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春朝袭击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元气绳上传来托举的力道,送人缓缓升空,湛长风役使着绳索,让它加快了速度,临近陨石带时,冰息珠自行释放出一股能量护住了她,让她得以安然进入虚空。

    弋阳真君疑惑她为什么能找到元气绳上来,不过碍于虚空隔绝了一切一般法,不能说话,不能传音,只等吞下疑问,挥了挥手,示意她离远点,不要待在翊天族的开采范围里。

    通源石附着在陨石表面,离地越近,越少,腾云梯不好移动,长度也短,只能在固定的.陨石带表面进行作业,虚空翼灵活性极佳,远近都去得,却易损耗,至多在上面待一个时辰。

    元气绳的灵活性和持久性都很高,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下面拉拽才能重新返回地面,相当于把命交出去了。

    湛长风虽事先在元气绳上下了些禁制,却也不敢有恃无恐,打算早点弄完早点回去,所以不用弋阳真君赶,她已独自跃向陨石带深处了。

    越深处越危险,通源石出现的概率和数量也越多,等到冰息珠也顶不住虚空压力了,她才停下来,攀着悬浮的陨石寻找通源石的踪迹。

    通源石长得跟陨石很像,气息也类同,需仔细分辨才能辨出来,湛长风开始只摸到一些零碎的通源石块,用特殊的采源锤.采源锥,敲下来放进空间玉佩中。

    漫游了两刻,她终于发现了一处源石集中生长地,它们多呈棱柱形状,直愣愣地戳在一块不规则的大型陨石上,像是一只竖着刺的刺猬。

    粗略估计有八万斤。

    她攀住一根通源石柱,落在这块陨石上,迅速开采起来,通源石柱似伐倒的树,接二连三倒下,又纷纷在触底的瞬间被她收进玉佩里,没过小半时辰,陨石就恢复了光秃秃的本来模样。

    湛长风接着向附近的陨石跃去,八万斤提下纯大约剩七万左右,还不足以建造用作传送大量生灵的跨界空间阵。至少还得十万斤。

    她开采得心无旁骛,却引了别人的歹心。

    赵春朝越过重重陨石朝里望去,看见湛长风收割灵稻似的,将通源石一茬茬收走,心里直冒酸泡,他们所有人的量都没她多!

    看她的空间器具能装那么多的重物,定也是什么难得宝物。

    眼珠一转,赵春朝就定下了主意,这地方恰好没人,可借虚空之势弄死她,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驾轻就熟地祭出一张用陨石祭炼成的铁网,拦住了她的回路,待断了她的元气绳,便可坐等她防护消失,死在虚空。

    赵春朝小心翼翼地潜伏到她的元气绳旁边,拿出一把黑剪,看准了就要剪下去。

    湛长风有所感,握住元气绳,腕子一动,元气绳荡出一条波浪,将赵春雷抽到了一边。

    赵春朝知晓自己被发现了,又庆幸前面还有铁网顶着,她一时半会儿过不来,横了心再次扑向元气绳,誓要将它剪断!

    湛长风拿元气绳当鞭子使,一下将它甩在了他的脸上,虚空中听不见声音,只看见他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青紫起来。

    呼呼,赵春朝疼得龇牙咧嘴,这元气绳不知是不是被做了手脚,抽在脸上,脑袋也嗡了,他还没反应过来,腕子一痛,黑剪已被绞飞了出去。

    他忙不迭地祭出了一口刀,他带上来的武备都是拿陨石炼成的,不受虚空影响,可发挥出最大战力。

    这口刀被他掷出,电光疾驰般洞穿了数块小陨石,朝湛长风的门面打去,湛长风没有躲,反而向他冲去,但见她单手将元气绳在掌上缠了三圈,一脚蹬在陨石,向前跃。重剑一挽,打飞了他的刀。

    地面上的修补匠眼瞧着她这根绳索来回晃荡,心惊疑时,感觉到绳上传来了三下拉扯,连忙收绳。

    这三下拉扯是湛长风将元气绳缠手上的动作造成的,有了修补匠的这股拉扯之势,她得以飞快往下坠。

    赵春朝看到她一剑撕裂了陨铁网,冲自己杀来,眸中泛起了惊骇,狂拽自己身上的元气绳,这到底是哪来的修士,连真君都难以破除的陨铁网,竟被她用蛮力一剑破了!

    麻蛋,快点啊!

    虚空中不好御空飞行,仅能靠着腰间的绳子在陨石块间跳跃,他急得扒拉着一块块陨石往外逃,再出去一点,再出去一点就有帮手了!

    预谋杀人夺财还想跑掉,哪来那么好的事,元气绳荡出一个圈,将他的腿给套住了。

    湛长风拽着元气绳一扯,这人倒吊在了虚空,与此同时,她感受到了一股拉力,是这人身上的元气绳在将他往下拉。

    湛长风以脚背勾起一块小陨石,倏然破空割断了他身上的元气绳。

    赵春朝惊慌失措,反而死拽着她的绳子,急急掏出身上的须弥戒.须弥镯.须弥布袋,惶恐又讨好地看着她,心中暗骂,等回到了地面,定要叫她吃不了兜着走,当他赵家好欺负?!

    元气绳很容易暴露信息,他这根绳子一断,赵家的守绳人就围到了修补匠身边,“你这边怎那么巧,也有一根异常!”

    “肯定是你们的人害了春朝道兄,春朝道兄是我赵少家主最喜爱的堂弟,少家主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修补匠梗着脖子道,“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们有什么证据,也许是他们两人一起遇袭了呢!”

    “这可是我们黄杜阁的贵客,惹恼了人家,你们等着瞧吧!”

    修补匠在为湛长风开脱时,也准确无误地点出了“客”字,已预先摘关系了。

    他心里暗暗焦急,可别闹出大事才好,赵少家主是明坤界第一天才,拜了返虚上尊为师,前途不可限量,要是知道自己平日里颇宠的堂弟被弄死了,还不得掀翻了天。

    湛长风看赵春朝的元气绳和须弥宝器就知他出身不小,现在她身上贴着翊天族的标签,总不能给他们惹麻烦,暂留下他一命吧。

    收走了他的须弥宝器,湛长风一指点住他的额心,以魂禁锁住了他半副灵魂。

    赵春朝明显感觉自己的命握在了别人手里,不敢轻易妄动,只能咧嘴笑,装出憨厚傻样。

    湛长风将他丢在一块陨石上,继续寻通源石去了,顺便看了看他那几个须弥宝器中的东西,灵石宝物倒不少,可惜大多不入流,只一件是真宝。

    通源石更是一块都没有,他是来专门坑杀开采者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