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炼丹种地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道台会第一天是脱凡战力的比拼,湛长风不会对自己不能干涉的事抱以忧心,所以一点都不在意待会儿要上场的叙鞅.安在常几人会输还是会赢,此时还与闲心与斗无尘传音闲谈。

    斗无尘坐下后,先调侃似地给她传音道,“先生别来无恙?”

    湛长风奇怪道,“哪来的先生,圣子拿我开什么玩笑?”

    “你不是小十的先生吗?”斗无尘带上了几分莫名的叹息,“我们刚把小十接来的时候,小十可是跟谁都冷着脸不说话,只在我们偶然谈到与你在神墟的故事时多了点表情,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有时问她怎么会这样做,怎么懂这些,她都回答是先生教的.先生说的。”

    小十?

    应当是同为太阳之炁结胎而生的慕青云了,慕青云的真灵是镜子。

    看来慕青云确实被太阳神皇接了回去,成了太阳圣子之一。

    “原来是青云,我也只是为她启蒙了一下,然我终究不是日斗界的人,某些认知可能有所不同,唯怕误人子弟。”

    “先生谦虚了,小十很出色。”斗无尘不是故意将先生不先生的挂在嘴边,他们日斗界一向信奉人生有三师,启蒙之师.授业之师.传道之师。

    此三师不能不尊。

    何况,太阳神皇曾亲口说过湛长风这个先生身份是他承认的,内中意义全然就不一样了,同为太阳圣子的他们,跟着慕青云称她先生不算过分。

    湛长风客气道,“我们还是以道友相称吧,否则我心难安。”

    斗无尘也是个从善如流的,笑说,“道友,如此可安了?”

    “安了。”湛长风转了圈墨玉扳指,“今日在此重遇道友,倒是个意外惊喜,青云可还好?”

    “小十现居在太阳神国中,由师尊亲自教导,他日道友有空,可去做客。”

    太阳神国是太阳神皇开辟的一个世界。

    镜子以前也仅是帝君,不知她的身份会不会被太阳神皇发现。

    湛长风一算,据她离开日斗界也有七八年了,慕青云已长到了十几岁,镜子的前一次转世多狗血和短命,不知这次又会怎么收场。

    不过,太阳圣子的身份,成长潜力巨大,如果她转到此世为止,修成灵鉴,恢复真灵,再背靠太阳神皇,说不定不用再惧怕追杀她的广平天朝了。

    说来广平天朝为什么要追杀她?

    湛长风放下疑惑,又跟斗无尘聊了两句,安心看场中的斗法。

    叙鞅和安在常的表现可圈可点,杀入前五十没有问题,前五十都是各方派出来的精英弟子,要从中脱颖而出就不容易了。

    日头渐落,脱凡的斗法即将接近尾声,最后安在常止步第四,叙鞅进入了前三,夺得了第二。

    第一是太玄宫的内门弟子宁寒瀚,此子也是新秀榜上的脱凡第一。赢得无可争议。

    相比之下,众人对叙鞅夺得第二就颇有微词了,无他,全因叙鞅有好几场都赢得太戏剧性了,他的对手不是莫名滑倒,就是被自己的招式误伤了,跟被衰神附体了一样。

    要不是裁判再三确认斗法过程中一切正常,他们真要以为他暗里搞了什么邪术。

    湛长风还是头一次注意到族中有那么神奇的人,递音给敛微,“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小时候就这样了。”敛微会将他从外面捡回来,带入昼族,就是看见了他说什么,应验什么的能力,跟乌鸦嘴一样......暂且就当是一种能力吧。

    “他的命格有点特殊,有言灵的潜质,只是不会应验好事,只会应验坏事。”

    湛长风点点头,“平时还是要他多加克制,免得误伤了自己和身边人,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有得到,总有代价。”

    敛微若有所思,“他好像是有提过,他的身体有时会感到虚弱。”

    “还是要多注意点。”

    这一日结束了,众人返回月牙湾休憩,叙鞅拿到第二,为昼族添了五十善功值,而太玄宫有一千一百善功了,另一位第三名所在的沧浪派积累了一千二十善功。

    比起绝大多数都是零善功的势力,昼族已经领先了一小步,然后面的竞争就激烈了。专擅炼丹和医术的神农门.山海界公认的符道魁首符临门.第一炼器大师炎裕真君的弟子,这些专才可是要一个个冒出来了。

    第二日比的就是炼丹。

    随着日升,看台上又坐满了人,比试未开始前,他们先看见裁判们抬出了一块板子,上面记述了各方的善功情况。

    “今天是丹药之斗,事先声明,炼药也包括在炼丹一项里,我们将现场提供一堆药材,由斗法者自行领取炼制,最后由丹药的成色.品阶.疗效评出胜负。”

    “但在此之前,请选择了种植一项的道友随我身边的裁判移步种植园,先栽培种子,放心,我们提供的都是短周期的种子,能在十日内发芽开花!”

    巫非鱼深吸了口气,她到底为什么会信了湛长风的邪选种地,她压根就从来没碰过这玩意,应该挖个坑就好了吧......

    “等等。”敛微将一物塞进她手中,“湛长风连夜给你买的,到了地方再看。”

    那么好?

    巫非鱼将信将疑,莫名还有点放心。

    跟着裁判到了种植园,裁判宣布,“你们有一百五十二人,这里也有一百五十二块地,你们各选一块,那边还有种子,同样是一百五十二份,自己选!”

    有种植经验的老手,眼光精得很,一眼就看出每块土都有些不同,有的贫瘠,有的肥沃,有的是沙质土,有的是粘性土,有的适合种寒性植物,有的适合种热带植物,再看那些种子也各有不同,对土壤的要求自然也不一样。

    有人自信地选土地选种子,自然就有人头疼瞎蒙。

    巫非鱼显然属于后者,可悲的是,同样选了种植的一票昼族人都是这个状态。

    “前辈前辈,我看到敛微前辈给你好东西了,能不能...”叙鞅两眼放光。

    安在常急忙说了声“慢着”,找旁边同袍要了块布,先将叙鞅的嘴给堵起来了,“这场比试你就别说话了,要说也得对别人说。”

    “唔唔。”叙鞅可怜兮兮地耷拉了头。

    “你们有谁干过种植?”巫非鱼瞧着他们耍宝,脸上一派正经。

    几个人都摇了摇头,垂着首,愧疚又可怜。

    巫非鱼呵呵嘲笑了两声,指使道,“都愣怔干什么,管它三七二十一,先去把种子和地抢了,省得捡别人剩下的。”

    这简单啊,一个个立马都冲了出去。

    巫非鱼满意地从袖中掏出了敛微刚刚给她的东西,是一本厚实的册子,拿正了一看,灵草仙花种植指南?!

    ......指南?!

    这就是她连夜买回来的东西?!

    她那么能,怎么不自己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