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六重经纶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大大加快了斗法的进度,遇见有人开阵就进去,进一座破一座,最后连敛微的九品阵法都让她破了,跟在她身后的修士们畅快了,啧啧,看看,连自己人也不放过。

    但想到,敛微的九品阵法在众人所布的阵中数一数二,害得众多人铩羽而归,妥妥占了名次,这点畅快又变作了咬牙切齿,不会像符斗那样,第一第二都被她们收入囊中吧!

    敛微不甚在意,笑着替众人问,“君侯破了那么多阵,自己的阵呢?”

    “不才以一杀阵,邀诸位入内。”湛长风以笔勾出阵线,绘出阵纹。

    “刻阵,她竟要用刻阵!”

    “这不能够啊,凭刻阵就想赢我们?!”

    “看不起我们?”

    在阵法师的眼中,刻阵总归是低了一阶,她要用刻阵对付他们,叫人脸上火辣,觉得被轻视了。

    湛长风不在意众人的心思,专注地勾勒着自己的阵,她的每一笔都勾起了天地元气的共鸣,将它们化作最忠贞的军队,注入到阵中。

    她看似慢,实则快地绘着阵纹,阵纹越强大,可容纳驱使的外力就越多,但怎么将阵纹再变强是一件困难的事。

    不过她隐约摸到了一点感觉,符箓.阵法,都要借助一定的外力,问题就在于怎么借,以及如何借得多。

    符箓能借传承之力,那阵法为什么不能呢。

    她灵光一闪,不再想着怎么将口诀手印化为阵纹,而是想着能不能将本就可以沟通天地神力的图腾当做阵纹嵌入阵中。

    湛长风在脑海里不断推算着图腾代替现有阵纹后,可能会产生的结果,还有要怎样的阵线,才能将图腾阵纹连成阵。

    如是想着,她的笔法一转,阵线愈加繁复缭乱起来。

    诸人的脸色渐凝,这阵好像在夺天地造化似的,画阵的这人成了此方空间的王,他们成了外来者,有被驱逐之感,离远了才好受些。

    湛长风推演的速度远快于落笔的速度,确保了每一笔都经过深思熟虑。

    一轮庞大的阵法慢慢显出身影,充满着生杀予夺的威严霸道。

    “这个气息......”斐海都眼神微直,这个气息,在迫近九品阵!

    不,还不止,转眼,它已经踏进了九品,威力却还在上升!

    破了九品!踏入灵宝行列了!

    宝具有灵器.法器.法宝.灵宝.真宝.圣宝,符箓.阵法.丹药一般有九品,往上才是灵宝.真宝.圣宝,但符箓.阵法.丹药多借外力,往往能发挥出超过它品阶一倍的力量,所以它们的灵宝级别,与宝具的真宝级别相差无几。

    同时,它们的品阶晋升是非常困难的,真宝类几乎不见踪迹,至于圣宝,那就更难达到了,到现在还没听说过有圣宝级别的符箓.丹药,唯有一座传说中的周天星河大阵是圣宝级别,只是这座大阵被太皇上帝用来炼归命星盘后就不见了。

    出现灵宝级法阵不可怕,可现在却出现了灵宝级刻阵!

    刻阵不入灵宝级是公知的常识!

    看台上的修士们哗然而起,景耀王.东临王也略过了之前的不愉快,紧紧盯着水镜。

    “将图腾化作了阵纹吗?”普世灵帝安坐如初,到了真君.天君的层次,刻阵就被弃用了,专研刻阵还不如探索法阵,要是让他们多上一分心,未必做不到此举,但她的创造之心叫人可叹可畏,据说之前的药膏也是她自己研创的啊。

    嗡~

    阵成!

    “何人愿意入内?”湛长风亦不知道此阵的具体威力,故而补了句,“你们可以一起进去。”

    “狂妄,我倒要试试!”斐海都当然不让的冲入其中。

    太玄宫的阵法天才沈光皓.梁丘古族的梁丘渠也跃跃欲试,看湛长风不反对,一齐踏了进去。

    甫进,明明周遭无一物,却杀机丛生,惊得人寒毛倒竖,比有宝具镇守的法阵还是让人不安。

    湛长风手中笔一转,阵启,这轮阵法像是被施了分身术,分离出六重阵轮,六重阵轮顺逆相间运转,仿佛一张巨大的磨盘,要把人研磨绞碎。

    斐海都感觉有两股相反的力想将他扭断,胸前内气血翻腾,无法自持。

    “呔!”他举刃朝隐约可见的阵纹攻去,却仿佛抽刀断水,水自流,根本无法伤害到阵轮。

    沈光皓和梁丘渠各施手段,一边寻找着此阵的破绽,一边硬攻试探,破绽没找到,自己就快被碾得吐血了。

    初期马虎。湛长风记下了阵线中的几处不足,为了避免他们找到薄弱处,也为了试验阵轮的强度,她催发了此阵的最强威力。

    某处阵纹光芒大放,一条百丈水龙钻出阵纹,伴着贯穿古今的阵阵龙吟攻向三人,三人神思轻恍,骇然欲绝,如遇真龙降世!抵不住那侵入神魂的龙吟!

    斐海都被水龙擦过了手臂,一片鲜血淋漓,他高叫道,“道友,此阵我服了!”

    另两人也不想用生命拼这场已经输了的斗法,俱都告饶。

    画此阵耗费的心力,比直接召唤图腾低了三四倍,还算值得。她拿出一块阵石,将此阵收入阵石之中,之后若要施展,激发阵石便可。

    “这是何阵?”沈光皓整整有些狼狈的衣衫,一颗好奇心却吊在那阵法上,这可是一轮灵宝级别的刻阵,突破了刻阵不入灵宝级的桎梏!

    此阵虽证明了图腾化为阵纹是可行的,然阵纹一变,整个阵必然要产生根本性的变化,它可以说是她临时推演出来的新阵。

    也只有这一阵是灵宝级的,要演化出更多灵宝级的阵,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等弄完了灵宝级,怎么晋升真宝级又是一个大问题。

    湛长风叹了口气,“就叫六重经纶吧。”

    ......就叫???

    听闻的修士不禁咆哮,别说这又是你创出来的!

    斐海都顾不上给自己敷药了,动了动嘴唇,问,“昨天那场符箓比斗里,也有道友新研出来的?”

    “这倒没有。”

    众人气一松,纷纷落下了心。

    不过昨天她画的符箓中,有几种是凌未初首创的,这点她没有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