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天道显化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远在另一个小界的东临王脸上一阵火辣,借信仰联系掐指一算,几欲郁闷发狂,高低种姓人又不是他弄出来的,他去时,这个制度早就在了!他也没对低种姓人做什么事啊!牵累他干什么!

    早些年间,他确实有考虑,是将高种姓人收为信徒,还是将低种姓人收为信徒,最后选择了高种姓人。

    因为低种姓人没有的东西太多了,愿望也太难实现了,而他只是一个神通王者,无法献出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去应付他们。

    高种姓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奴役着大批低种姓人为他们耕作,每日有大半时间在清闲散漫中渡过,只要显显自己的神威,为他们做点小事,信仰就滚滚而来,无需时时去替他们实现心愿,维持信仰的坚定。

    结果,低种姓人来推翻高种姓人了,他还被当成了罪魁祸首!

    一旦信仰流失,他在小绳界积攒起来的人运就会瓦解,很难再收复了。

    东临王催动信仰秘术,化梦给神仆。

    一尊金像在腐液中消融,高种姓人们低声哭泣,低种姓人们放枪庆祝。

    忽有一人眼尖地看见了抬像人手腕上的血印,放声疾呼,“神灵没有放弃我们,他被诅咒了!”

    年轻的抬像人一瞬成为了焦点,年轻人看着狂热起来的高种姓人,看着自己同伴担忧的眼神,眼含热泪,“我不要将劳力卖给高种姓人,为了糊口而成为低贱的奴隶,我也不要将心奉献给所谓的神灵,失去自己的主张,推倒种姓制和神灵两座大山,我们才能成为自己的主,才能成为堂堂正正的人!”

    “我将以我的英魂守卫我的同伴,守卫我的事业,我将以我的英魂,弑神!”他内心含着恐惧,却又异常坚定,抽出腰间短刀,深深扎进了心脏,“我以我血明志!”

    声嘶力竭的巨吼飘荡在庙宇上空,金碧辉煌的庙宇似乎暗淡了一分,高种姓们陷入了短暂的失语,被他的疯狂震慑到了,就连入梦见东临王的神仆都被惊醒了,怔怔然盯着那个染血的胸口。

    欲脱去低种姓歧视的人们接住了年轻人的身躯,忍着悲痛,一齐喊道,“为了永久的自由,此一战,我们不死不休!”

    湛长风静静看着这一幕,而巫非鱼.硕狱.左逐之担心地看着她。

    这么反信仰的情景,对一个新诸侯来说,是不小的心理打击。

    湛长风实则毫无波动,一个政权推翻一个政权,一个朝代更替一个朝代,仆要逆主,凡人要逆生老病死,修士要逆命,他们这些王侯帝君啊,有的希望被天地气运钟爱,有的干脆要取代天意,哪个不是在反,哪个不是在争。

    湛长风察觉到他们的目光,反而开解道,“逆天而行,逆的是那个不知‘道’为何物的自己,争的是道途上的一线生机。”

    “顺天而行,顺的是本心和诸天万道,谋的是一丝毕生追求的‘可能’,这‘可能’是长生久视,‘可能’是找到真我,‘可能’是发掘己道,‘可能’是立下不朽道途,有一万个人寻道,就有一万种‘可能’。”

    “我当诸侯,是以安定天下为己任,探尽寰宇奥秘为私欲的,安定的天下里,并非所有人都需要知道我是他们的主,甚至,我认为,我名不显,他们自然演变,就是最好的治理。”

    “刻意的完美,不如妙趣横生的不完美。”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属于她,她有能力在事情一发不可收前,引导改变。

    “信仰这种东西,有则锦上添花,无则顺其自然。”湛长风对他们说,“我希望你们陪我走这条路,不是出于情谊或别的理由,我希望你们的选择,对得起你们的‘道’,也希望,对你们的‘道’有所帮助。”

    “如果有一天,你们发现今日的选择是不适合自己的,是错的,尽管离去,我不会挽留,”

    硕狱眼眶微湿,每一次听她谈道都是那么妥帖直入心扉,他还有什么好求的,能在这条漫漫道途上受到她的指引,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巫非鱼也深受触动,或者说是,对她那个世界的向往,自由地求道,自由地做人,多好。

    “唉,你真是...”她幽叹一声,旁边一道哽咽冲散了她的余音。

    左逐之哭得不能自己,朝望过来的三人道,“你们别看我,我也不想哭,哭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哭了。”他仰头想将滚烫的泪水逼回眼眶,却怎么也逼不回去,好像一定要流尽才痛快。

    当真是无缘无故啊。

    不知从何起的难以言说的情绪莫名侵占了他的心,让他悲痛到无法自拔,却又在反复回想起湛长风的话时,看到了一丝解脱的希望,眼泪就止也止不住了。

    他拔腿狂奔出万里,边跑边嚎啕大哭,声荡一路......

    硕狱惊讶又感性地说道,“他触道竟那么深,我自愧不如啊。”

    “看来他的经历也不少。”巫非鱼的神情中减了一分薄凉,增了一分感慨。

    而湛长风,跳跃式地考虑道,该找找有什么类似前世镜的宝具了,好不容易培养一名灵鉴天君,结果一到灵鉴,真灵觉醒,原来是大能转世,现在要回自己的教派去,又或前世是邪修,那就不好玩了。

    如果有人在灵鉴之前就觉醒了真灵,别有用心地加入昼族,那就更遭了。

    湛长风下意识地发散思维,回过神来,面前的时间仿佛静止了,所有光影都黯然失色,天地灰蒙蒙一片。

    她的眼前,竟出现了一个驼背.柱杖的老婆婆,老婆婆身材十分矮小,身上披着一件灰白披风,仰头望着她。

    那双眼睛是瞎的,湛长风却好像从里面看出了无数可能,有点熟悉的感觉,“您是.....”

    “我是此界的天道化身,帮我阻止他,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话音落,世界又鲜活起来。

    灰白披风?

    天意钟属那些“低种姓”?

    湛长风思绪一清,此方天道果真要结束末法时代,进入下一个纪元了。

    但那个他是谁?

    湛长风感觉到一阵力量波动,望进了庙宇,只见神仆神色缓缓变得坚定,冲进庙中,伸手探进插满了香烛的圆鼎里,一阵翻搅,掏出了一个金丝编织的布囊,仰头就将囊中的什么东西倒进了嘴里。

    啊!

    他长啸而起,飞至空中,化身一尊威武的黄甲武将,身披战袍,万道金芒激荡万里,耀耀神威,照天映地。

    “谁敢动我金像!”

    高种姓们惊愕.狂喜,大呼神灵显迹。

    低种姓们失措.惊慌,终究是末路吗?

    湛长风凝重起来,是他。

    他此时现身,必为争夺信仰,她一旦插手,就是阻人道途,坏人道基,不需其他理由,东临王和东临王朝必定与她.昼族,你死我活。

    阻还是不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