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元母晶矿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上品灵石?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们啊,我一个生死境,全部身家加起来都不到两百万中品灵石,怎给你六百万上品灵石!”

    “六百万上品灵石都快赶上门派大半年收益了,门派都不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我一人拿得出来?”

    “更别说三千万了,不可能,不可能,这叫我一两袖清风,只靠换取门派物资过活的人怎么办?”

    这些修士捶胸顿足,平生知晓机缘还能这样买卖,可这土匪一样的价格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但没人怀疑湛长风话中的真实性,当着门派王朝的面,她敢说假话吗?

    得罪这里的一群修士,相当于将大半个山海界都得罪了。

    “诸位急什么,说句不客气的,你们就算拿到了全部消息,也唯有三成的几率进入神殿,这里面还有一个缘字在,想放弃的趁早放弃,免得失了钱财落了空,反怪我头上来。”

    “难得来一趟秘境,我便不与你们耗了,想换消息的尽管来找我,也非一定得是灵石,我爱好奇特的事物,一件十几万都不到的东西,在我眼里可能抵得过几百万,再有......”湛长风意味深长道,“诸位若想交易,最好在十日内做出决定并来找我,过了此期限,那就让神殿永居天上吧。”

    “等等道友,你此话何意?”

    湛长风没理会后面的喧闹,领着人悠悠离去,路上敛微道,“几百万上品灵石终究是一个大数目,你认为他们会来交换?”

    “一个人没有,一个势力总是有的。”她的目标本就不在个人身上,那些找了神殿那么多年的人,怎会被几百万灵石绊倒。

    湛长风对他们说道,“诸位,一些事我还未弄明白,多的也就不说了,但我若能进神殿,定为你们打开通达之途。”

    将进酒先表示,“湛道友就不必顾及我们了,我们借你的光到这秘境一探,已是幸事,哪还能求更多。”

    他的兄弟团纷纷附和。

    湛长风直言,“我只是说如果能进神殿,就顺路带你们上去,可不是说要将机缘拱手让人,客气什么。”

    “那么多人看着呢,我不得跟你瞎客气一下,你别拆穿啊。”将进酒转头跟自己的探幽团弟兄们说道,“得了,看见没,这是我认定的至交好友,以后去昼族的辖地,就像回自己家,多爱护着点。”

    探幽团十一人全都爽快应好,怎能不爽快,这可不是表面交情,他们老大拼死拼活搞来了猴儿酒,偶尔才小心地拿个小瓶倒一盅,点将台那会儿竟一反常态地拿了好几坛出来招待一群人,用的名义可都是替湛长风招待。

    湛长风自己也才三十一个秘境名额,却将其中十二个给了他们,连带着把他们也顾及到了,虽用了帮忙照看游不悔等人的名义,然他们自己团里就有三个脱凡,哪有资格照看十个脱凡大圆满,何况游不悔等人的能力一点也不差。

    上头关系好,他们自然会真心实意地对待昼族。

    “老大,我们昨天不是在西北那边发现了一条元母晶矿吗,你跟湛道友说过了没有?”探幽团排了号,说话人是二把手,戚老二。

    将进酒喜道,“对,我正要跟你说呢,你不是让我们多留意点矿脉吗,昨天我们探到了一只肥鸡,品质估摸着能有上乘。”

    “那些修士可能会有动作,我们先不要分开了,一起去挖矿吧。”湛长风征求了众人的意见,热热闹闹转换场地,赶去挖矿了。

    “这里。”将进酒挥手破去遮掩阵法,露出一个小山坡,坡后钻了一个地洞,清冷之息溢出来,犹如深秋卷着黄叶.裹了雨丝的冷风。

    “元母晶是一种上佳的炼器材料,也是一味药,均价在一千中品灵石八两左右,易碎.惧气,长时间曝露在空气中会融化蒸发,如要开采,需手动,不能用真气元气。”敛微询问似地看向湛长风,“你有带锁灵匣子出来吗?”

    将进酒尴尬道,“我刚开始没认出它来,损坏了好些元母晶。”

    那些清冷之息就是元母晶蒸发时散出来的。

    “无妨,我可以做一些锁灵匣,这样吧,开采必会耽误你们探游秘境的时间,谁手中握着机缘的线索,可先离开,如留下帮忙,开采的三成自己留着,七成给府库。”湛长风又对将进酒道,“你们随意,要匣子的话,我可以提供。”

    “原就是按约定替你寻的矿脉,我们就不掺和了,我们才将秘境摸了一角,得继续去冒险。”将进酒摇头拒绝,带着探幽团先走一步,“要是有人找麻烦,记得给我传音。”

    花间辞道,“将进酒,杯莫停,确实是个热情爽快的人。”

    湛长风淡然一笑,让众人都搭把手,砍了上年份的灵树,做成匣子,她来布置匣子上的禁制。

    没半天的功夫,数百个小号.大号的锁灵匣子就做好了。

    “匣子留下,你去应付找上门来的修士吧。”余笙觉她又要坑一波人了,但愿哪天出门,不会发现全山海界都是跟她有过节的修士。

    湛长风读懂了她的意思,私下传音,“担心了么,不如跟我一起去应付应付。”

    她不明不白的,应付什么,余笙温雅微笑,“如果昼族被其他势力找上门,我会说族长的个人行为,请勿上升到族人。”

    ...湛长风夸道,“不愧是我的政治谋士,不过我觉得一般情况下,我的价值还是挺大的,不建议牺牲。”

    有人出现在了感应中,湛长风将事情交给他们,独自在林中摆了一张案几,坐等生意上门。

    来的第一人,是东临的高真君和付闻博,付闻博也是一名谋士,名声不在虞徐来之下。

    这回,高真君做了沉默的护卫,付闻博坐了下来,与湛长风谈话。

    “凛爻侯,你族与我朝的那桩机密联合,我也知晓一二,有一就有二,作为合作友方,您怎忍心坑我。”付闻博谦谦如玉,情真意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