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分身之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船壁上的破洞已经如银盆大了,因极速行驶而倒灌进来的气流将这一层休息区绞得没有完地。

    他身上的兜帽披风被吹落,一张两眼深凹的憔悴脸似笑非笑,“你知道当年我为何要对你出手吗?”

    “我会让你哭着告诉我。”那倒灌进来的气流经过她身边时,仿佛被什么力量阻挡在外,莫能侵扰分毫,只好分流卷向四周,呼啸如雷。

    披风人见她已经抬起剑,分不了她的神,迅速朝她丢出两枚烟雷,趁她出手应付冲着门面来的烟雷,祭出神通“千丝万缕”。

    无数看不见摸不着的“线”,伸向湛长风神魂,要将其困缚成提线木偶。

    湛长风尚未动,紫府中的龙甲神章.九转往生诀.地狱眼.无心之术便自行护主。

    此等近乎于道的传承,怎会容异物来伤害传承者的神魂,当即将那些千丝万缕的“线”绞成了法则碎片。

    神通法则重创,披风人被反噬了一遭,喷出大口血,身体却敏捷一弹,躲过她的剑。

    湛长风反应也快,反手压下统世灵山就将他收入了山中,自己也飞进里面,一剑刺穿了他的丹田,“息魄,三魂七魄散!”

    她要将他的三魂七魄召出体外,禁锢起来,将事情问清楚,却只招出十团缥缈的光,讶然,伪三魂七魄?

    这人是分身!

    湛长风查其三魂七魄里的记忆,模糊不能看清,分明是被遮掩起来了,怒然挥手,将它们打回他的身体,“你的本体是何人!”

    “呵呵。”披风人摇头,“天机不可泄露。”

    “好个天机不可泄露,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体会不会来救你。”

    分身的形成各不相同,或以一缕灵魂为本,或以一滴精血为本,或以一道意念为本,以托生,亦或功法宝具塑身的方式形成另一个“自己”。

    他的是伪三魂七魄,没有本体的灵魂气息,定不是本体分裂成的。

    那很有可能就是精血了。

    湛长风削其三魂七魄,将他打回原形,便见地上躺着一段以臂骨打磨成的槌子,上头还附着一滴血,这滴血左突右撞地要跑出船外,被她施术禁锢,随即以血引之术追踪本体方位。

    血引之术很快有了反应,本体竟就在上面几层中!

    下一息,血引被本体斩断了,这滴血也变成了黑色的废血。

    湛长风等了几息,没有见到本体下来,略疑。

    船上一至四层不乏真君,难不成也都遭暗算了?

    尤其崂荒那一行人,押解着四万人,这四万俘虏中有一人还是灵鉴天君,他们露出的实力,肯定不止表面上的几位真君将士,定有天君在暗中押送。

    但她底下已经打得船体破洞了,上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无?

    “族长,您怎么样了?”淮明带着几人赶上来,抵着气流睁眼看见面目全非的狼藉地,心里一跳,这得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会搞成眼下的样子呐。

    “你们退到下面一层,注意防护,事情还没结束。”湛长风抽出重剑,决定去上面走一趟。

    只是能分身的一般是天君,若真有危险,不好脱身。

    先看看能不能进驾驶舱,将船停下吧。

    湛长风在攀那个破洞时,忍不住腹诽了这艘船的设计,竟安排了上下两个完全独立的船客进出口,出了事连怎么联络都不知道。

    她现在只能用攀登楼船外壁的方法到上面去。

    湛长风一剑插入船体,星途外快到模糊的景致叫她双眼生疼,人也随时都会被抛甩出去一样,这时要是凌个空,十有八九会被甩到星途外去,湮灭在虚空里。

    她施出虚神域,尽力抵消速度带来的强大气流,慢慢攀到了设置在船体上的铁梯旁,这条铁梯是船员直通一层驾驶舱的应急道。

    费劲攀到了一扇应急的小舱门前,湛长风用重剑撬开了门,浓郁的黑暗直冲而来,笃笃声又如影随形地缠上来了!

    她急匆退了两步,挂在铁梯上,勉力缓解那种声音的影响,这声音比之前听到的还厉害,她尽管有了防范,乍听之下还是要被慑住神。

    这时,湛长风又望向了前方,视线尽头是一处拐弯的岔道,如果里面无人驾驶船只,这艘船就会直接冲出星途,坠毁在虚空里!

    她一瞬开启真知之眼,扫进船内,见浓稠的黑暗铺天盖地,怪物和纸片人随处可见。

    这些东西竟然都是真君级别的!

    还没待她看完全,神魂就是一痛,今日神魂用过度了。

    她立时扣住了太极两仪石,此种情况下,她只有召援手了。

    湛长风试着将那考官召过来,没想到自己身形一换,变换了地方,还没站稳,一只手就拍在了肩上,“这就是我提过的小辈,道台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总算赶上了,咦,神通......”

    湛长风可真是心里大跳,“您怎么将我传过来了?!”

    普世灵帝不太乐意了,威严道,“本帝即将主持道台会,怎可轻易离开。”

    他着重点了“本帝”两字,算是明示这后辈自己是何人了,再说他身边站着一圈上尊准圣呢,毛毛躁躁,不是丢他脸吗。

    湛长风还记得称个“您”字已经是最大的尊重了,当即不看其他,不说废话,垂首抱拳道,“此时一艘正在途径万星界域鲁本界的楼船上,十万生灵性命垂危,其中包括崂荒诸将士和天赐族,全船若还有幸存者,也会在小半刻后冲进虚空坠毁。”

    “我崂荒将士?”一名身材伟岸,着明黄帝袍.戴十二旒平天冠的帝君轻咦出声,倏忽身化金龙破天而去。

    普世灵帝也匆匆说了声失陪,挥出威能霸天开地的圣宝战车,带上湛长风破了虚空。

    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就出现在了本该离崂荒界域有两月行程的星途上,底下一艘楼船极速奔驰着,似乎没有什么大碍,然细看,就会看见它的船壁上破了个洞,顶上的应急舱门也被打开了。

    崂荒帝君化出一只巨掌掀掉了它的顶,一指压灭了它的行驶装置。

    三人落到慢慢停下来的船上,四周毫无声息,没有木鱼声,没有浓稠的黑暗,没有人,唯有地板和墙上的血迹昭示着这里曾发生过变故。

    几十呼吸也不到,竟没了人!

    “有空间波动的痕迹。”普世灵帝打开天道眼,细细演算追寻,追了几千里便戛然而止,没了去向。

    他冰冷的神情里掺上了一丝凝重,竟然能躲过准圣查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