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出现魂石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笃笃~

    那声音持续不断地响起,意识也要跟着沉睡下去了。

    湛长风忽然感受到了恐惧,不是害怕这种声音,而是害怕......失去易长生!

    她在一瞬“似曾相识”后,记起了这种声音。

    这种如坠梦中,沉重又不真切的声音,曾在她三岁那年响起过!

    就是那夜,她睡梦未醒时,听到了这种像是在门外响起又像是在卧榻边响起的声音,她还记得她是如何努力地去睁开眼睛,却始终被困在梦境似的黑暗中,直到失去意识。

    等她“醒来”,梦到了黄泉宗那位传法,真正醒来后,才见到了扮作云游道士的凌霄子。

    凌霄子说她中了偃术,但印象中事情就那么过去了,没有抓到施术者。

    然留给她的无法诉说的恐惧,是易长生的沉睡!

    湛长风在稳固无比的太上心境下升腾起了愤怒和深刻的杀意,她无暇去想这种声音来自何人,又为什么会在此响起,她只知道她必须醒过来,去将那罪魁祸首碎尸万段。

    元神和道种相融显化的本相虚无之眼突然睁开,湛湛神光破除一切迷障。

    五感回归,她睁开了眼,笃笃声仿佛在四面八方响起,琢磨不定。

    她轻轻打开了单间的门,走廊黑浓死寂。

    放开神识,却触了壁,湛长风惊诧莫名,此地与道断开了联系!

    这和她在东临被涅槃会困住的情况相似,甚至更胜一筹。

    在这状况下,借助天力的法术神通符箓直接失效了,且大道模糊难当,元气也开始消无,对随时吐纳元气成术的法修极为不利。

    她暂时倒没元气短缺的担忧,她学武修开了气海,将元气都储蓄在气海内,不像寻常法修那样对天地元气随取随用,不储身中。

    湛长风试探性地敲了旁边几扇单间的门,此处区域住的基本都是自己人,若陷入沉睡,极容易死去。

    “族长?”

    容绣.淮明先后探出了头。

    容绣头顶插着三根针,丝丝白气正在蒸腾,淮明胸前的玉锁放着光芒。

    “你们怎么样?”

    “这声音太诡异了,我封了元神才堪堪顶住,但封了元神,我便发不了力了。”容绣道。

    淮明无奈,“我不知道我的玉锁能顶多长时间。”

    “你二人先尽力去将其他人叫醒,我去探探究竟。”

    “好。”他俩明白事态紧急,迅速去破其他房间的门,湛长风则寻着声源。

    这一层都是单间,被划为了若干区域,通道复杂交错,神识的范围也被浓稠的黑暗限制,查探起来极不易。

    她跑过了几条走廊,兀然在一个转角看见道黑影,此人浑身裹在黑披风下,手中敲着的竟是一副血红的木鱼!

    “何敢!”纯阴骨,地魂现,魂力化剑,一招枉生掀起霜雪狂浪,湮其神魂!

    啪,鱼木滚落在了地上,然笃笃声还在持续。

    湛长风挑开了他的黑兜帽,底下竟是一张黑眼红唇的白纸脸。

    长剑往下划去,披风散开,露出单薄的白纸身子。

    怎可能,她刚刚明明感应到是个活人,有灵魂波动。

    不对。

    湛长风一剑刺入白纸挑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魂石。

    他是魂石生灵。

    在某些特殊的环境中,生出灵性的东西机缘巧合下会化成魂石,凝出形态,就如神墟里的那些魂兽。

    还有一种可能是灵魂附到宝石里,被时间磋磨或人为祭炼,养出魂奴。

    这显然是第二种情况。

    湛长风扫过交叉道,朝右边走去,过了几条走廊,忽听到嗒嗒滴水声和沉重的喘息。

    “吼!”双首恶犬突然从转角冲过来了,拖了一地掺着血色的涎水。

    湛长风斜来一剑将它劈成两半,踏进那条走廊,只见走廊上的单间门都被破开了,一团团泅开的血里还杂夹着碎肉骨渣。

    “救我,真君救我!”

    一个隐身人从房子角落里跑出来,哒哒留下一行血脚印。

    “到那边去,那边稍安全。”

    “多谢真君多谢真君!”

    湛长风检查了这条走廊上的住客,那些被声响慑住的修士已经都让那怪物吃了,只有两三个存活。

    笃笃~

    湛长风背后一凉,反手撩去一剑,转身过去,正见一个黑影在朝后飘开去,手里同样拿着一副血红木鱼。

    黑披风翻飞,两只奇形怪物从披风中扑出来,嘶吼着朝她杀来。

    都是些生死境实力,还不难对付,湛长风挽了两剑将其击杀,追上那黑披风,把他湮灭。

    声源不止是他们,还有更多的地方在响。

    湛长风将这一层清理了一遍,找到阶梯走向下一层。

    这艘船最顶上一层是船员住地和驾驶舱,二三层是院室,四层是院室客人的休闲区,五层是单间和通铺客人的休闲区,六七层是单间和通铺。

    麻烦的是,上船时,院室客人和单间.通铺客人走的是两个通道,在船内,单间.通铺的客人是无法去四层以上的。

    而会住单间.通铺的,往往少钱少势低修为,尽管能坐上这种长途楼船的“低修为者”大半是脱凡和生死境。

    她这六层单间区还算好,住的多为生死境,就算被声音慑住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有些还躲在房间里保持着清醒,警惕地防御着敌人。

    但等她下到了第七层,黑暗中全是血腥味,怪物的吼叫起此彼伏。

    湛长风路过第一个房间,便见里面的通铺上只剩下血迹了。

    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上四层和下三层是不相通的,这里肯定藏着一个真正的祸源。

    湛长风执着剑,将七层的怪物和纸片人清除了一遍,却仍没抓到真正的主使人。

    她站在走廊尽头抬眼望向一扇扇开着的黑洞洞的门,眸深似渊,谁带进来的,到底是谁带进来的?

    真知之眼倏然开启,自原地开始,船上每一个细节没有遮掩地出现在她眼前——漆黑的走廊,打开的房间,血迹.碎肉,或紧闭的房间里,安稳沉眠和战战兢兢醒着的人。

    这一层没有问题,她望向第六层,容绣和淮明在叫醒昏迷的修士,原躲在房间里的修士也开始冒出了头。

    她紧接着又望向了第五层,闭门休整的休息区在黑暗里显得空旷阴冷,却有那么一道影子,坐在食桌上,敲着木鱼。

    笃笃...笃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