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开阵破阵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有人提议道,“诸位,按咱阵法师的规矩,布置完阵法后,轮流叫阵吧,凡自己的阵被破除,不能再立第二个阵,只能去破其他人的阵,优劣胜负裁判们自有评判。”

    这种方式也是阵法师们切磋时的不成文规矩,没人有异议。

    “好,贫道先去布阵!”

    一眨眼,入小秘境内的修士们散向四方,没了人影。

    湛长风和敛微走在林间,没有太急切,然她们感应到了水镜的窥视,也没有在别人的注视下说话聊天的打算。

    “我去找个合适的地方布阵。”路过一条小溪流,敛微朝上游走了去,湛长风跨过溪流依旧漫无目的地向前逛。

    法阵是需借天时地利人和布局的,往往庞大繁复,威力巨大,刻阵却只需要一只笔,走哪布哪里,威力却相对小了许多。

    修道界常将刻阵归为符阵的一种延伸,将它比作三流手段,只有布不出法阵的修士才会去学刻阵,又或暂且学不会法阵的小修士,才用刻阵来练练手。

    到了如今,湛长风也很少用刻阵了,她约莫感觉到刻阵是有尽头的,亘在尽头上的就是“威力”二字。

    刻阵的威力是自力加外力,外力又是通过画出来的阵纹引导注入的,当它是小部分自力加大部分外力时,刻阵一道自然能发展下去。

    但目前的阵纹最强只有九品,刻阵的最终威力也就被限制在了能重创真君的程度,同时对真君来说,刻阵展现的实力,甚至不如自己的神通,自然会将它弃置一旁了。

    弃置的人一多,这一途就无法继续拓展下去了。

    这与机关一道也是有相似的,自力能做到的事情多了,对外力的渴求就少了,除非机关.刻阵之类的手段能发挥出真宝.圣宝的力量,如此才能激起修士们孜孜不倦的探求。

    湛长风私下做过几次试验,想将高阶法阵的口诀手势或符箓的符文转化成阵纹,创出高于九品的新阵纹,可惜始终没有成功,总感觉欠缺了什么。

    大约是不论用法阵还是刻阵,她都有把握拿到名次,所以没急着布局,揣着见识各门派阵法的心思,不紧不慢地等他们开阵邀人。

    “某,沽钓门斐海都,请各位验阵!”

    湛长风望向声源,彩玉鸟拖着长长的尾羽惊飞。

    斐海都乃新秀第九人,在阵法一道也极为精通,意气风发地立下了大阵,开口就邀人来破。

    他目扫四周,见一人悠悠而来,心里一咯噔,酸得牙疼起来,“凛爻侯,你还会阵法?”

    湛长风很是坦然,“实不相瞒,我最擅长的就是它了。”

    ......那你能放弃丹药和符箓的名次吗?

    斐海都供上一炷香,不怎么情愿又带着点挑衅道,“老规矩,每人都有半炷香时间破阵,时间到了还破不了,就给后面的修士让位。”

    盯着水镜的修士们也牙疼,深研旁门这些技法是很耗时间精力,古板的师长还会将“它们”定为不务正业,一人若不知好歹地学它个三四门,得被师长踹到半身不遂,大骂一句,“梧鼠五技,于事无益!”

    古话说,梧鼠有五种技艺,能飞却上不了屋,能爬树却爬不上树顶,能泅却不能渡谷,能挖穴却不能藏身,能跑却不能领先于人,样样会,样样不精,没点用处。

    修道是件考验专注力的事,四处分心,平白让人笑话。

    可他们突然发现,竟真的有人样样精通,修为却一点没落下。

    “凛爻侯的精力也太好了吧。”

    “天下能人那么多,我不信她个个都能击败,这叫每一领域的大家情何以堪。”

    “请吧。”水镜中,斐海都率先飞进阵里坐镇。

    此阵名“斩仙”,外形似藏于深山老林里的一座古宅,朱门紧锁,石阶下还蹲着两头石兽。

    湛长风举步上前,大门洞开,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影壁,她踏进大门,阵启,顷刻间,面前的影壁里人影攒动,琴.埙.筝.鼓.箫.笙.锣.钟八乐齐奏。

    斐海都拿出了大手笔,进门就摆了一件惑神乱志的灵宝迎接她,却见她丝毫不受影响地绕过影壁往内走去,当即叱咤一声,催动离她最近的真宝——落水剪,无尽水能铺天盖地淹向湛长风,要将她绞碎。

    湛长风手提着重剑,匹练般的剑意破开大水,叮,将藏在暗处的落水剪打了出来。

    她寻顾四周,大阵在她眼中纤毫毕现,四个阵眼的位置一览无余。

    每一个位置都有真宝守护,斐海都就居在乾位阵眼。

    湛长风如入无人之境般破了三个阵眼,地面摇晃,阵的一角开始坍塌。

    斐海都眼睛一红,龇牙催动手中的斩仙幡,他这斩仙幡是先天圣宝渊虹斩仙幡的仿制宝具。

    渊虹斩仙幡中蕴着斩仙之力,准圣受它一击也得重伤,它收在仙道天尊手里,沽钓门的祖师是天尊的三代弟子,得以借来一缕斩仙之力,制成他手中的斩仙幡。

    斩仙幡一出,湛长风压力陡然大增,似有锋芒划过神魂,掠起疼意。

    古宅里回荡着斐海都的声音,“凛爻侯,你现在退还来得及,免得伤了自己!”

    “废话少说。”

    “那就别怪我了!”

    斩仙幡在阵法的加持下大发神光,力量成倍叠加,整座古宅被包在了斩仙之力中,湛长风如行针芒里,仿佛随意一动就会千疮百孔。

    好在这只是一缕被稀释了的斩仙之力,否则杀她这个生死境跟砍瓜切菜一样容易。

    剑过之处,雷动随行,她劈开一间屋子,将斐海都从里面逼了出来,斐海都擒着斩仙幡,须发狂舞,幡令之下,大阵做起最后的反扑,摧枯拉朽的风浪朝她推去。

    然失去了三个阵眼的大阵,在她眼中已不值一提,剑光与天上紫金雷龙相映成辉,斐海都眼神一晃,席卷而来的剑光怒龙把他崩出了大阵,斩仙幡脱手飞出!

    嘭!

    阵前观望之人退出十丈,待尘埃落定,大阵已经被彻底破解。

    “是斐海都!”

    “这是八品阵法吧,竟然两刻不到就被解决了。”

    湛长风不理众人,朝一座阵走去,某些人的脸色立马变了,“不看了不看了,守着自己的阵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