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润言真君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拢了拢袖子,穿过一道道结界,从一线天落下来的幽净月光镀在她身上,仿佛给她披上了一件银白色大袍,神秀高彻,清艳绝尘。

    狭道渐宽,由浅到深的绿意遍及谷地,姹紫嫣红的灵花开了一田田,她抬目一扫,步履从容地避开一处处机关阵法,走近一座寒潭。

    潭水碧绿,寒气生烟,她望去,一个庞大的阴影蛰伏在水底,一荡一荡的沉威如呼吸般萦绕在此方空间。

    “速速离去,休要打扰本座的清静。”低沉的声音从水中传来,沉闷如雷。

    湛长风有几分意外,“可是润言真君?”

    异兽的身躯从水中升起,流水如瀑布般从它身上哗啦哗啦奔落,它身披鳞甲,须发皆青,头顶双角,幽瞳凛凛,正是那王者神兽水麒麟。

    藏云涧一难中,水麒麟出力不少,起先还跟着卢一山等长老会议修士在某小界歇脚,后大部队辗转来了山海界后,它就不辞而别了。毕竟是神兽真君,卢一山等人也没法去干涉它的去留。

    不过余笙曾说它不见的那日,有东临真君出现过,怀疑它是被东临带走了。

    可东临方面没有透出一点关于水麒麟的消息,倒叫她在这里发现了。她起先只是察觉到此地有点不同,才过来看看。

    “你识得我?”水麒麟通达天意.谙悟世理,在藏云涧时曾探过众人的运道,即使她的外形有所变化,但它仍旧辨认出来了,“你是长老会议的巡察使。”

    “是我。”湛长风问,“真君何故在此?”

    水麒麟趴下身,寒潭震动,水花四溅,它的身体又没入了水中,只有一颗硕大的头颅望着她,狰狞的面相上掩着几分无奈,“做客罢了。”

    湛长风不置可否,哪有这种请人做客的道理,“真君可愿去我那里做客?”

    “......”水麒麟从山海界的天道中窥出了一些大概,“你是天道认可的诸侯,天命在身,可山海界天命在身的不仅仅是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它这已算是告诫了,它要是跟她走了,东临王得将她嫉恨又忌惮死。

    “山海界的风还吹不垮我,我今日见了真君,正好有名目将真君迎回去,下次就没这个机会了。”她道,“真君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吗?”

    “真君可以再考虑一会儿。”湛长风轻轻放掉了这个问题,打量它上下,说,“先不提这个了,我瞧真君旧疾未愈,愿为真君一治,以偿真君为藏云涧的付出。”

    “你有把握治好?”水麒麟的身子探出了一点,幽瞳深远宁静,好奇地望着她。

    “三天内可治愈。”

    “好。”它不经意泄露的威势伏山倒树,“如果我能痊愈,我便跟你离开,看何人能拦得住我!”

    它辅佐过两代强者成王,看透了诸侯征伐和勾心斗角,然若有机会,它还是会选择辅佐新王去拼一拼这大争之世,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

    湛长风得了它的回应,道,“请真君放松神魂,我将从灵魂根本上替你治伤。”

    水麒麟惊奇地点头,依她言松开了神魂。

    湛长风以息魄之术,召出它的七魄,助它洗魄凝魂,修复损伤,之后又帮它拔除了肉身暗疾,辅以药草养护身心。

    一眨眼,三天就过去了。

    御兽师们带着契约好的灵宠,走出了秘境。

    巫非鱼被群兽拱卫着,沐浴在大把的幽怨目光中,笑得妖冶。

    姚聆清等人看她一眼就觉伤眼睛,经过基本驯化的妖兽都会被她的笛声吸引走,唯有建立了主仆.平等.本命契约的妖兽才不会受到影响。

    本来只是下个听话契的事儿,现在却搞得他们要亲自签下契约。但他们御兽师给自己契约灵宠是很严格的,灵宠受伤,他们作为主人也会受损,所以谁都不想去契约实力弱.资质差还有反心的妖兽。

    除几个寻到了合乎心意的妖兽的御兽师外,另外的人根本一头妖兽也没碰,空着手就出来了。

    姚聆清倒没空手,她契了一只修为尚低,却资质颇高已能化形的孔雀出来,孔雀化成玉雕粉琢的男孩模样,正跟在她身边。

    玄灵掌门脸上有了笑意,“没想到这个小秘境内还有成精的小妖。”

    东临王也没什么心疼的,开放小秘境让人进去御兽,本就是送他们一个人情,为东临在山海联盟称大铺路。

    唯一没料到的是,这些妖兽都跑巫非鱼那里去了,叫好些人空了手,乱了他的谋划。

    东临王心里郁结,面上还笑着,可惜没过一会儿,他就彻底笑不出来了。

    潮水般的灵威将最后一人从秘境入口顶了出来,骇得人惊惶。

    右方看台上的真君们立起探查,“发生了何事?”

    “至少也是真君的威压。”

    “东临王,小秘境有真君护持弟子御兽?”

    东临王面色已经大变,是被他软禁在里面的水麒麟?!

    果然在他灼灼的注视下,入口处出现了一道人影,他黑衣赤足,一头青灰色的长发垂落脚踝,额间一滴水纹,幽瞳宁静,目光中带着一丝仁慈。

    那是王者神兽的化形!

    十年前的水麒麟身负重伤,一“请”,就被他请来了,却不愿辅助他,他一再要求他留下,他最终只求了一处没人打扰的地方休养。

    他每日从朝殿上往下望,都会望见这片广场,就好像将这水麒麟放在了自己眼皮子底下,可十年过去了,他总是一副重伤不治的模样,挡去了他所有的游说。

    今天,居然用化形现身了!

    感应这威压,哪里像是有伤在身的样子!

    竟装了那么多年来推脱他吗?

    东临王的心情难以言喻,他堂堂一位聚起了无数信仰的王侯,难道那么不堪,不值得他青眼相看?

    水麒麟,也就是润言真君望向看台上的东临王,“承蒙君侯邀我在此客居,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也该走了。”

    “可是小秘境里的动静吵到了你?”东临王尤不甘心,明明他居的那处山谷被封印了起来,进出不得,“我在为你择一处安静地,供你长久休养。”

    说着已经带上了威压,四处也有隐匿的强者应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