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拍卖会上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族长,新的拍卖品公示出来了。”乌晓递过新鲜出炉的一版拍卖手册,道,“三一零古物场的那枚古符是先天圣宝的残片,蕴着一条道纹,争夺者众多,光这两天就来了百来名符文师,要竞下来不容易。”

    道纹是道理法则的显化。

    这枚古符是她准备拿下来给凌未初的,神通真君已经开始逐步接触道理法则,有这样一种符合己道的道纹,对领悟道理,晋升灵鉴有不小的好处。

    “一亿上品灵石上限,尽力拍下吧。”她寄卖的那些东西已拍出七千万左右,再加上她身上现有的灵石,能拼一拼这枚古符。

    只是这样一来,在英才会上她就得三思了。

    但一方是现有的真君.未来的天君,一方尚且未知,她肯定以现有的为先。

    湛长风让乌晓去竞拍古符,自己拿着新版拍卖手册向英才会场走去,这册子上都是此次英才的来历介绍,如要了解更详细的资料,就得自己去和那些英才聊了。

    她走到一半,听见一团嘈杂声,睨望去,竟是那赵春朝。

    “像你这样的人,我一个能打俩,落我手上没你活头!”

    “哪来的泼皮,我不就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吗?”

    “爷爷是你碰得起的?!”

    赵长阁不悦地看着和人家抵腰缠背扭在一起的赵春朝,“你给我回来!”

    赵春朝摄于这位兄长的威严,拉着脸,甩开了那不知好歹的人,“回就回,要不是你比我厉害,我才不听你的。”

    “......”赵长阁忍了好几天,终于火上心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对我很不满?”

    “我哪敢啊,你就是一副好兄长的样子,其实压根没在意过我。”

    赵春朝积压已久的埋怨泛上来了,也不控制自己的嘴,委屈道,“我幼年没了爹娘,被族人忽视,忽视就忽视了,可怜就可怜了,谁让你替我出头的,这可好,所有人都知道你给我撑腰,全都孤立我了,我出一点差错就会受到加倍的责难和指指点点。”

    “你少年离家,难得回来几次,哪里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不狠点怎么可能在赵族站住脚,我真是受够了你们的束缚!”

    旁边的赵族弟子冷汗直冒,“你是不是疯了,大庭广众说什么呢!”

    赵长阁面布冰霜,他知道他喝了那什么药水后,变得有点心直口快了,却不知道他心里竟是这等想法。

    气笑了,“意思是我当初该任你被欺凌?”

    “好好好,我倒要听听你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赵长阁连拍卖会都没耐心参加了,提着他的领子就走。

    赵族弟子生怕赵春朝桶出什么窟窿,心焦道,“少族长,您不是要拍下那几件东西去崂荒拜先生吗,拍卖已经开始了!”

    “我算哪门子少族长,我连族里都没回过几趟。”

    赵春朝这时还不知死活地说道,“你能成为少族长还不是因为你是圣地门人,有上尊师父罩着,族里那几个老不死的整日里就想着用什么名头拴住你呢,不然我做了那么多事,他们怎么可能睁一眼闭一眼。”

    “像你这样地位高超又无心族务的人,他们别提多满意了,唯一的坏处是留不住你,少族长名头和我都不过是为了拴你啊。”

    “啧,都是贪心的东西,大概嫌我年纪大了,弟弟的角色没多大用了,现在忙着给你从其他族里物色道侣,哦对了,他们还在求借不朽神庙的造化池,就算用你的精血也要造出个子嗣来。”

    赵长阁险要将他的领子给攥破了,冷冷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你耳聋啊!”

    ......

