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玄灵师姐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前辈莫怪,我就想做个交易。”余仕华见她三番两次都是避让姿态,胆子就大了,忘了那记威压,都敢挺着腰从容直视她了。

    余仕华心中虽膈应这人堂而皇之地从他手里夺走了狐狸,但她毕竟功力深厚,有强者的尊严,不可正面直刚,他尽量婉转道,“此狐年幼,前辈带走也养不出个花样,我玄灵门专擅御兽,可以慢慢养着它,作为回报,我玄灵门愿为您驯一次兽,分文不取。”

    玄灵门驭出来的妖或妖兽对主人格外温顺,是龙也能驯成拉车的马,不少势力抢着请玄灵门弟子帮他们御兽呢。

    怎料他话音一落下,一股威压就兜头压下,将他的灵骨寸寸碾碎。

    湛长风不耐烦道,“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已免了你等截杀毒蛟.追杀白狐之仇,还上赶着做什么,当真以为穿着门派核心弟子的衣服就是免死金牌。”

    他那四位同行人见她出手,连忙放出自己的灵兽朝湛长风攻去,湛长风化出一道包裹着魂力的意志,斩断了他们和各自灵兽的契约,这四人结的都是主仆契约,契约突断,对人和兽都造成了重创。

    契约怎么会断?!

    主仆契约的本质是仆从一方的小部分灵魂被禁锢在了主方的灵魂中,以此结成的契约牢不可摧,除非主方自愿解除!

    而契约无形无相,又岂是修者可以凭空了断的。

    这四人被惊骇和痛楚侵心,当即倒地抽搐。

    余仕华自顾不暇,只当他们受到了攻击,暗中叫苦连连,却死撑着大派弟子的身份不肯哼一声,终于他感应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是他请来的师姐!

    要不是提前通知了师姐,他哪里敢跟上湛长风。

    姚聆清是玄灵门这一代当之无愧的大师姐,将来有望接任掌门之位,本是听到师弟传音,说有人恃强凌弱,抢了他看中的灵宠,正巧她就在附近,便过来看一下,结果就看到了五人半死不活的身影。

    “...道友,手下留情!”待姚聆清看清出手之人,平日里爽朗的声音都多了一分凝重,怎么会是她。

    她好歹是参加过苍莽斗法和近期不周战场之战的,自然认识湛长风。

    “这五人如何得罪道友了,需道友大动肝火?”

    “师姐!”余仕华张皇困惑地疾呼了一声,勉强抬头望向跟自己同承一脉的大师姐,冷不防湛长风收起了威压,叫他用力过度,一头倒栽在地上。

    姚聆清仿佛看到了被自己逗弄的小兽......

    “姚道友,贵门的弟子虽然才三四十岁,但也该知事了。”湛长风抚过白狐的头顶,语气不明,“他追杀我的狐狸,我暂且当他不知者无罪,可我已言明事实,又为何鬼祟跟踪我,还欲强买?”

    “嗷呜。”恢复了精神的白狐从她臂弯里探出头,点着脑袋应和。

    姚聆清惑然瞧向余仕华,见他只是伤了骨头,还死不了,一脚踢在他身上,“你是不是又没事找事了。”

    余仕华嘴角一抽,感觉自己的心都稀碎了,他大师姐竟然宁愿偏向一个散修,也不相信他!

    “大师姐,你休听她胡言,散修狡诈多端,惯会颠倒黑白,秘境危机四伏,这狐狸真要是她的,她怎会在狐狸和毒蛟斗得你死我活时不出现,事后才姗姗来迟!”余仕华撕破了脸,一根手指头指着湛长风。

    湛长风素来不喜欢有人指着她,意念一动就将他的手指掰折了。

    姚聆清吸了口冷气,力随念转,隔空伤人,真君也未必能精确地做到这一点!

    “凛爻侯恕罪,他见识少,引发了误会,我在此代他向你赔罪。”余仕华的父母是门中的一对筑基道侣,修炼不能寸近后就安心教导他,天有不测风云,在他六岁时,为他山下置办修炼资源,回来途中竟被一名散修诓骗到荒郊野外杀害了。

    余仕华在散修问题上一向偏执,为此闹出过不少事,简直是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了。

    姚聆清对他这一缺点很是头疼,更头疼的是他还惹到了湛长风头上。

    当年拥有圣地传承的玄诚都败给了她,谁敢喊她是没有根脚的散修。

    姚聆清担忧湛长风抓着不放,连她也会折在这里,但湛长风却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我没有事后来迟,我一直都在,白狐与毒蛟斗法,是属于它的一场试炼,被你们打乱后,我体谅你们不知情,所以没有追责。”

    “对了,不是他见识少,是我本就没有名气,赔什么罪,呵。”湛长风略过这一段不重要的插曲,接着带白狐历练。

    如果没有最后一个“呵”,姚聆清就沉在她温和淡漠的声音里,信了她的话。

    一加上“呵”,她感觉她要团灭了玄灵门。

    谁叫她印象中,湛长风出手,要么死人,要么灭一群,苍莽斗法的那次不周之战和这次的不周之战,可都被她撵得只剩下一个兵团。

    “回到门派就去思过崖。”痊愈灵骨需上好的接续膏,她身边没有,先给了他一瓶回复丹。

    余仕华早已在姚聆清称她为凛爻侯时,呆得神魂离体,摸到冰凉的瓶身,苦笑,“是我想错了。”

    哪是想错,是认错身份了吧。姚聆清摇摇头,若真是散修,他恐怕就算理亏,也一定会一口咬定都是这散修的错。

    姚聆清又替其他四人查看伤势,这四人居然是被契约反噬了?!

    “断了,契约突然被斩断了!”他们嘟囔着,因为灵魂疼痛,不停在地上翻滚。

    她难不成有斩断契约的特殊宝具?

    姚聆清目光微沉,她算是让玄灵门记住她的名字了,玄灵门以契约御兽为主,她要是有斩断契约的能力,叫玄灵门如何不重视。

    果然要请掌门降下法旨,将她列入不能轻易招惹的名单。

    惊险的秘境之行被湛长风过成了游山玩水,灵草仙葩移植了十七八株,类似牡元珠.清味果等道得上名的灵物遇到了两三次。

    不过她不知道自己要温养丹田的牡元珠和消除气息的清味果干什么,她的丹田没有问题无需温养,她的气息或旁人的气息,要想消除,自己就能消除。

    权当充实府库吧。

    湛长风云游了几千里地,兴趣又被遗迹吸引了,忽想一宫二王三派四门这些大势力,会不会是从遗迹中得了什么启示,才会连着万年都在找那神秘东西。

    既然如此,那她也凑个热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