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风雨城乱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一天,对山海界修士来说是难忘的,大部分人都感觉到了一丝惊慌懵懂,就像是突然之间被歹徒套上麻袋,拖到巷子里揍了一顿。

    懵完,他们就知道,比起湛长风高居新秀榜鳌头更可怕的是,她的名字从新秀榜上消失了!

    战力榜.新秀榜.奇人榜,“界”范围内的小榜上都没了她的名号,那她若不是死了,就是去了三中榜!

    青云.霸主.名家三中榜是以天域论的,入此三榜的都是神通.灵鉴的证道者,唯整个玄天的前万名的姓名或名号会显于其上。

    有人熬夜翻完了三中榜上面的三万个名字,顶着疲惫的脸庆幸道,“还好前万不见她的姓名。”

    青云榜照天赋实力排位,前九千九百位囊括了玄天全部天君,后一百席才容神通真君竞争,她一个刚步入神通的人自然不可能进前万。

    霸主榜的上榜标准最低是得一方小界的全部天运,湛长风最可能上的是这个榜,不过小黎界可看作是藏云涧和神州的结合,现在藏云涧没落.神州被锁,她凭此亦无入榜资格。

    东临王倒是曾进入前九百多位,然现在也已退到七八千名了。

    名家榜的依凭是修士个人在界域.天域的声望。声望是名气和威信的结合,要上榜不是简单事。

    湛长风不怎么关注榜上的情况,也无非要上榜的执念,她出了不周战场后,寻了间石室继续闭关稳固道境,却接到了诸天宝鉴中传来的消息。

    她看了一下时间,这条消息是一月多前,那位接了人丹悬赏的任务者给她留下的,内容是风雨城黑市。

    这五个字是什么意思,怎不留点具体的?

    她又翻出后边一条消息,这条却是诸天宝鉴的管事道童风蓝留下的,上书悬赏失败,任务者已死。

    湛长风也无心修炼了,元神进入诸天宝鉴找到了风蓝,“任务者死了?”

    “是的,夜白身上的诸天宝鉴已自行销毁了。”风蓝肃着神色,公事公办地问,“道友想继续悬赏,还是放弃?”

    “我考虑考虑。”

    湛长风出了石室,正好接到余笙的传音,立刻赶去了无妄岛驻地。

    余笙开门见山地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我原以为上神农门问罪会费番波折,没想到神农门迅速对行凶者六曲做出了彻查。”

    “悉知事情原委竟是,涅槃会进入神农门,杀了润丹真君取而代之,结果这假的真君被燃念发现了不对劲,招来杀身之祸。行凶者则是涅槃会的一员。”

    “最后查出,涅槃会的主子是假扮润丹真君的何如海,此人还曾在东临做过司狱官,那日试图救走川断.阮奇.升丰真君的隐身人就是她。”

    涅槃会就这样被查出来了?

    湛长风疑问,“由何证明是她?”

    “神农门对六曲的调查,引出了何如海,神农的太上长老亲自去追拿她,途中因她的反抗而将其击毙,从她的须弥袋中,发现了极多人丹,以及一枚涅槃会印鉴.一份成员名单。”

    “名单有一百多人,主要集中在风雨城,行买卖人口.炼制售卖人丹一事,神农门还请了山海联盟对风雨城进行清查,这场清查轰轰烈烈进行了半个月,牵扯出大大小小的头目喽啰千余人。”

    “听说买人丹.服食人丹.购买调教好的奴隶的人数极其庞大,山海联盟不好尽都降罪,且绝大多数修士不承认自己用了人丹,所以只捉了卖的那一方和当场被抓住的买方。”

    “此外,神农门为自己察人不严,公开致歉,称无颜在山海界立足,即日就要举派远走。”余笙捏捏眉心,“山海联盟已宣布涅槃会一案正式告破,并继续追踪流散的人丹。”

    “如此顺利吗?”湛长风轻缓地叩了叩案几,垂眼思忖着。

    “确实太顺利了。”余笙道,“我从润言真君那里跟了下这件事的进度,存了些疑虑,第一,追拿过程中,他们表现出来的战力不如人意,至少没有围困你时的那般强大。”

    “第二,涅槃会的成员识海设有禁制,不能透露涅槃会的一切,因此到现在为止,涅槃会上下层接洽.买卖交易等运行模式仍旧还蒙着雾。”

    “你怀疑何如海和风雨城是他们故意弃掉的一子?”

    “不好说,从我拿出燃念死时见到的画面指认六曲,到神农门严查六曲,发现真相,追杀何如海,挖出涅槃会,请山海联盟协助突击风雨城,都合情合理,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

    “可能是我多虑了吧。”余笙顿了顿,道,“在这件事里,我还发现了另一人的影子,此人与燃念是前后脚死的。”

    “在六曲的话里,他似乎是在调查风雨城的黑市,恰燃念怀疑润丹真君被掉了包,也开始查和川断有关的人事以及人丹,两人不知怎么就搭上了线。”

    “此人是不是接了你那悬赏的任务者?”她拿出一份画像。

    “我问问管事。”湛长风进入诸天宝鉴,跟风蓝确认了一遍,出来道,“是他。”

    “我不知道他俩会认识,还为了这件事殒命。”湛长风沉默了一瞬,问,“游不悔如何了?”

    燃念和游不悔同是白痕的弟子,此番燃念命陨,他该是最伤心的。

    余笙温浅的眸色略幽,“我让润言真君带他入山海联盟,参与对六曲的惩处和在风雨城的追捕了,希望这样可以让他好受点吧。”

    “很好。”

    湛长风又问,“他俩有没有什么遗物留下?”

    “未找到,据六曲说,这两人连同身上的东西,都是被直接化掉的。”

    “涅槃会当真是毒瘤,让润言真君盯紧点吧,对了,你回荒原后,问问新十安新前辈,能不能炼制出照映识海异常的宝具。”

    “这倒是不错的主意,如有此等宝具,更利于防范。”余笙撇头望着她,“你不回去吗?”

    “我要去外界一趟,找齐布置穿越界域的传送阵的材料,另外将昼族的情报能力带带上去。”

    “那你的登梯典礼怎么办?”

    登梯典礼是庆祝成为神通真君的一种道仪,一般会在典礼上取道号.戴道冠,象征着正式踏上证道之途。

    “此事不急,等我回来吧。”

    “...早去早回,别又经年旧。”

    湛长风不知怎么,听说了一分幽怨之意,笑说,“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公务?”

    “公务倒是不多,主要还是担心你.....可能带回来的‘惊喜’。”余笙温雅又闲适地抿了口茶。

    湛长风佯装听不懂那“惊喜”的意思,大方道,“惊喜是不能说出来的,你如此记挂可不好,不如说说修炼或平日需要什么特殊的材料,我回来时,一并给你带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