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符箓之斗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年年过去,川断早将她忘了,一个小界的小修士,说不定到现在都没找到门派收留呢。

    然当湛长风露出真面目,他突然发现他曾羡慕仰望过的苍莽斗法桂冠,是他以前最为嫉妒鄙薄的人!

    那感觉就像是有人往他喉咙塞了两百只苍蝇。呕得人发疯。

    桂冠也就算了,她现在又是山海界的新秀第一.以尊号上榜的年轻诸侯,最不可置信的是,她连在炼丹炼药一项上也要踩下他!

    如果当初她进了神农门,今日接受道统传承的人.被培养成道子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川断感觉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从她手里夺来的,愈加憎恶她的出现,害怕再被她夺回去。

    他克制着自己的身躯,叫它不要激愤到颤抖,让润丹真君看去了端倪。

    润丹真君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掌门师伯,您不查吗?”

    “我自有主意,你别管了。”

    川断看他支着脑袋,闭了眼,只好躬身告退。

    润丹真君叹息,她拿没拿都是未知数,从何查起?算了吧。

    川断心情烦闷,专门循着黑暗走,在一条条幽幽小径里转悠,最后坐到了一座没有光亮的亭子里,只旁边一洼小湖闪着水光。

    “道兄何故苦闷。”一人拎着两瓶酒过来,借月色而观,是渝川丹府的史振。

    川断气道,“若你的事办好了,我也不至于如此。”

    他一点都不想看见湛长风炼出丹药,尤其是在润丹真君面前炼出丹药,无论她炼得好还是坏,都会让他郁气堵心。她怎么能会炼丹炼药?!她从那次之后,就该远离此道!

    可她不仅炼出来了,如果裁判们没有检查出不良反应,这次的斗法第一就是她!

    “喝几口吧,算她运气好,没有中招。”史振给他一瓶酒,自己对着嘴吹了一瓶,吹完还朝下倒了倒,“我办事不利,自罚一瓶。”

    川断拿起瓷瓶喝了口,挥袖赶人,“走吧,别扰我清静。”

    史振见他喝了酒,代表这事儿就过去了,心底一松,“好好,道兄慢慢喝,我不打扰你了。”

    史振一身轻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不知一个魂印从他身上消失了。

    湛长风有点懵,川断好好的针对她做什么,她何时得罪他了?

    就因为怀疑她拿了神农宗传承?

    真够无理取闹的。

    她手腕微屈,支着脑袋以侧卧之姿修炼,入静没几息,又觉不对,正常人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对她下暗手。

    肯定不止是这件事。

    湛长风细细想了想,在她的印象里,她没有间接或直接得罪过川断,那就是得罪了跟他有关的人。

    神农门,石耳。难道他查到了当年在赶海大会上,是她救出了被涅槃会关押的散修,散出了人丹的消息,害石耳被处置?

    那他和人丹会不会有关系?

    不论如何,湛长风乐于更了解他一点,当即用诸天宝鉴联系到了代号夜白的赏金猎人,让他在查人丹时,重点查一下川断。

    拂晓,湛长风结束入静,开始吐纳修炼,待天大亮,又到了斗法时分,才走出房间,与敛微.巫非鱼等人前去广场看台。

    她刚在自己的席位上安坐,旁边几席的修士就来搭话了,比前两日热情了些许。好在他们都是有分寸的,只旁敲侧击了几句黑玉续神膏的事。

    湛长风没有敷衍他们,而是道,“可利于大众的东西,不敢私藏,待道台会结束,我会宣布一件事,不过几位听到这里就行了,切不可随意传出去,免得我临时又改变了想法。”

    坐这儿的都是掌权人,哪个掌权人不是猴精猴精的?

    她一句“不敢私藏”透露的信息就够多了。

    “好好好,我等就期待一下君侯的消息。”

    “君侯大度啊,叫我心生敬佩。”

    待各位都坐定,裁判上来宣布今天的比试内容,“上下午分两场,上午斗符箓,下午比厨艺!”

    “现在我来介绍斗符箓的规则,此项分三轮,第一.二轮,我们会现场指定一种符箓让参与斗法的修士绘制,以品阶.质量定胜负,优胜者进入第三轮自由绘符的比试。”

    “自由绘符阶段,会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任你们绘符,比谁的符箓数量多,品阶高,质量好。”

    “另外公平起见,同时也是为了增加难度,你们所用的符纸和朱砂.毛笔,都是我们统一提供的。”裁判一招手,百具案几被抬了上来,“参加符箓斗法者,一百零一人,请各位上台!”

    湛长风走下观看台,随意找了个空位落座,敛微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案几上皆是一份朱砂.一只毛笔.一叠符纸,材质不好不坏,仅能称普通。

    “有请火云洞九品符箓师平壑真君,为大家主持前两轮!”裁判将一名道人请上台,这道人面容清癯,黑须飘飘,颇有几分道骨仙风。

    他的相貌与炎裕真君有几分相似,湛长风暗道,这就是凌未初说的“曾经好友”?

    拿凌未初的灵火送给自己的弟弟,隔绝他和外界的交流,后又在他被诬陷成是杀死梁丘天君弟子的凶手时,借“助他逃跑”之名,布绝杀阵强杀他?

    当真人不可貌相。

    “平壑真君也是符临门的弟子吧?”梁丘族长莫名说了一句。

    梁丘古族尚介怀以前发生的那桩事,对符临门没什么好脸色。

    “平壑真君是符临门弟子,但成真君之位后就出来另立门户了。”钟离族长心大地道,“符临门不行啊,连个真君都留不住,啧啧。”

    “平壑真君的画符技巧和拥有的符箓确实已经自成一脉了,独立出来也是情理之中,只怪符临门没有抓紧他。”

    “呵呵,符临门自从失去那位后,愈发不行了。”

    右方看台上的真君和使者们随意交谈着,直到东无真君嘀咕了一句,“她怎么又会符箓了?”

    “......”

    风向忽然一变,“符临门真君虽没有几个,小辈中出彩的却不少,那边坐的是于骐源吧,符临门新一代的天才,将来还可能顶上掌门之位。”

    “对啊,符临门到底是专修符文的一脉。”

    “太玄宫中的符峰弟子好像也很出色,今次来的是哪一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