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所为何来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当巫非鱼带着一群稀里糊涂的昼族人照书分辨土壤.种子.播种步骤时,湛长风也进入了选药材的阶段。

    侍者将一列列药柜推到广场上,浓郁的草药味道叫好些人掩鼻。

    “几位来使有所不知,山海界的丹药医道堪称一绝,门派家族中,总有一脉出色的炼丹师或医师,其中神农门是真正的杏林门派,能者众多啊。”

    景耀王青年模样,戴七旒平天冠,着靛蓝冕服,相比东临王的沉敛威严,他更为锋芒毕露,带着新王侯特有的蓬勃朝气,此时提到神农门,一小部分原因是齐桓在冰寒荒原承了一竖道人的传承,不过他不修丹道和医道,后将有关这方面的传承交还给了神农门,景耀与神农门的关系也一下近了。

    另一方面,何云天代表吴曲来此,就是为了接触神农门,因隐秘消息称,神农门的道统传承已经回归,有意入大界重新立宗。景耀王从吴曲大明王那里学了为王之术,算是大明王的半个弟子,知晓了何云天的来意,自然要帮着牵线搭桥。

    一个有着道统传承的医道宗门无疑是各方要力捧.讨好的对象,它会不会到风云界,在风云界哪里立宗,这都是三大霸主王侯要关心的问题,所以不只是何云天,白寻沙.柏来贤来山海界,都带着接触神农门的使命。

    现在景耀王引了话头,场子定然不会冷,何云天先道,“神农门的济世仁心我也早有耳闻,我出身的小黎界有一百草院,最初就是靠神农门传授的丹道.医道得以流传的,今日有幸见到本尊,十分欣喜。”

    润丹真君笑道,“原还有这一层渊源,我山门中有不少从小黎界上来的弟子,今天会出场的燃念就是其中之一,使者兴许还认识呢。”

    燃念以前在藏云涧时是战力榜.新秀榜前二十的人物,何云天当然听说过,那时的他可心心念念要将榜上人都拉下来,可惜始终不能如愿。

    然时至今日,他是霸主王朝的将军,能与这些王侯.掌门同坐一处,点评那一位位所谓的天之骄子,再忆过往,实在没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

    “当然认识,燃念道友在小黎界时就很出色,现进了贵方的门墙,肯定更出色了,有燃念道友替神农门出手,必然旗开得胜。”何云天不吝赞赏,夸得润丹真君心情舒畅,燃念目前就在他门下学丹医双道。

    润丹真君抚须摆手,笑意融融,“诶,燃念虽不错,但毕竟入门的时间尚短,这次啊,还得看川断,川断是我门丹峰的年轻首座,深得丹道真传。”

    柏来贤顺势接话道,“那哪一位是川断首座?”

    “就是那位。”润丹真君指向正从大型看台上下来的一人,这人察觉到注视的目光,抬头望向他们,抱拳作揖。

    他一抬头,柏来贤首先就注意到他有一双重瞳,连连大叹,“冠冕盖重瞳,古来多英杰,这位首座前途不可限量啊。”

    古时有好几位帝君.大能都是重瞳,因此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白寻沙身上自有一股名士风流,这时倚着扶手,笑道,“看来今日能大开眼界了,我瞧推上来的药材多为五千年份,没有奇珍,请教真君,依这个程度,至多能炼制出什么品级的丹药呢?”

    这话问到点子上了,润丹真君兴致勃勃地解说道,“今日摆上来的药材是比较常见的,无论谁,都可以从中挑选出用得上的材料,但另一面,因为常见,就注定炼制不成珍贵罕见的丹药,所以要凭丹药的品种脱颖而出是很难的。”

    “有时难的不是制作一件复杂又稀缺的东西,而是将一件平常东西做到极致,是不是这个道理?”

    “没错,这次就是要看看他们能将这些普通药材,利用到何种程度。”润丹真君朝白寻沙点点头,“他们要选材料了,我们看看吧。”

    参加斗法的多数是坐在大型看台上的弟子门人,右侧看台上都是一流势力的话事人,不是真君就是远道而来的生死境使者,自然是稳坐钓鱼台。

    左方看台上也都是二流三流的掌权者,或自持身份,或信任门下子弟,大半都不会亲自下场,偶有几人离开席位,走下阶梯,引来一瞥。

    湛长风引来的就不是一瞥了,大批目光随她而动,疑惑她“竟会炼丹”,叹昼族势小居然要掌权人去斗技,又或藉由神农门这个丹医大宗在,给她下了“断然不能胜,徒增笑耳”的结论。

    广成真君将一切看在眼里,暗叹:盖因名盛势小啊。

    他对湛长风的一番帝论还算欣赏,又有共探神殿的约定在,不介意开口为她解围,但正因她势小,他要是贸然表达对她的好感,恐怕更会给她惹来嫉恨。面子尊严这东西,还得自己挣。

    景耀王看着这位敢从齐桓手中赢走五百万上品灵石和十个秘境名额的新晋诸侯,这让他想到了自己,他的出身也不高,从来都是该争就争的。

    要是畏惧人言,还没诸侯的实力,先得了上位者的病,那她哪怕潜力无限,也不值得他视为真正的诸侯。

    想到此处,他搭在虎形扶手头上的手慢慢收紧,瞧着进入广场的湛长风,心道,此子宠辱不惊,心性坚定,若相安无事,或可成友,若利益冲突,会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湛长风要是知道他们想那么多,定会来一句,道台会不就是用来斗法切磋的吗,还得顾虑身份?

    药柜的小抽屉里都是炮制好的药材,因为考虑到某些方子可能需要新鲜草药,或参斗者需要使用自己用特殊手法炮制的草药,会方就又多推了一些没经过处理的新鲜草药上来。

    湛长风没学过炼丹,只会自己配药,她最喜欢观察的就是各种药材放到一起,会碰撞出一个什么反应出来。

    久而久之,竟也整理出了一册原创的配方单,不过多数都是毒药罢了,其中最毒的就是能将真君都药趴下的无名茶,无名茶也还没完全研究透彻,少了更高修为的试验数据。

    这话先不提,她先过了一遍全部的药材,筛选着适合的配方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