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川断之恨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试药的脱凡修士也疼得晕了过去,升丰真君为他检查他的神识变化,初步估计他吃这半块的效果,抵得上吃两颗六品玄冥丹了。

    黑玉续神膏.黑玉续神膏,他念叨了两遍原本不放心上的药名,如果这真是她研创出来的,将对神识丹药领域产生一次冲击!

    “从古至今,玄冥丹的药性就不用再验证了,本来如无意外,第一名非川断小友莫属,但凛爻侯炼制出的黑玉续神膏,在增长神识方面确实优于玄冥丹。”

    升丰真君不理众人的喧闹,接着道,“因为我们对黑玉续神膏究竟有没有不良反应,还不能确切肯定,所以一致决定对两位试药的朋友观察十日,十日后再宣布此项斗法的名次。”

    没有人提出异议,比起名次,他们显然更关注这种药膏和凛爻侯本人。

    今日的斗法一结束,各方的拜帖雪花似地飞到湛长风手里,都是为了求药,甚至还有想买药方的。

    湛长风认真将每一封拜帖看了一遍,问敛微,“现在的神识丹药都是什么价格?”

    “在玄冥丹没出来前,山海界市面上较为常见的对神识有增长作用的是玉华露和醒神丸,这两种药出自渝川丹府和明业丹居两脉的丹师,一颗六品丹约莫在八十至一百万中品灵石左右。”

    敛微将每个品阶的大致价格都给了她,“你想出售?”

    “不售,就怕有人惦记,如此,还不如售了。”湛长风眼微眯,噙起笑,“不过我是懒得给人炼药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那么好心?”敛微与她对视一眼,了然而笑,“确实好心。”

    湛长风摩挲着茶杯口,窗外正月色溶溶,“早点休息吧,明天是符箓之斗了。”

    “嗯。”

    湛长风和她互望了两息,忽然想起这不是她的房间,仿如无事人般从容出屋,顺手带上了门。近日的神思有些游离了,可能跟她即将踏入神通境有关。

    月色映着流水,将多湖的月牙湾衬得波光粼粼,某间精舍中,川断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气不过,从蒲团上起身,敲响了润丹真君的门。

    “进。”

    “叨扰师伯了。”

    “晚来何事啊?”润丹真君对他很是宽容,微笑着询问着他。

    “禀师伯,弟子有些许疑惑。”川断收到润丹真君温和的眼神,说道,“师伯有所不知,晚辈是见过凛爻侯的,她就是当初拿到神农册之人。”

    “是她?”润丹真君对当初的交易印象深刻,这人不过是连筑基也不到的小修士,却在跟石耳.白芷两名生死境的周旋中,叫他们让出去了一颗罕见的九品丹。

    那枚镇山之宝级别的九转回春丹还是他亲自从库藏中取出来的呢。

    润丹真君略微复杂,当时是命石耳.白芷.川断三人将她和传承都带回来的,还想着如果她跟传承有缘,收为嫡传弟子,培养成道子也未必不可,唉,她也许真是丹道医道上的天才,没有神农册,竟也能在这个年纪研创出独特的丹药。

    这个年纪......润丹真君掐指一算,他记得那个小孩才十一二岁吧,如果她是现在的凛爻侯,她岂不是连三十岁都没到!

    顶级天才者,三年筑基,五年脱凡.十年生死,所以从零到生死境至少要十八年,嚯,她还真是标准意义上的顶级天才!

    润丹真君心一空,感觉自己失去了一个宝藏。

    “师伯师伯。”

    川断唤回了润丹真君的注意力,润丹真君掩嘴咳了咳,“是她又如何?”

    “弟子有个不成熟的揣测,师伯听过就行了。”川断没有将话说死,因为那样会显得他胡搅蛮缠。

    “你说说。”

    “弟子先告一个罪。”川断貌似严肃地斟酌道,“神农宗的传承,有没有可能,少收回来了。”

    润丹真君目光陡然凌厉,声音低沉,“你何意?”

    “她没有师承,勉强算她是野路子出身的丹药师,然再怎么天才也该有一个限度,怎会创出与神识相关的珍稀丹药?”川断挺直腰板,嘴角挂上嘲讽,“如果说是一名天君创的,我倒是会信。”

    “少没少,你和石耳.白芷不知道吗,你们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过只寻到了神农册。”润丹真君拍了下桌子,思绪纷乱。

    少有人知晓,神农宗得以作为神农门留存下来,首先是因为神农宗的嫡传们在那场战斗中死光了,嫡传的死亡,意味着道统的断绝,所以,剩下的神农弟子,才可交出道统传承换取生机,保下根基,等待着寻回传承的那一日。

    也就是说,剩下的都是些普通弟子,他们知道神农宗的道统核心是神农册,却根本不知道神农宗的道统传承里具体有什么内容。

    在神农册外,是不是还有其他不出世的医书丹本?是不是还有神农宗前辈们的手札记录?

    川断也是基于上面几点,才敢来跟润丹真君说湛长风兴许偷藏了神农宗的传承、

    “此人狡诈,那会儿联合了藏云涧司巡府克制我等,我们一心想着拿回神农册,没有多注意其他。”川断宁愿领下失职之罪,都不想简单放过湛长风。

    他自幼入神农门,神农门上下将他视为不可多得的天才,是以师门命石耳.白芷去取回门中传承圣物时,让他也跟着去历练历练,可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师父孟丹真君和掌门师伯润丹真君的对话。

    “师兄认为这次算到的有缘之物,会不会是我们的道统传承?”

    “如果是道统传承出世,那八成是有人拿到它了啊。”

    “这...该如何?”

    “如果无缘,以利易之,如果有缘,当收入山门,我和太上长老亲自教养,或会是继承道统的道子。”

    凭什么,凭什么他都还没得到过掌门师伯和太上长老的指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就有了如此前程?!

    这种小界的凡夫庶子给她当一个杂役就该谢天谢地了!

    川断最开心的,其实是她要了丹药,放弃了进神农门的机会,尽管那九品丹落她手里,亦叫人难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