    湛长风快速离开了兄弟阋墙的现场,赵族应该没那个能力查到她。

    世风日下,行医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当个好族长吧。

    湛长风来到英才会场的入口,递出了铁券,管事一看她拿出了最高等的通行券,堆笑道,“拍卖会还有一刻开始,先让侍从带您去雅间休息,您有任何疑问,请随时召唤我们。”

    “阁下这边请。”

    侍从将她领进会场,立柱和空中走廊将它衬得典雅又独具匠心,而暗金色的总体色调,添了奢侈庄严。

    “一楼二楼的单间里都住着此次的英才,第一轮拍卖结束后,阁下可以去找他们单聊。”

    侍从带她上了旋转木梯,进到三楼的一间雅居里,这间雅居中央摆着紫檀浮雕镶玉榻,上置食案.凭几,榻对面不是墙,而是一处晶莹的光面。

    侍从施法将一枚留影石的影像投到光面上,说道,“他们每一人的资料都在这里了,阁下需要我解说他们的能力.起拍价.要求吗?”

    “说来听听。”拍卖手册上的介绍比较笼统,没涉及他们的能力和要求。

    “好的,阁下希望了解哪一种类型的英才,我们这里有普通型.战士型.将才型.文职型......任您挑选。”

    湛长风盘坐榻上,右手随意搭着凭几扶手,心中微奇,“他们这种分类,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还是你们分的?”

    “主要是根据他们希望从事的方向分类的,我方也对他们经过了一定审核,大致是不会出错的。”

    “哪些是自愿的,哪些是被迫的?”

    侍从不卑不亢道,“这点我们在拍卖时会标记出来,一般大多数修士都是自愿的,他们通常出身微小,没有门路入大族.王朝.天朝等一方大势,所以选择了这个途径。”

    “还有一部分作为战俘.奴隶.欠债者进行拍卖,这部分修士被关在地下一层,阁下如有兴趣,待会儿可以下去与他们的主人交谈具体事宜。”

    战俘.奴隶.欠债者,终究少了一分心甘情愿,弄不好会引狼入室。湛长风暂时没有考虑这些人,“先说说将才型的英才吧。”

    侍从在介绍时,湛长风也在看他们的面相,只不过思来想去,在这种情况下,以昼族的条件,打动不了有真才实学.想一展抱负的修士。

    且她也不太愿招进一帮傲气的老油子动摇昼族目前的氛围风气。

    湛长风将目光放在了一些年轻修士身上,这是容易招到的一类修士,也是适合昼族基层的。

    至于大牛人物,淘到一人就足矣。

    一刻很快就过去了,拍卖开始。

    “第一轮拍卖的起拍价,是自愿的被拍卖者自己定下的月俸年薪,英才拍卖较为特殊,这轮是竞不到英才的,主要是为了将竞价人数和价格反馈给被拍卖者,为之后的自由议价提供参考。”

    许是因为湛长风有全场通达铁券,侍从侍奉地很周到,他将光面分为两半,一半投影着每一位的基础资料,另一半由总控处接入即时的被拍卖者投影。

    “您如有竞价意向,请告知我一声,我为您竞价。”

    画面晃动时,湛长风看见不少修士坐在现场,是现场竞价的。

    画面中传出声音,“竞价流程,首先被拍卖者阐述自己的优势和意向,然后在座各位有一刻时间向被拍卖者提出问题,最后开始竞价。”

    “现在,拍卖开始,请上第一位被拍卖者,诸位可以查看手中的资料,了解他的基本情况。”

    “诸君万福,某人姓名李子武,早年没得际遇,修炼缓滞,今年七六,上品根骨,生死境修士,已生道种,有一身力气和忠义,期望入界级势力,谋一份武职。”

    能想到用这种形式将自己推荐出去,要求都很高,就如这位修士,开口就希望进界级势力。

    界级势力可都是一界内的顶尖力量。

    他自我阐述完,竞价者举着牌子开始提问了,“你曾在何处修习,担任过何职?又为何辞去?”

    “你觉得你还有没有机会成为神通真君?”

    “你能做到为主家出生入死吗?”

    ......

    “年俸六十万上品灵石起拍!”

    “加一百。”

    “我加一千。”

    ......

    湛长风看着被拍卖者一个个上台阐述,信手记下了几个名字。

    “自由议价时,被拍卖者可以走出单间,可以自行选择?”

