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普世灵帝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裁判们将水镜中的画面全部核实了一遍,对每一人的表现作出评估,毫无疑问,湛长风无论从解阵还是布阵上看,都是第一。

    斗法已经进行六项,她参加了丹药.符箓.阵法三项,皆近乎碾压的姿态高居头名,败了本该专擅这三项的神农门.符临门.太玄宫,这就叫众人有点坐立不安了。

    不仅是弟子输了,更是门派的实力遭到了挑战。

    “她还报了御兽和机关,琼秀掌门可有准备?”东临王侧身问一旁的玄灵门掌门,玄灵门以御兽闻名,要是在这项上输了......

    琼秀真君不回反道,“还不如担心担心机关。”

    山海界没有擅长机关的门派,唯王朝那边有从外边请来机关师坐镇,这项斗法本该因为参与的人少而被废除,但被俩王朝坚持保留下来了,实际上就是给俩王朝送善功的。

    琼秀真君嘴上怼了东临王,私下却也有些忧心,她的弟子姚聆清曾与她说过,凛爻侯也许有斩断契约联系之能,能斩就能系,具体还真不好说。

    要不是看她是生死境修士,这些真君都想亲自下场会会她了。

    裁判宣布了阵斗前三的名次,湛长风.敛微和太玄宫的沈光皓。

    上午场结束,湛长风离开了广场,回月牙湾小楼,刚迈过抄手游廊,微风拂过,庭前树下就多了一个人。

    “这位道友来昼族楼院还何指教?”湛长风见他生得雅致,眼神却高远无情,不是简单人物。

    “我观了你两场斗法,窥之一二,觉得没必要再看下去了,如你只是单纯斗法,此界的同阶修士已经斗不过你了,你也无法从他们身上获得进步,期望与你天域道台会上一见。”

    他走出一两步,身形淡去消失。

    虚空中,普世灵帝架着龙车远去。

    湛长风摩挲着墨玉扳指,神色漠漠,她当然不是为了斗法才来这个道台会的,她是为了拿到山海联盟的理事之位,正式进入山海界的势力格局。

    至于天域道台会,她并不执着,她没想着一定得去哪里证明实力,何况她现在自身势力的积累不足,不宜太露锋芒。

    经过树下时,却见那人刚刚站的位置有一枚雕纹暗刻的黑石,湛长风随意一瞥,权当没看见似地路过了。

    普世灵帝的表情出现一丝惊讶,身形复又出现在庭中,拾起黑石,敲湛长风的门,“你为何不拿?”

    湛长风瞧瞧他手里的黑石,“路不拾遗。”

    “这就是给你的。”

    “......为何不直接给我?”湛长风些微困扰,给人东西丢地上?

    这种人格行为她还没遇见过。

    普世灵帝也有一瞬困扰,这小辈不是应该惊喜于捡了个宝贝,然后他深藏功与名吗?

    他将黑石递了出去,“拿去。”

    “抱歉,无功不受禄。”湛长风正要关上门,普世灵帝道,“我乃天域道台会考官,此为太极两仪石,分有黑白两枚,持任何一枚,都能将另一枚的持有人传送到身边。”

    “山海离崂荒太远了,如此也能节省点路程,到时候你催动黑石,我那边有了感应,就能直接将你拉去,或时间到了,我召你,你回应便行。”

    普世灵帝又想到她身边几个有大运气积身的年轻天才,难得起了一点可惜之意,他这太极两仪石只有一双,只能两人使用,不过她们要是早点启程,也是赶得及的。

    但他没料到湛长风又一次拒绝了他,“这位前辈,您的好意我心领了,然我不打算参加天域道台会。”

    “为何?”

    “挺耽误时间的。”她现在只愿能尽快借助点将台悟道入神通,瞧普世灵帝面色微冷,她还是解释道,“并非晚辈轻视天域道台会和诸界天才强者,不过人各有不同,我即将悟道神通,不想为其他事奔波分心,以致散了灵思,失去悟道契机。”

    普世灵帝神情稍霁,“是我想当然了,天域道台会上能见识到众多出色道者,偶遇各种机缘,可你若是有要事在身,是不该三心二意,得陇望蜀。”

    “也罢,这是你的选择,但这两仪石你还是留着吧,道台会还有五年才开始,你就算无力斗法,去看看也是好的。”

    湛长风思虑半息,接了过来,“多谢前辈。”

    普世灵帝这回是彻底走了。

    湛长风回想起符箓诸像显灵时的情景,怎感觉他有点像普世灵帝,只是比普世灵帝的面相更年轻普通。

    下午场乐斗

    裁判道,“乐斗八十一人请上来,这一轮,我们会请乐道大师琴独真君评判各位的优胜。”

    看台上的修士们尤不信自己的耳朵,“琴独真君竟也被请来了?”

    “那可是真正以琴入道的大家!”

    果然,正前方原无人的看台上,多了一位风姿出尘的优雅修士,眸如晴空鉴心,净得无暇。

    巫非鱼一眼就觉自己要完,这不是能欣赏她的乐声的人。

    “诸位,乐道一为谈情,二为明意,三为以乐攻伐止杀,今日诸位聚在此,我将奉上三炷香,第一炷香内,我会指定一种感情让你们表现,一人弹奏了三十息后,后一人才可加入,第二炷香内,你们任意弹奏,第三炷香内,你们可以音击退对手,我会根据你们的情感.技巧.力量做出评判。”

    琴独真君声如山涧流水,低沉空灵,让闻者不由静心聆听。他眸光淡,笑意浅,仿佛有一双素白的手,拨响了缓澈的前奏,“那么诸位,请弹一曲生死别离。”

    已在广场上落座的八十一人,垂头思量,没过几时,一人拨弦出音,如雨落珠盘,为众人绘出了一副雨夜景。

    三十息后,又一人吹起了玉箫,如泣如诉的凄婉与雨夜景相互映照又相互对抗,两种不同的悲伤挑拨着听着的心弦。

    粗狂的.小意柔情的.撕心裂肺的,种种生死别离的情绪在广场上激荡交织,听的人要辨别他们弹奏或吹奏出来的感情意境,乐者也得有坚定的乐心.强大的技法,不至于被另外的乐声带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