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暗中谋划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掐诀摄取了尸身上还未彻底消散的灵魂气息,过渡到引魂香上,引魂香猩红的火星渐变成幽蓝,烟气却灰蒙缥缈,似在另一个时空袅袅升起。

    升丰真君和白脸丹师几人面色微变,竟真被她摄出灵魂气息了,此人的手段不似寻常道门呐!

    “我得借用借用这间屋子作法,裁判们可否应允?”

    “那尸体需要帮你搬出去吗?”

    “这位裁判说笑了,尸体不在这里,魂回来了去哪里。”湛长风道,“且我还要封印他残留的神识痕迹中的外来之力,你们不行,总有医师能察觉出来的,山海界对神识有效的丹药又不多,介时比对一下,便知是什么丹药引起的。”

    “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谁知你是不是想对他动什么手脚?”白脸丹师神色不屑,掩在宽袖中的手指却微微屈起,俄而紧握在了一起。

    “说别人一面之词,怎不怪自己一窍不通,如非你们什么都检查不出来,硬将罪名推到我的药膏上,我哪至于耗费自己的心血去截黄泉路。”

    她语气神态温和随意得很,每句话背后却都仿佛隐含着“废物”二字。

    气氛剑拔弩张。

    曹宝之见她的态度如此笃定,甚至提出了另一种外来之力和请魂,心里也十分犹疑,小心翼翼朝裁判们道,“要不我留在这里吧,有什么事,我都好看着。”

    他又对湛长风道,“多我一人,应不打扰你作法吧?”

    “倒也可以,同门师长在这里叫叫魂,益于魂者复归。”

    “那就这样吧,凛爻侯莫让人失望了。”升丰真君领着其余人拂袖离开,啪地关上了门。

    湛长风略觉怪异,她几次语言刺激场中的人,仅一人是真正屈辱气愤,其他人或不为所动或起了淡淡杀意,不像是正常反应。

    屋中窗户都被黑布蒙起来了,四角放着玄冰石降温,昏暗阴冷。曹宝之左瞧右瞧,这安静得过分的环境,让他有一丝丝后悔留了下来,总有种自己会随时被杀人灭口的心悸。

    “那...我该如何,我坐那边角落可以吗?”

    湛长风抬了抬下颌,“坐他头边去,心念如一地想着他平生往事,唤他名字,让他回来。”

    曹宝之依言搬了把椅子坐过去,整了整思绪,想起多年前那爬上登仙梯的小童,只叹一声造化弄人,“魏一舟,快回来吧。”

    “魏一舟,快回来吧。”

    “魏一舟,快回来吧。”

    ......

    湛长风听他一声比一声凄凉,心中也有一分郁结,“我不会让他平白死一遭的。”

    曹宝之声音一顿,点点头。

    湛长风拿出一座小香炉放在尸身头顶,插上引魂香,“你先喊着,我去准备点法器。”

    她瞬息不见了踪影,曹宝之讶然惊起,但想到有那么多裁判见证,她应该不会落跑。

    思罢,他再次坐了下来,盯着面前的引魂香,呼喊起来。

    情真意切的呼喊透过门扉传远,凭空在某些人的心里拨动了几丝燥意。

    楼外树木掩映的小道转角上,繁茂的枝叶投下了一片阴影,清凉的阴影中,却是压低的.气急败坏的吼叫。

    “找我干什么?”

    “你还说?!早知如此就不该帮你,你知不知道那人发现了玄冥丹的痕迹,知不知道她要召地魂回来问问清楚!”

    “我怎么知道!”

    “你这个时候想撒手不成?哪怕你得主人器重,可我要是出了事,我定会拉上你垫背!”

    “喊什么喊,喊能解决事情吗?她怎么会发现丹药的痕迹,你没处理干净?”

    那个声音冷静了点,“不可能有痕迹的,我和他们都没从他的神识残留里发现异样,我觉得她可能知道什么,故意在诈我们,你是不是对付过她了,她会不会已经猜到是你背后指使的?”

    “呵。”

    他走出了一点阴影,白胖的脸上浮起一缕幸灾乐祸,“你脱不了干系的,你擅用职权让我们帮你的私事,被主人知晓,你也活不成,你最好阻止她召魂,别让她知道是我给魏一舟吃的掺了变质玄冥丹的肉汤。”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畏罪潜逃’。”

    “别用这种眼神盯着我,怪吓人的,哈哈,你不会天真地以为我做事都不留后手吧,我每日干了什么重要的事,都会记下来,就等死了之后让人送到主人手里邀功请赏,叫我的名字流传下去,你在我的本子里,可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你想让我在金义园动手?”

    “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他死后,我就匆匆离开了,半路时,想起他胃里还留着残渣,便回去处理,哪知他里外都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异样,屋子里也没有任何气味痕迹,用回溯术都看不到他是如何死亡的。”

    白脸丹师的神色狰狞了一分,“这代表什么,代表附近有我们的人,此人的身份肯定高过我,所以知晓我是谁,我却不知晓他是谁,又或着,他是另一座码头的掌事,从某些地方猜到了我是自己人,出手帮了我一把。”

    他们的组织很严密,一般成员间互不知晓身份,只和自己的接引者对接,等成为了高阶接引者,会加入一处区域里的“码头”,算是进入管理层了。

    因为他们常从事交易.转运,所以据点就代称为“码头”。

    码头间是互不相见的,只有掌管码头的掌事们,才知道另一座码头的掌事是谁,但也仅限于知道掌事是谁。

    白脸丹师面前这人就是一座码头的掌事,他觉得他肯定知晓金义园中,还有谁是自己人。

    白脸丹师看他不说话,又加重了语气,“当然,有一种可能,此人也许正巧撞见了我做的事,因与那人有仇,就顺势帮了我,但!这也意味着这人握了我的把柄,不能不除!”

    “我会去问清楚的。”一人从树后消失,来到一座独院里,重瞳阴冷地扫过周遭,大步向里厅走去,掀开帘子就问,“真君可知晓魏一舟是怎么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