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两王对峙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他只以为妹妹齐云曜是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出走后总会回到自己身旁的,总会去道台会的,何况她身边还有一名生死境高手护持,理应是出不了事的。

    直到道台会开始了,他都没等到齐云曜,也联系不上那名暗卫,心才一点点提了起来。

    这两天他一直绕着“小庙”到东临王都的路段搜寻她的踪迹,始终无所获,难以想象,一个脱凡.一个生死境,竟会消失得如此无声无息,没有踪迹。

    连血脉牵引术都找不到她的位置!

    “你果真是好样的,传音通知本王云曜不见了,现还找本王要起人来。”景耀王隐有怒气,搁在案几上的茶盏都轻颤了。

    “儿在外追寻云曜的下落,未能亲自到父君面前请罪,着实该死,待找到云曜,听候处置。”齐桓躬身下拜,真诚又不退缩。

    景耀王背负着手,没让他起来,“找到了吗?”

    “...尚未。”齐桓腰弯得更下了。

    “云曜是我的三女,是景耀的三公子,在东临的地盘上生死不明......”是东临干的,还是盘踞在北昭的大门派干的?

    他回身盯向齐桓,“我将随行来的人手都调给你,你给我接着找,连自己的妹妹都能弄丢,你找不到就不用回景耀了,至于东临,本王不会让它置身事外。”

    景耀与东临此前就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他不欲单独见东临王,故寻了太玄宫.玄灵门.悬骨派.无声寺等各方话事人,言说有要事商议,而后带着他们夜叩东临王宫。

    到了王宫中,诸人才知道所谓要事是一场兴师问罪。

    诸侯的传承人皆称为公子,景耀王膝下二儿一女,比较而言,齐云曜不如她的两位哥哥出名,比起肩负着重任的传承人,更像是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但她确实挂着公子的名头,有资格竞争景耀王朝的继承权。

    一个王朝的公子在另一个王朝下落不明,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如果齐云曜是景耀的唯一公子,景耀王这会儿说不定直接率兵攻打上来了。

    东临王自然不会认这般无端指责,甚至以为景耀王在做什么局,想要对东临下手了。

    “无稽之谈,两大陆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本王有什么理由谋害贵方公子。”东临王眉宇间有点不耐烦,“要不是你提出来,本王恐怕还想不起来景耀有一个三公子,对付她,于本王有什么好处。”

    “然贵方公子在北昭出了事,东临责无旁贷,本王会调兵遣将尽全力帮贵方寻找三公子的下落。”

    景耀王冷哼道,“齐云曜一日不见踪影,景耀王朝一日不会承认山海联盟。”

    “景耀王,你是在威胁我?”

    东临王眸子利如剑,却被景耀王甩了脸子,“一个脱凡.一个生死境在你的疆土中平白消失,连自己的地界都治不好,还有什么能力去组山海联盟。”

    “你!”

    两王不欢而散。留得一众门派古族伤神。

    门派古族是希望建立山海联盟的,众多势力联合在一起,不仅仅意味着抱团和互助,还意味着时局的稳定和谐。

    比起诸侯,他们的斗争心小许多,守着山门就是千年万年,在他们看来,变故,即象征着牺牲,对山门是一种消耗,能避就要避过去,而山海联盟就是“避”的一种方式。

    润丹真君悠然道,“斗法不能受影响,我去探探景耀王的口风,还请诸位安抚安抚东临王,一起寻寻景耀三公子。”

    “好。”

    “可。”

    ......

    润丹真君来到景耀王的别院,撩着道袍走上临河的亭台,“君侯今日冲动了啊,事情不明前与东临王撕破脸,实非明智之举。”

    “冲动?”景耀王沉沉叹息,“也许是吧。”

    旁人只知道他宠爱三女,却不知他为何会宠爱她。其实说是宠爱,不如说是欣赏。

    他这个三女,天资确实弱于两位哥哥,却拥有着强悍的体质,待她修为一跟上,体质被彻底激发,光芒当盖过大片天才。

    为了保护她,他起先对她和两位哥哥一视同仁,渐渐却发现她会装弱装天真依赖两位哥哥,叫哥哥们对她又宠又没办法。

    他不但没厌恶三女有心计,反而觉得这是弱者谋存的正常手段,她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示弱.藏拙,运用外界关系保护自己,何尝不是一种聪慧。

    他倒要看看她能否凭自己,从两位哥哥手中夺得继承者的位置。

    如今他却有点后悔自己的放任,这女儿是不是扮猪.扮蠢,扮得出不了戏,还将自己搭进去了?

    “君侯,景耀王?”润丹连叫他几声,心下感慨,这位景耀王对自己的子女竟如此疼惜,像凡人父亲一样为他们憔悴,为他们牵肠挂肚。这份关爱要是落到疆域中的修士身上,不失为明君。

    “君侯莫急,我们会帮你寻找三公子下落的。”

    景耀王也知结果没出来前,不是和东临王对立互搏的时候,顺着台阶下来道,“多谢润丹真君,给你们添麻烦了。”

    然若云曜的失踪真和东临有关,他绝不会让东临好过!

    翌日,斗法照常举行,不明真相的众人只感觉右方看台上的威势有点沉,如阴天般笼罩了整个场地,不由惊诧忐忑,交头接耳地猜测着情况。

    湛长风的手指敲了敲膝头,发生什么变故了吗?

    “上午场,阵法之斗!”裁判声亮如洪钟,暂且冲散了莫名凝滞的压抑氛围,“阵斗有两环,现场炼阵布阵,相互破阵,屹立到最后的阵法师,优胜!”

    “参加阵斗者一百十二人,请入小秘境比试!唯一要求,记得你们都是阵法师,不得使用外物暴力破阵!”

    两个裁判双手一抓,仿佛抓到了一块无形幕布,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缓缓出现了。

    这是原就存在于这片广场上的小秘境。

    秘境中的环境比广场复杂多了,能施展的阵术也更多了,众位阵法师眼睛一亮,疾矢暴雨般飞入其中。

    同时裁判们打出一道道水镜,显示每位斗法者的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