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取资格令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真君之躯何其强,寻常毒素入体,运转一下元力就能将它化掉,可它竟不能!

    何止不能,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毒的,从进洞府起,他们可什么都没碰过,就连桌案上的茶也没尝!

    “究竟是哪里有问题?”

    很快,四位神通者并陪侍的李山就没精力想这个问题了,瘫在地上,说句话都费劲儿。

    另一边,湛长风推开院子竹门,蹲在小筑台阶上的胖橘猫见了她,毛都要炸了,炸完想起自己还在禁足中,扭着屁股愤愤转了身,抵着墙壁一动不动,要不是她,它偷卖花种换小鱼干的大业怎么会败露!

    这小猫的心念真有意思,湛长风忽有一种回归朴素的错觉,摇摇头,走进小筑,小筑中柳拂衣和缘觉起身相迎,三人见了礼,一同坐下探讨佛理。

    缘觉一出家人,本身就没有特别的欲求,对斗法也无多大兴趣,是以没和将进酒他们去点将台,湛长风想着她正好要找柳拂衣论佛,就先将他打发过来了。

    缘觉是普世佛国的高足,柳拂衣精通因果法,湛长风与他们请教讨论,受益匪浅。

    只不过有些深层次的东西她尚无法深想,不能对他们的言论作出对错判断。

    湛长风只听了半日一夜的缘起论.因果法,在他们转向涅槃时,暂告辞,回到了东无岛。

    中无真君一个激灵,愤然怒斥,“你着实用心险恶,竟下套让我们钻!”

    “太过分了,我原为替你与东无真君调解而来,没想到你竟不安好心。”

    北无真君喝完,西无真君也冷起脸色,“使毒实在是下乘了。”

    唯南无禅师双手合十,静坐不动。

    湛长风不恼,沏了一壶新茶,慢腾腾道,“禅师,佛门常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是为缘起,世间一切有为法都并非凭空而生的,因与缘相合才有果,是不是?”

    “道友,好兴致。”南无禅师气息羸弱,一点也不想在这种场合下与人论佛理。

    “为了几位不对我有所误会,我有义务给你们梳理事情始末。”湛长风呷了口茶,活学活用,“若因是种子,阳光雨水是缘,那便促成了开花结果,赵大力一事,他纠结五岛众人,挡我机缘.辱骂我等是因,但如果,当时五岛众人没有应和他,他孤身一人,还敢挡在我们面前吗,如果,禅师你多说一句公道话,拦他一拦,他还敢动手吗?”

    “如此一看,五岛众人的助纣为虐.禅师的不作为,是不是促成他被杀的缘?”

    湛长风不理会他们的沉默,继续道,“东无真君一事,赵大力被杀是因,真君的身份地位.欲念促成了他必须对我下手的缘,可惜因不正,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被困在统世灵山中的东无真君浑身焦黑,喘着粗气,一瞬怪起南无禅师的袖手旁观,否则他哪会落到这个下场,可他不能涨湛长风的气焰,“一派胡言!你怎么不说你手段凶残横杀无忌!”

    湛长风坦然承认,“我不经常出手,出手必然会死人,如果不死,通常有两种情况,一,寻常斗法,二,其人背景大到威胁我的性命。”

    她又问了一句,“你们还有什么值得我忌惮的背景吗?”

    西无真君长吁一口气,“今我等自己入瓮,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提前给我们下了毒,不就是为了谋夺巨神海秘境的资格!”

    “此言差矣。”湛长风道,“东无真君先前自己跟我打赌,说我撑不过他三招就要给他我的重宝,撑得过,杀他门人的账一笔勾销,然我并不认可这个约定,我杀了就杀了,还需他原谅吗,他要是不服,我也不过是再多杀一个人罢了。”

    “我也参过佛理,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妄造杀业,加之南部海域是尚佛的地方,就更得入乡随俗了,所以我给他一个机会,用东无岛抵他的命。”

    “这之后你们也知道了,东无岛,不给,重宝也不给,连灵石都不高兴拿出来赔罪,这是对我赤裸裸的挑衅,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勇气的人,才敢在性命危亡之时,硬气如斯。”

