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升丰真君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听她说到“主人”两字,川断心如死灰,却还存在着一丝侥幸。一旦牵连出涅槃会,自己肯定死路一条,但只要回到神农门,他就有机会脱身,绝不能让她现在将自己带走!

    “这都是污蔑,定是有人演出这幕栽赃我!如果不是凛爻侯,那就是和凛爻侯有仇的人要我背锅!”川断死咬着牙不承认。

    润丹真君已经不去在意他的说辞了,他神农门的弟子,再怎么着也不能任人带走,“我称你一声道友,我们就是两方之间的对话。他是神农门的首座,有什么过失,有什么罪责,神农门会查清,查清之后,若确实是他干的,我会亲自请凛爻侯前来见证对他的刑罚。”

    他严肃且坚决道,“让你带走是不可能的,神农门还不至于落魄到连自己的弟子都处理不了,哪天,我们上门要带走昼族的弟子,你给吗!”

    “给啊。”

    “......”润丹真君瞪着她。

    余笙道,“只要证据确凿,犯了哪门哪派的律法,就由哪门哪派惩处,同样,要是犯到我昼族身上,昼族不会相让分毫。”

    “再者,在东临闹出那么大事,真君以为东临王会坐视不理吗?”

    “真君,东临虞上卿来了。”一名弟子进厅禀告。

    “你将留影石给东临看过了?”

    余笙摇头,“这倒是没有,不过他们看我来神农门住处,应当猜到了什么。”

    润丹真君想到东临王戒严王都的举动,心知东临王不会干休,“唉,让他进来吧。”

    虞徐来态度很明确,这是在东临发生的事,东临必须知情,并有权论罪。

    在润丹真君.余笙.虞徐来三人的各自争取下,促成了三方会审。

    川断和阮奇当天被提到了东临的刑牢。

    这两人刚开始还叫嚣着冤枉,等余笙让他们发个道誓表表诚意,又闭口死也不说话了。

    还算明亮的审讯间里,余笙道,“搜魂吧。”

    虞徐来很赞同,从留影石的对话中看,他们的身份存疑,且还有一个人在暗中帮他们,搜魂是最直接有效的查探方式,可润丹真君未必会同意,他看向一旁的润丹真君,润丹真君果然一脸冷色。

    “二位是笃定他们有问题了?”搜魂不仅有伤神魂,还是一种有侮辱性的刑讯,他如何能轻易看着门派里的首座被人这样对待。

    “早点弄清楚早点完事,道台会耽搁不起,还望真君理解。”虞徐来实际上最关心的还是道台会怎么办,丹药之斗和生死境之斗的结果都没出来。

    道台会要是就此终止,东临成为山海界无冕之王的谋划就白费了。

    而要道台会继续进行,必须给凛爻侯和凛爻侯的药膏一个交代。

    “比起川断,掌门不应该为神农门正名吗,外面诸方势力,可都因为此事耽搁在这里。”

    就在润丹真君即将放弃坚持时,变故发生了,尖刺的声音在刑牢回荡,声声不歇。

    “不好,是一号牢的阵法被触动了。”虞徐来眼有震惊,竟有人敢来劫牢!

    他夺门赶去,可惜为时已晚,收押川断.阮奇的一号牢.二号牢已经空了,到得比他还慢一拍的狱卒们惶恐不安,不知道自己会迎来什么惩罚。

    “收押不过半日,牢房的位置就被人知晓了,看架势,对刑牢还很熟,能无声进来破阵劫囚。”余笙瞥了眼虞徐来,对润丹真君道,“贵派的弟子真是好样的。”

    她掩在袖下的手掐算不停,俄而捏出一缕白烟,虞徐来.润丹真君看出这是种追踪术,却听她说,“两位还请止步,我不想让他逃第二次了。”

    说完,余笙化作星光消散。

    虞徐来和润丹真君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虞徐来朝狱卒头子瞠目怒道,“追踪术不会吗!不将人抓回来,你们提头来见!”

    “是是是,我们马上找!”

    虞徐来呵斥完又不放心,刑牢重地被人随意进出,收押位置也似乎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底下,是刑牢内部有问题,还是...他余光扫到润丹真君。

    他还是去向东临王调一支亲军吧,“润丹真君,我先告辞了。”

    “这......”润丹真君何尝没注意到他的眼神,惊怒交加,惊怒之后是疲惫,川断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事情到这里,他已经不便参与了,再参与下去,神农门得被扣个包庇凶手的屎盆子,只能等找到人后再说。

    王都位于在气运交汇处,另有信仰光芒普照,不似寻常城池有街道商铺,它地广人稀,唯有座座洞府殿宇,再加上天君的神识笼罩此地,很难想象有人敢在这里逃遁。

    但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余笙追踪到南边时,正逢一阵打斗波动爆发,远目一望,竟是敛微和升丰真君,她目光下移,刚好见川断.阮奇跑进一座府邸。

    她立施慑灵星法,当时川断.阮奇一只脚即将踏进传送阵,忽感身上缠了虚化的幽蓝锁链,挣扎不得。

    府邸中的第三人见状,眼中一阵恐惧,竟抬刀刺了两人几刀,自己跃进了传送阵,这一次性传送阵瞬间碾成尘粉。

    紧随而至的余笙一探两人生机,居然全都神魂俱灭了,那第三人身上应该有什么屏蔽神识的宝具,以至于她刚刚没发现这人的踪迹,让他杀人逃遁了。

    她抬手封住现场痕迹,转身去帮敛微。这二人的线索已经断了,唯有从升丰真君下手。

    升丰真君亦察觉到了传送阵的动静,心底一片惨然,就在不久前,他接到涅槃会在东临王都的暗桩传来的消息,说川断和阮奇已经被收押,可能暴露身份了,会牵扯到他。

    暗桩要他到这座府邸等候,等劫来了川断和阮奇,如果这二人还没开口,他就继续留下当受人尊敬的丹师,如果已经被寻到蛛丝马迹,四人就一起坐传送阵走。

    可现在,传送阵没了,他也不得脱身!

    察觉到越来越多的强大气息往这边赶来,升丰真君深吸了口气,眼中隐有疯狂,一步错步步错!

    元气鼓起了他的衣袍,周遭气压愈沉。

    他要自爆!

    “天网,缚!”敛微祭出了空间神通。

    升丰真君感觉自己被什么力量裹挟了起来,一切关联都被切断了,连调动自己的元力都做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