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云海平原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楼船又在星途上行驶了半年,路过某个停靠点时,湛长风下了船,转道去了相距不远的明坤中界。

    用作空间传送的通源石着实是太昂贵了,所以她花了点代价,从昉翊那里知晓了一处会诞生通源石的地点。

    翊天族自家掌控的产地肯定是不会透露给她的,透露给她的是还没有归属的地方,也正因为没有归属,暗中的争夺非常激烈,且尤其排外,单身一人很难得到好处。

    昉翊给她开了扇方便之门,让她到了地方,跟着翊天族的开采队进入,免了其他势力的纠缠。

    明坤界的界门在闹市里,出去就是长街,湛长风给了乌晓十万中品灵石,“什么时候花光了,什么时候回到这里。”

    乌晓有点惶恐,十万不是小数目,为什么给他花,要他怎么花?

    “族长,您需要买什么东西吗?”

    “不是帮我买东西,是让你花。”湛长风毫无愧疚心地将乌晓丢在大街上,自己走了。

    明坤中界兴泰城

    湛长风落到地上,走入城中,按照昉翊给她的地址,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兵器修补铺。

    “道友要修补什么东西,不是我自夸,真宝以下的宝具,我都能给你修补起来,保管比原来还好用。”店老板热情地迎了上来,配着这间简陋杂乱的铺子,活像是终于等到了一只肥羊,吐着夸张的词句,诱人掏钱。

    稍微警戒点的修士,恐怕会将他当做不着调的骗子,转头就离开了。

    “真的什么都修补得起来?”湛长风打量着四处堆着的破旧宝具,随意问了一声。

    “那当然!”他拍着干瘪的胸脯,昂着泛油光的头,“也不打听打听我在这条街上的名声,人称第一修补匠!”

    “我暂时没有破的东西,你先帮我另一个忙吧。”湛长风将翊天令和一封引荐信递了过去。

    “这是......”

    修补匠脸颊无二两肉,瘦得仿佛骷髅披了张皮,平时看着有点像没吃饱饭的瘦猴子,动作迟缓,带着点诡异的僵硬。现在脸色一肃,如同刚从地下爬出来的一样,吓得门外张望进来的过路人急匆撇开了眼。

    “后日寅时,还请尊客在云海平原,飞天崖等候,对了,您到了飞天崖,记得戴上这个,不然不好进去。”修补匠把东西还给她,立马又送出了一条材质特殊的红丝带。

    湛长风收了下来,修补匠继续道,“那玩意儿生长的地方很危险,尊客最好多带点防御宝具,如有条件,再带点冰息草,冰息草能护人在虚空行动,总比自己耗费大把精力撑出一个防御强。”

    “冰息草何处有?”

    修补匠沉吟道,“冰息草极为罕见,我们的开采队里也没几支,这样吧,尊客先去附近的珍品馆和云海平原找找,我这边,也帮您问问库里还有没有剩下的。”

    “麻烦道友了。”

    通源石生长在空间裂缝中,处于危险的虚空之地,仅强行用元力或宝具隔绝虚空,是撑不了多久的,她是得寻寻这冰息草。

    “道友提到云海平原,是不是说它常生于那边?”

    “是,不过极难找到。”

    极难找到也是有找到的可能的,湛长风出了兴泰城,赶往云海平原。

    云海平原是明坤中界的一大险地,终年被茫茫云海笼罩,三步外看不清别人的身影,感应不到别人的气息,而且云海中,生活着少见的云兽,进入平原的修士,多数都在猝不及防间被来去无踪的云兽吞进了肚子。

    湛长风还不至于做个睁眼瞎,然一入白茫,神识和魂力仍受到了不小的限制,只能感应方圆五十里内的动静。

    盲目寻找是行不通的。

    冰息草一般长于空气稀薄.近乎真空的环境中,她的真知神通还没到看穿过去未来现在的地步,但查查哪几处空气薄弱还是可以做到的。

    真知之眼一现,八处可能地点进入了她的视线,不过其中有五处被人把守着,湛长风猜测这几处的冰息草已经让人划为囊中物了。

    既然还剩下三个地方,她就没必要跟那些人去硬碰硬。

    这三处位置颇为隐蔽偏僻,几乎入了云海腹地,周遭危险重重。

    她一路过去,背后.身侧,时不时就袭来一爪子。

    这些家伙难缠得很,也许是发现她不好对付,拍一爪子就跑,仗着云海的遮蔽,猖狂极了。

    湛长风提着重剑,砍了好些云兽,终于有惊无险地接近了一处冰息草生长地。

    这处地方在她的感知中,是最危险的,已形成了小范围的真空,就算是真君,也有栽在这里的可能。

    她做好防护,准备快进快出。

    冰息草是种低矮的蕨类灵植,叶瓣形似冰霜,一开就开一地,好像落了满地霜雪,但这之中,只有茎叶呈现出灰色的成熟冰息草才能护持人进入虚空。

    一般情况下,冰息草是极难成熟的,甚者到衰败那天,都不会有成熟的阶段。

    一片冰息草地中,能有一株成熟草,便算得上是大机缘了。

    她这回运气好,竟在晶莹的冰霜中,看到了一株开花的灰色草,花心还顶着一颗红珠子,是可遇不可求的冰息珠!

    冰息珠能长长久久放在身边,不像冰息草采了后会枯萎,两者的价值天差地别。

    湛长风采走了珠子,没再动冰息草。

    既然一发中地,她就不去剩下的两地了,趁着空闲,在平原上探游起来,寻了稀奇或可能用得上的材料。

    而就在她离开半天后,一道狼狈的身影闯了进来,神色由欣喜若狂变为狂躁惊怒,“是谁,是谁!道爷辛辛苦苦调走了守护在这里的真君级王兽,竟被捡了漏,若被道爷抓到,道爷定要他不得好死!”

    第三日凌晨,湛长风上了修补匠口中的飞天崖,崖上有一座小酒馆,它屹立在浓浓云海中岿然不动。

    她登上飞天崖时,感觉到了某种自上而下的恐怖压力,似乎再登高点,就会被撕碎。

    湛长风拢了一袖云雾,以此为媒,施法极力向高空望去,看到层层云雾上面,是悬浮的陨石带,如有人将天剖了条口子,露出深邃冰冷的虚空!

    想必那里就是通源石的生长处,可如此高空,又处于能轻易湮灭真君的虚空中,该如何平安上去?

    还是先听听翊天族开采队的意见吧。

    她推开了小酒馆的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