    “至于毒,呵,你们现在入的是我的住处,它当然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怎敢在这里对我出手?”湛长风道,“此毒在防御阵中,无色无味,随阵起而散,真君也不能逃过。”

    “明白了吗,你们会中毒,是因为你们先动手了。”

    “早闻黎海五神通个个名声显扬,盛名之下,却也只是拉帮结派.搬弄口舌.恶意揣测之辈,着实让人失望。”

    几个人脸色青黑僵硬,一半是因为中了毒,一半是因为难堪,横想竖想,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中无真君心高气傲,受不了如此鄙薄,抓着一丝不对劲儿的地方就开始反击,“那你好端端的怎会提巨神海秘境的资格,你分明一开始就是为了它算计我们的!”

    湛长风淡笑,她本来是想随缘算一下东无真君,毕竟有那么一个徒弟,师长的性格也能揣摩出几分,谁想到他们那么给面子,一个个全进来了。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

    “这位真君如果非要将我说得神通广大,以此掩盖自己的失德,我也无话可说,我提巨神海资格,不过是因为近来刚好得到了景耀送的名额,所以顺便了解了一下哪些势力有资格去而已,既然他穷得什么都不肯赔我,我自然只能捡我知道的要。”

    湛长风怜悯地看着他们,重新倒了一杯茶,一线撒地,“但也无所谓了,几位一路走好吧。”

    “你杀了我们,也休想落好,我五大岛的修士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中无真君心一慌,色厉内荏。

    湛长风仅问了一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觉得我现在是真容?”

    ......她特么压根没报过自己的姓名来历!

    北无真君忙道,“道友,此事是我们不对,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湛长风问,“我杀那人错了吗?”

    “没错没错,他是该被惩戒。”自己命都快没了,哪能不顺着她。

    “没有相等的价值交换,那承诺和公平还有什么意义,我要他拿东西抵命,错了吗?”

    “没错!”

    “你们不分青红皂白要杀我,错了吗?”

    北无真君恳切辩驳,“道友误会,我们是想阻止你杀他,不是要杀你!”

    “道理相当明了,早说开不就行了。”湛长风从袖里乾坤中放出一道望君山上带下来的冰冷寒气,“不要反抗,我替你解毒。”

    北无真君也没力气反抗,只觉这道冷气在周身转了一圈,元力慢慢恢复了。

    “感觉如何?”

    “多谢道友!”

    湛长风也放下心了,她将无名茶制成了气体,虽有过试验,证明吸入该气,也能用冰冷之息化解,但到底是第一次用在真君身上,剂量不一定准确。

    西无真君见湛长风无条件帮他解了毒,神色微和,心下慨然,以为她不算坏,是他们太咄咄逼人了,“这都是误会,是我们过于冲动,我先向道友赔个礼。”

    “若换做一个有名有势的人,你们还会冲动吗,罢,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湛长风不提之前索要资格名额的事,替她解了毒,即使她好像不太乐意的样子。

    南无禅师道,“和尚触了痴毒,回去以后,当闭门思过三年。”

    “贪嗔痴三毒,愚痴最为蠢,因自己只看表面,不了解实质,以致行为失当,造成伤害,苦了别人,也害了自己。”湛长风帮他化解了无名之毒,“望禅师好自为之。”

    南无禅师平静无波的眸子轻动了下,又垂下了眼皮,“阿弥陀佛,愿道友平安喜乐。”

    ...湛长风确定他是单纯的祝福后,笑纳了。

    中无真君见她将他们的毒都解了,愈发着急,深吸了口气,道,“我也行事有失,还请道友不要见怪。”

    “你刚刚影响我心情了,我无法接受你的道歉,用七个永久资格来换。”

    “你你!”中无真君差点一口气背过去,更惊骇的是,他发现自己的生机在流失,再不解毒就真要挂了。

    “道友啊,”北无真君耐不住性子,又跑出来调解,“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便放他一马吧。”

    湛长风从他们的脸上一一划过,“真的好相见吗,恐怕我以后一踏入黎海,就要被针对了。”

