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驼都大师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哗哗!

    几个半蒙面人将停尸间翻找了好几遍,都不见需要毁掉的尸体,朝一人传音道,“驼都大师,未见目标。”

    “尸体在何处?”

    湛长风刚解决了两只怪物,便见一个身穿黑袈裟,手持锡杖,戴着半面具的光头从楼内出来,他问完,又自语道,“罢了罢了,你死也一样。”

    驼都大师抬手抛起锡杖,锡杖长八尺,转如风火轮,泯灭了元气,绞得周遭风声破碎,如此打将而去。

    这时适合无声袭敌的匕首就用不到了,湛长风抽出了重剑,说来也奇特,这口重剑伴她到如今,竟真的像她曾期望的那样,没有缺过口,没有生过裂纹,忠诚地履行着“不会折断”的兵器的任务。

    她着力劈上袭来的锡杖,脚下的地猛然下沉,裂开一大坑。

    锡杖像是不断旋转的大圆盘死死抵着重剑,爆出大片火花,湛长风虎口发疼,暗说川断的手笔大啊,一喊就喊来一位真君。

    麻烦的是他们用某种手段断开了这片空间跟天地的沟通,切断了本该随时都能补充的信仰来源,并让借天象施展的一类神通失效了。

    她战斗多靠九霄雷霆,没了它,对自己很不利,而且,没有信仰的支撑,她的森罗地狱施展起来效果会小上十倍不止。何况对方还是真君。

    湛长风双手握着重剑,手臂一沉一顶,将锡杖打了回去,驼都大师接住锡杖,如接小孩扔来的玩具,实力可见一斑。

    “菩提树下人世间,六根六尘不动心,奈何少年多骄,总是欠收拾。”驼都大师假惺惺地感叹了两句,手拿着锡杖,周身隐发不祥黑光,举杖朝湛长风当头劈去,破碎了空气,带起大片真空,仿佛天外恶僧破虚捣来一棒,让天地都为之失色。

    湛长风抬剑格挡,伴着剑与杖相撞,咣的悠长一声,她脚下的地面足足陷下去了七尺!

    一转纯阴骨,魂力带上了阴寒的纯阴之气,化为浸入灵魂的冰寒之息,空中浮起冷意,凝成一片片雪花,肆意飞舞,犹如凛冬突降。

    驼都大师如芒在背,身子一沾上雪花,灵魂就虚了一分,不由露出惊色。

    但这雪花,也仅仅是溢出的寒息而已,此时她手中被冰霜覆盖的重剑才是真正的杀招。

    九转往生诀,一招枉生,送你飞灰湮灭,一招妄生,送你浮生如梦,一招往生,送你地狱相见。

    湛长风到现在也只摸到了“枉生”一层,何为枉生,白活而已,既然白活,那就彻底消散吧。

    剑不近人,无形之力已穿过躯体,层层削弱灵魂!

    驼都大师爆退三丈,念出一串佛咒护住周身,同时翻开挂在脖子里的一面佛像,这佛像是木雕的,头部还开了一道缝,和煦的神情中满是诡异。

    “心魔佛,心魔佛,请来心魔破你佛!”在驼都大师的催持下,它爆发出暗沉的红光,一举罩住湛长风。

    湛长风心境无漏,不惧心魔,却也被魔音淫语干扰了一瞬,就是这瞬间,驼都大师再次持杖挥来,如聚无数恶业的邪器在黑暗中大肆叫嚣,痛击你的身,入侵你的心,将你拉入欲望横生的快乐之地。

    砰砰砰,湛长风撞翻了数堵墙,登时就被埋在了乱石下。

    驼都大师纵声狂笑,他这锡杖可不仅仅是用来将人打死的,它是一件宝具的同时,也是一件邪器,被它打到的人,轻则心魔入体堕入邪道,重则心神俱散,剩一空壳!

    “新秀第一,名不副实啊。”他大步走向乱石堆,锡杖再次举了起来,没死就弄死,死了鞭尸也不失为乐趣。

    驼都大师的锡杖又要落下时,他忽感乱石下的人消失了,转头,砰!重剑来袭,冰寒之息侵入心肺,白煞了他的脸!

    湛长风刚被他一杖敲得差点绷不住地魂状态,生死境和神通真君在单纯的力量层次上着实悬殊。

    她既然跟不上去,自然要寻他的松懈瞬息,将他拉下来。

    趁他病,削他灵魂!

    湛长风连番进攻,生生与他斗了百余招,打得楼屋倒塌,地皮掀飞,满地坑洼,这片空间像是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枷锁,到处都是凌厉暴虐的气息。

    天域莫测,雷域惩心,山域缚魂,泽域如陷阱,地火风水破其意志!

    她这八极真域汇八种真意,专克制对手的意识心志,再有“枉生”弱其灵魂,让他心神俱虚,意识浑浑,迫得他露出了一个破绽!

    当是时,湛长风贯去一剑,刺中了他半边脖子,真君的灵骨十分坚硬,他这更是硬如九天玄铁,剑与颈骨一磨,竟拉出了刺耳声。

    血液喷溅,驼都大师梗着脖子,推出一掌,将湛长风崩开,“嗬嗬,嘶...”

    他声带破碎,却笑着捂了脖子发出难听的响音,暂时凝住了血,

    目中发光,恼火又兴奋,此子的战斗意识当真是精细到了秋毫,她的每一招都踩在他发功的当儿,叫他祭不出神通秘术,竟凭此跟他打得不分伯仲!

    倒有几分疯子的意思。湛长风精神亦有些虚,损耗严重,还不待她缓口气,锡杖已瞬至面前,她横剑格挡,锵!爆裂的气流摧折了一旁立柱,哗啦,屋檐坍塌。

    驼都大师一边挥动锡杖打开碎石落瓦,一边朝湛长风奔近,嘴角高高翘起,脖子上喷出的血染了大半肩膀!

    重剑与锡杖再次相交,湛长风双脚在地上划拉出了三尺见深的长痕,被迫退了数丈,脸色一白,坚持不住地退下地魂状态,被纯阴骨压制的伤势统统反馈到了肉身上,这才明显感觉到肋骨断了好几根。

    杖风已近,她咽下涌上喉咙的血,一枚阵石滑到手心,元力一激,化作六重经纶大阵!

    冲过来的驼都大师正好闯入阵中,神色一凝,抬杖破阵,却不想他的攻击如入水中,除了荡起一点涟漪外,没有任何影响。

    这时阵轮化出六重虚影,如磨盘般旋转研磨,压搓得驼都大师身上爆开一条条血口!

    阵轮一转,血流旋飞,像是要将他身体里的血都抽干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