    “是的。”

    湛长风摩挲着墨玉扳指,浮起一个念头,“在你们的会场,占据一些空间,需付多少费用?”

    侍从顿了几息,小心问道,“阁下想租一个单间?”

    “不是,是想借一下你们会场的大堂招揽人才,不用太久,半时辰就够了。”

    “这......阁下稍等,我去问问管事。”侍从也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想反客为主,脑袋有点懵,匆匆去请示了会场管事。

    会场管事瞧着空荡荡的大堂一寻思,似乎是件增加名利的好事啊,亲自到湛长风跟前询问具体。

    湛长风道,“我们作为选方,要去一个个单间寻人聊实在是太麻烦了,为何不让他们自己过来选我们?”

    “一来贵方能收场地费,二来,拍卖者和被拍卖者的关系更显平等尊重,将来传出去,都得赞一声贵方的胸襟情怀,如此,不是有更多英才愿意到这里来走此途径了吗?”

    “你们要是在人文方面做得再完善点,那些自持傲骨的能才,也得过来委托你们帮忙寻找东家。”

    “此话,有些道理。”管理脑筋急转,两手一拍,“租了!”

    先让她试试,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自由议价时间到,各位拍卖者朝各个单间走去,与被拍卖的英才们面对面交谈。

    湛长风也来到了楼下大堂,向上环顾去,是“回”字型的游廊,二楼的东西廊间还架着空中云桥,廊上拍卖者来来往往,透过那些打开的房门,还能看见被拍卖者的影子。

    管理让人悄悄将大堂上的盆栽.桌椅撤了,静静立在一旁,观察着她的动静。

    湛长风有此提议,不过是为了省钱省力,另一方面,灵石可能不足以征服一名真才实学的能人,可同样的真才实学可以啊。

    她站在大堂东头,手中笔一转,万般意境在笔端炸开,灵压冲向四面八方。

    “发生何事了?”

    “怎么了?”

    有几人停下了脚步,有几人走出单间,有几人倚栏下望,不明所以。

    这时他们看见那白袍修士执笔凭空落下三字——征贤令。

    “意境化墨,虚空为布,她是何人,意境造诣竟如此之高,恐怕与那些专修真言字句的儒道大能都可争争锋芒!”

    “余人一穷二白,剩三万里地,五千同袍,六七肱骨,现征将士若干,挂军纪共勉,临阵诈病者,斩!临阵弃兵者,斩!临阵脱逃者,斩!”

    每一个斩字刚正不阿,正气浩然,观之如有怒目战神相视,念之如有雷鸣轰顶,心底颤颤,身僵体直。

    “别人是在招人,她是在劝退人吧。”

    “不敢踏前啊。”

    但也有人眼底闪着光亮,赞道好一个纪律严明,好一手意境,再一观书写者的修为,似乎还是神通真君啊!

    湛长风写完了征兵的,又开始征召各类文职人员,字意中隐透着锦绣山河。

    廊上围观的人愈发多了,质疑也渐起。

    “三万里地,能立一座主城,数座卫城了吧,怎只有五千同袍,六七肱骨?”

    “哗众取宠,我等大族中人怎会干出这种事,此人定无多少势力。”

    “也不见得吧,她就算没有多少势力,仅凭她这实力也不简单,一位真君,足够有被人追随的资本了。”

    “这人很有本事,不知是来自哪里的,如能招揽过来,当添一大助力。”

    “我观其字,识其人,可以想见她的治辖处是何等模样,就算现在差了点,未来不一定啊。”

    “我在这里七年,以实力征召我等的,也仅见到她一人。”

    一些被拍卖者心有触动,已经走下楼来,聚到大堂中了,打算问问究竟。

    湛长风从大堂东写到了大堂西,将空缺的职位都写了一遍,最后落款——凛爻侯!

    凛爻侯,诸多修士默念这个名字时有种异样的感觉,大惊,这是得了天地承认的尊号。

    还真是一方豪强?

    就不知是在庙堂的君侯,还是在野的君侯。

    但在部分人心中,仅这尊号,就值得考虑选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