    “道友将我们当成了什么人,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误会解开了,难道还有过不去的坎吗?”北无真君料想她身份不低,连景耀都送她秘境名额,交恶实在不是好事,何况确实是他们没理在先,“我愿赠予道友三个名额,以示诚意。”

    代表名额的巨神令和永久资格令是不一样的,巨神令是资格令的附属品。

    巨神海秘境原先是一处大洞天,即独立于山海界主体空间之外的空间。

    要入或入主这等未被掌控的空间,得打开一条空间裂缝,或找到那处空间里的界石,在界石的庇护下穿过空间壁。

    万余年前,巨神海秘境刚被发现时,引起过巨大的轰动,各个势力为其争执不休,后更是为了夺取界石引发了无数场血战,最终决定,将界石熔炼成三百六十块资格令,分配给一众争夺者。

    一块资格令能护两人进入秘境,一般势力是死死握着资格令不撒手的,又因为能多带一人进去,就搞出了一个单纯代表名额的巨海令,奖给弟子或分给从属势力。

    五岛有三十五枚资格令,五位神通各持七枚,实际上可以带七十人进去,巨神海秘境的神秘.黎海内部紧张的利益分配,显得这七十个名额弥足珍贵,他说要赠出三个,称得上诚意了。

    北无真君都开口了,西无真君和南无禅师也表示会奉上三枚巨神令。

    中无真君为之动容,低哑道,“之前是我不对,叫我让出七枚资格令是不可能的,我愿赠道友一枚资格令,赔礼道歉。”

    失去这七枚资格令,从属他的中部海域各方势力就少了机缘,他的威信也会大打折扣,这也是东无真君之前死都不高兴交出资格令的原因。

    湛长风应下了,“好,我们之间的事到此为止,可我不会轻易放过东无真君,他和我的矛盾解不开的,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他,还是那句话,以物抵命。”

    她对统世灵山中的东无真君道,“我给你三息时间考虑,你是要命,还是要七枚资格令?”

    东无真君沉默瞬息,见山中威压愈大,其他几人也不再帮着他说话,恨恨道,“我给你五枚资格令,一件真宝,不愿就拉倒!”

    “可以,再加一个你永不加害我及我身边人的道誓。”

    “我难道如此不堪!”他怒道。

    “不关你的事,是我惜命,不过你要是收收恨意就更好了。”湛长风回想今日,好似一直在恐吓别人,顺口就又多恐吓了一句,“我得罪过什么人都有数,凡以后我和我身边人被暗算,又找不到罪魁祸首,我肯定先来找你。”

    东无真君撑不住统世灵山的重压,一口血喷了出来,“气气煞我也!”

    湛长风将该解的毒解了,该放的人放了,该拿的拿了,施施然告辞,“我们不久后还会再见的,先预祝各位一帆风顺。”

    东无真君翻白眼,你滚了,我们就一帆风顺了。

    北无.西无.中无.南无四位还是给面子地与她作别了。

    他们都给了她巨海令名额,下次秘境开启,她那边的人还得跟他们一起进去。

    湛长风现在手中有六枚资格令,相当于十二个名额,再加上齐桓让出来的十个名额,三位神通赠的九个名额,介时可让三十一人进巨神海秘境。

    山海联盟还在的时候,为了彰显势力间的实力等级,也为了重新分配包括资格令在内的种种利益,隔些年,就会举行大斗法。

    但十年前山海界诸侯大战,山海联盟崩溃解散,一些公共秩序就不存在了。

    所以她想攫取山海界的一些公共利益就有些麻烦了,只得能争就争。

    据说巨神海秘境很神秘,其中生长的一些宝物对真君.天君也有大用,同时它很大,堪比一方小世界,某些地带都还没人进去过。

    她谋巨神海资格,是经过多方考虑的,一来她需要进入山海界的势力格局,再来她要给昼族众人福利,这个秘境极符合要求。

    而且凌未初跟她提过,巨神海秘境中有一件特殊的东西,叫山海界的诸侯门派找了万年还不肯放弃,他当年因为不管事,所以知道得不清楚。

    她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勾得他们如此执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