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万魔蚀心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有位在那座浮岛附近盘桓多时,且在湛长风二人一离开,就进去探索的修士出声了。

    她垂眼道,“两位兴许还真是闲逛,我们进去时,竟发现灵果仙草没少多少,尤其是那些生了灵智的宝物,还好好在地里待着。”

    众人一听,心神紧了起来,不动这些难求的宝贝,那能说明什么?

    说明她们在采摘或收服比它们更重要的宝贝!

    她这看似夸奖的话,暗藏着利箭。

    湛长风看了看她的站队,符临门的。

    “草木生智何其不易,我剪它们一须一叶就够了,何必将它们连根拔起,伤其多年道行。”

    湛长风挑着笑,凉凉道,“看样子,它们到底是被你们挖走了,因我一时仁慈而害它们失去性命,助尔等多添一份业力,当真是罪过。”

    一虬髯修士横眉冷竖地喝道,“走上修道路,哪还管来世!硬要强调因果业力就假仁假义了,还是凛爻侯故意在用这言语转移注意力,掩盖你想掩盖的事!”

    修道者,到底是在夺天地造化,道行越高,死后命魂越不能成鬼继续修炼。

    待到了神通境,三魂七魄与元神紧密联系,那真的是一死就还道于天,彻底消散,连入地狱的机会都没有。除非有法子实现真灵转世。

    这也造成一部分修道者以极力剥夺其他生灵的生存空间的方式来强大自身。

    虬髯修士就是会将生了灵智的草木精灵投进炼丹炉,炼出一枚灵丹的人。

    他最不耐烦的就是一边喊着修炼,一边又不想伤害其他东西的“假仁假义”之辈,故忍不住驳斥了一句,且更加怀疑湛长风在小岛上得了什么宝贝。

    “早闻凛爻侯实力高强,今日我来领教一番。”虬髯修士大步上前,直勾勾盯着湛长风,揶揄道,“我好像比你弱啊,你可不要伤我才好,免得损了你的仁义之名!”

    他这贱兮兮的样子,居然还被好些人在暗地里赞了声“讽刺得好”,因为大部分都不相信,她们在岛上待那么久,就只是挖取点不生灵智的奇花异草。

    那能怎么办?

    看着虬髯修士摆开进攻的架势,湛长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先得出手一次,震震他们了。

    他们不会无端抓着件没影没证据的事不放,只能说昼族这个小族,在道台会上胜过大多数威名赫赫的门派,叫一些门派弟子不高兴了,要来找找麻烦。

    没看见连他们的师长们都旁观不语,表示默认了吗。

    偏这时,东无真君还要来火上浇油,“十足好意”地提醒虬髯修士,“悬骨派的这位道友,你还是退了吧,凛爻侯手中可拿着后天圣宝!”

    他当初被湛长风用统世灵山镇压了几日,搞得狼狈不堪,到现在都放不下呢。

    听到后天圣宝四个字,天君们都投来了目光。后天圣宝对于天君而言,亦是难得的珍宝。

    “后天圣宝?”虬髯修士语气古怪,眼神兴奋,“传闻坊间盛赞你‘君子如风,渊渟岳峙,不怒自威,道心孤绝’,理当不会拿着后天圣宝,对付我这个普通的生死境吧?”

    他这态度,全然不求赢,就只顾着给她招人恨了。

    湛长风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有趣得很,漫不经心道,“当然不会,来来来,你如此仰慕我,我再让你三招,出手吧,”

    她这昭朗温和的一句话,倒叫痞子样的虬髯修士憋红了脸,感到了极大的屈辱。

    “有胆!”他自忖是悬骨派的嫡传弟子,修炼上乘功法,哪里真会轻易地输给她!

    让三招,让个屁!

    “那你可得好好让着!”虬髯修士一个拔刀术,从刀鞘中快速而猛力地拖曳出一条瀑布似的黑河水,非真水,而是魔气凝液,这招的全称是黑魔浴天拔刀术。

    无数鬼脸在这一刀中嚎叫挣扎,铺天卷地地随着瀑布似的一刀冲向湛长风,空气中尽是扭曲的气旋,附近的修士纷纷闪避,生怕祸及池鱼。

    湛长风当真没有还手,脚步一错,已从东到北,出现在了虬髯修士的身后。

    虬髯修士的反应称得上神速,当下右手腕子一转,刀刃朝后,左掌抵着刀柄就刺过去了,却又刺了空,见鬼似地看着她从自己左侧走了出来。

    这已经不是能速度称呼了,是瞬移!

    “她一定修了什么特殊的法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得移形换影。”

    “他再不出点绝招,必输无疑啊。”

    “啊!万魔来见!”虬髯修士还真是有几把刷子的,赤着眼就使出了悬骨派的一门绝技,万魔域。

    修此法者,以心饲魔,万念即万魔,但见种种狰狞魔相从他胸口钻出,狂舞出一片黑暗混沌的乐土。

    妖娆的魔女在蛊惑人心,一张干枯的老脸在哀戚,赤着身的魔人执斧砍来,魔音灌耳,头昏目眩。

    诸多修士对万魔域都很忌惮,在万魔域中,心神非常容易受损,一旦有所松懈,就会跌入万劫不复之地,给心上种一堆魔念。

    湛长风眸色凝了一分,再次避过他一刀,道,“该我了。”

    “放屁!”虬髯修士半点不想给她动手的机会,跳斩三连刀,激起三重刀浪,魔气狂肆,如见血封喉的鸩毒,沾上一点就会腐蚀修为,动摇根基!

    却见湛长风两指一并,挥出遮天一剑裂开三重魔浪,虬髯修士看着魔浪裂到眼前,冷不防在魔浪消失的那刻见到了忽近的湛长风。

    嗡~神魂一空,似乎一切都放慢了,身体的动作也变得无限漫长,他眼睁睁地看着湛长风夺下了他的刀,顺手就捅进了他的胸口,恰好离心脏一寸!

    血哗哗喷出,神魂也恢复了正常,剧痛席卷全身。

    湛长风用了泽域,泥泽的陷阱,会延缓所有感官。

    她放开刀柄,转身结束了这场战斗,但虬髯不甘于此,也不会承认这个结果,狞笑着握上刀柄,向左移了一寸,竟自己剥开了心,“叫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以心饲魔!”

    他沾着心头血在胸口画咒,某些了解悬骨派功法的修士脸色刷白。

    “万魔蚀心咒!”

    咒成就会直接应到被诅咒者身上,管他离着十万八千里还是身旁高手护佑,皆会中咒气绝!

    他画咒之时,湛长风心中就起了危机,好像有什么密密麻麻的东西要覆上来,那瞬间,她旋身就出现在了虬髯修士的背后,一刀割断了他的脖子,他的身躯却不倒,手仍在动,要补完剩下的一划!

    轰!

    雷光刺目,飞灰飘扬。

    这个悬骨派的魔修真敢做得出来!竟想她在这次比斗中当场死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