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试药之变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就这样让她离开了?”

    “劳烦天君来一趟了。”东临王起身施了一礼,空气中的威压旋即消散了。

    “师父不是想将她扣押在宫中吗?”东挽霜仰着小脸,神色却无懵懂,带着功德修士特有的悲悯祥和。

    他何止想将湛长风扣押在宫中,更想杀了她。

    她曾杀了东临近万将士,间接致使东南战役失败,后又用诡谋成了神殿机缘的最大争夺者,最重要的是,她天赋实力高强,身边天才众多,有成王的潜力。

    这些缘由增叠在一起,足以勾起他的杀机了。

    但她和她身边的修士俱都来历莫测,若因害了她而牵扯出什么他对付不了的人物就得不偿失了。

    “我思来想去,在王宫对她动手,错就在我了,一旦闹大,失了民心,反倒给了别人攻讦东临的借口。”

    东临王思忖道,“此外,我也该重新审视一下她和昼族的位置,依她话中的意思,他们不过是一群有志者聚在一起布道经商,也对,其他那几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怎会愿意向一人俯首,他们因某种爱好或目的联合行事更符合常理。”

    湛长风只要没有争夺山海界的野心,他就不必整日如狼在侧般辗转难安了,比起她,已经在跟上界王朝接触的景耀王,更值得他上心。

    “师父言之有理,然徒儿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你讲。”他这徒弟虽是孩童模样,但浸淫在道义经书中多年,刚凝形便在人间显灵传法,走的还是聚愿力修功德的香火道,对世事颇有几分见地,平日他也愿多听听她的话,考察考察她对修道一事的体悟。

    东挽霜直言不讳,“我没见过凛爻侯,也不知她的为人,可她做了那么多事,屡屡惹得师父不快,却叫师父有火发不出,只能自己憋屈地忍着,其才智与城府不可谓不高深。”

    “从另一方面来说......”东挽霜到底是斟酌了几分,才说道,“有些事,仅凭才智和城府是绕不过去的,她最大的依仗,也许是行得正.站得直,故而有底气去周旋谋划。”

    “你是说我不够光明磊落,所以才处处被她掣肘?”东临王眼沉沉。

    “是师父自己让我讲的。”东挽霜扯了扯他的袖子,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东临王拍拍她的肩,“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你就会发现许多迫不得已。你每日仅需记挂如何修炼,如何完成信徒的愿望,我要考虑整个王朝的现在和未来,而某些事.某些手段,不在道义的范围内,却是为了大局不得不去做的,又或不得不放弃的。”

    东挽霜点点头,“师父能平平安安便好。”

    “君侯!”

    两人谈话的当儿,有侍从急急来见,上报道,“魏一舟出事了!”

    魏一舟是那个试药的脱凡修士。

    东挽霜一下就看向了东临王,结合他刚刚说的话,她难免疑心是师父出手了,然东临王脸上也有一丝惊讶。

    “出了什么事?”

    “识海突然暴动,人已经咽气了。”

    东临王拧眉,“裁判如何说?”

    “正在查,怀疑是黑玉续神膏的缘故。”

    “师父......”

    东临王挥挥手让侍从下去,倒了一盅酒,对东挽霜道,“你不是说她根儿正吗,看她这回怎么圆过去。”

    “不过,东临作为东道主,不能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他飞出一道诏令,让宫中医官前往调查。

    道台会的裁判都是各方推举上来的,也是每一技艺的大家,东临单独划了一座园子给他们,让他们居住在月牙湾旁边的金义园里,魏一舟和何云天两位尚在观察期的试药者也搬到了那边,受到裁判们的监管。

    本定下了十日的观察期,等明日生死境之斗结束,观察期就到了,结果在这时出了岔子。

    因为消息是封锁的,湛长风没有及时知晓,等她知晓时,已是翌日天亮,魏一舟的师长们来堵门讨说法。

    “你们先去。”湛长风让敛微和巫非鱼安心去参加生死境之斗,她们俩人都申报了这项斗法。

    事情还没清楚,敛微和巫非鱼留下也于事无补,只得叮嘱了她一句小心。

    安在常.叙鞅嚷嚷留下来撑场子,“我们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他们就跑来堵门了,莫不以为我们看着软,一定得给他们留下个深刻印象!”

    “我昼族之人在场上斗法,下面无人应和,岂不是心虚?全都照常去看台。”

    别看湛长风平时很少管他们,她一发话,他们还真没那个胆子反驳。

    坐在外厅中的魏一舟师长们见这些人一个个离开,气得摔了茶盏,“凛爻侯如此目中无人吗,当我们不存在?”

    “都死人了,竟还不放心上!”

    湛长风从内厅出来,淡漠扫向厅中五人,“哪位是魏一舟的师父?”

    一名短须道人冷声道,“他的师父没有前来,我是此次平云派的掌门曹宝之,我平云派不是大门大派,可也不是能随意糊弄的,此事你必须给出一个交代!”

    曹宝之是生死境的修为,对上这个新秀魁首还是有点怵的,但想到道台会大能云集,谅她不能跟他动手,顿时底气十足,毫不掩饰眼中凌厉憎恶的光。

    “裁判那边已经明确说是我的药膏之故了?”湛长风觑着他们犹疑的脸色道,“结论都没出来,你要什么交代?”

    “裁判那边通知我们说是识海暴动而死,这难道不是因为你的药膏!”曹宝之痛心疾首,魏一舟是门派里天赋极好的弟子,他还准备让他留在派中做名长老呢,哪知转头他就死了。

    那会儿,他怔怔问裁判,“这...这该怎么办?”

    裁判怜悯道,“他是自愿试药的。”

    自愿试药就活该死了?!

    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曹宝之以凌迟般的目光紧紧锁着湛长风,湛长风不为所动,抬步朝外走去。

    “你想干什么,还想逃跑不成!”

    “去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你跟上,其他人回去,多了碍事。”

    平云派的修士见她出厅,担忧地围着曹宝之,“碍事?她不会想杀人灭口吧,师兄我们一起去!”

    “对,不能落单了。”

    四人拱卫着曹宝之,曹宝之亦步亦趋地跟着湛长风,见她去的确实是金义园的方向才稍稍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