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炼药完成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白寻沙也很意外,苍莽斗法时知晓她会蛊毒,却没想到她还会巫术。以前奇怪吴曲王朝已经将高天族收入了麾下,为什么还要四处找巫非鱼,这样一看,难不成巫非鱼才是真正继承了巫蛊圣经的高天传人?

    吴曲此次派来的使者正好是小黎界出身的何云天,不知他会做什么表态,白寻沙瞥了瞥何云天,何云天正襟危坐,不动声色,在此地看见大明王正寻找的巫非鱼,他也很意外,不过他不会去请巫非鱼回高天族.回吴曲王朝。

    没有核心传承的高天族在吴曲就是一个勉强放得上台面的家族,他凭什么要费力帮这个家族更上一层楼。

    最激动的当属梁丘.羊舌.钟离三家隐世古族,他们既然被称为古族,当然有着悠远的历史,梁丘古族是五万年前的一位神道帝君立下的,羊舌.钟离在六万年前皆是大部族。

    在几近沧海桑田的变化中,他们遗失了巫灵的传承,也再难现祖先的辉煌,唯一没丢弃的就是自然图腾的修炼之法,但只凭图腾神力,也很难支撑族的延续,毕竟不是谁都能沟通天地,获取自然垂青的,所以他们都走上了图腾与道法双修的路。

    这时他们看见有人会巫术,都想到了自家被埋没起来的家学,如果能请来一位巫灵,不只可以将图腾发扬光大,兴许还能让珍藏在库房中的古老文献重见天日,再现家族辉煌!

    可一想到她已经是昼族的人了,心头当真是被浇了一兜子冷水,羊舌族长状似遗憾地对梁丘族长道,“我们果然是太避世了,错过了能人啊。”

    梁丘族长气定神闲地摇了摇头,“天下没有撬不动的墙角,道友要试试吗?”

    “呵呵。”羊舌族长看向水镜,明丽的脸上浮起一笑意,“你要撬,得抓紧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人家就看不上你了。”

    “彼此彼此。”

    钟离族长听着他们的唇枪舌剑,凑了句热闹,“是得抓紧了,现在凛爻侯势小,还能从她手里抢人,等她势大了,说不定会从我们手里抢人。”

    钟离族长成功冷了场,诸人的目光又重新转回了水镜,却都看得心不在焉。

    三炷香的时间缓缓流逝,一阵丹香飘了过来,润丹真君含笑点头,“远而闻香,香远益清,是六品丹药啊,能用这些常见的五千年份药材炼制出六品丹药,当属前五。”

    裁判撤掉了水镜,大家的关注点也重新回到了丹药上,东临王道,“连六品丹药都出来了吗,不知是哪位丹师,时间也快到了,让已经炼制完成的人先过来吧。”

    裁判回了声“是”,安排炼成的修士先进广场呈现成品。

    湛长风屋前的香还剩下小半支,她快进入收尾阶段了,这时一旁的地火炉突然蹿起了火焰,几息后又恢复了正常。

    她警惕地觑了眼,再次专注到煮药罐上,慢慢将煮药罐中的液体收汁,炼成一块似黑豆腐却有弹劲儿的东西。

    把它分成四小份,分别装入宽口器皿中密封起来后,湛长风走出了炼丹房,门前的一炷香也燃到了底。

    候着的侍从躬身请道,“前辈,请随我去广场。”

    “你们这里的地火脉是可以通到所有炼丹房的?”

    “是的,炼丹房都在这一条地火脉上。”

    “我附近都是什么人?”

    这侍从机灵地反问,“前辈有何事?”

    “你怎么那么多事,谁都不能说?”

    侍从被她的威压吓到,身子发冷,“前辈勿怪,我一个只负责领路的下人,实在不知道各位前辈的尊姓大名,要不,我去给您找管事来?”

    他没想到湛长风真的不走了,“去找。”

    “可前辈,您还在参加比试,要是耽搁了.....”

    湛长风微笑,“所以我只给你三息的时间。”

    “三息,这不能够啊前辈。”侍从欲哭无泪,去找不是,不找也不是,完了,不管事情如何,他肯定要被惩罚的。

    “三。”湛长风身上的威压开始倾泻而出,道旁的草木簌簌摇晃,如大风过境,侍从扑通一声,低伏在了地上。

    “二。”地面震动,无形之力犹如利刃般朝周遭旋去,凡立之物,尽数摧折,恐怖的力量擢升起来,仿佛下一息就是摧爆一切。

    “慢着,君侯当我东临无人不成。”暗中守卫这片区域的沈将军现出身形,紧急止住了她。

    湛长风神色淡漠,“你早出现不就行了,我且问你,我附近都是什么人?”

    沈将军强硬道,“君侯无缘无故逼我出来,又无缘无故要查人,你不给一个理由,恕我难以从命。”

    “我炼丹房中的地火炉发生了异动,你如果不将我周围的人告诉我,那我只能责怪贵方的不负责任了。”

    沈将军一凛,两撇胡子都翘起来了,最先就想到是不是有人通过地火脉做了什么手脚,可这要是去查,恐怕也不会查到什么证据,平白得罪人而已。

    “君侯可受到影响?”他慎重地问。

    “我受不受影响,和地火炉怎么出问题的无关。”她若真用地火炉熬药,此时的药早已经被熬坏了。

    “君侯息怒。”沈将军赔上笑脸,“地火脉毕竟是活的,偶尔是会发生点意外,这总归是我们不对,您要是受了影响,我上呈裁判组,让您重新炼制一次,您要是不受影响,我奉上礼盒给您压压惊,您看怎么样?”

    湛长风的神识关注着方圆五里内的动静,地火炉是在最后一刻出现的意外,那此人会在地火炉出问题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离开炼丹房,在这期间,她察觉到了三人的踪迹,但她与这三人没有交集。

    关键是她在地火炉出问题时只感应到了一闪而过的神识力量,不能确定究竟是哪个人在用神识干扰地火脉。

    她动静闹得那么大,时间也已经结束,附近的炼丹房中没有人再出来了,她暂将嫌疑锁在跟她前后脚出炼丹房的那三人身上,“我不与你多费口舌,你只管去查地火脉出现异动的原因。”

    湛长风扔下了话,前去广场。

    沈将军抽了抽脸皮,这叫他怎么查。

    他传音请示东临王,东临王暗暗道,“查,不论什么结果,先告诉我。”

    东临王抬头看向广场,湛长风的身影出现了,谁会在炼丹时干扰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