削你个鬼,注意点身份。”季时妤冷着脸嘀咕,“别随随便便说真话,搞得我们不是正经裁判一样。”

    “......”湛长风福至心灵,“所以你们其实是专等着他们动手挑事,然后上去揍他们?”

    “这叫劝架,唉,不说了,你马上就会懂其中乐趣的。”季时妤道,“这几天赶上崂荒的岁首祈年祭祀,城中十分热闹,一热闹就容易兴奋,私下约斗的事频发,有得我们忙了,道友若无事,休息休息就随我们上任吧。”

    “我无事。”

    “好。”季时妤没有立即拉着她上街,“那一个时辰后,海天楼屋顶见,道友可以先去逛逛裁判司和道台馆,换身衣服。”

    湛长风看过一眼分发下来的全城地图,知道那海天楼是城中的一家客栈,“两位先请吧,我随后就来。”

    这座城,是崂荒为了举行天域道台会特地建的城池。

    中央是巨大无比的法会场地,左侧是热闹的街市,右侧是裁判司和道台馆。

    目视二人离开,湛长风思索下,打算先去舍间换身衣服,再去隔壁的道台馆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