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悟道幻境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刚出通道,先听一声惊奇的大喊“海水开了”,又是七嘴八舌的嚷嚷,紧接着是咚咚的落水声,好家伙,一群人全都跳海里了。

    海水剧荡,应当是那几个真君在联合诸位高手破秘府的防御。湛长风一看海中,没有他们的身影,醉都醉了,找地点还找那么准。

    “海里几千人在争抢一座秘府,二位待会儿看顾着他们一点。”

    五木和缘觉面面相觑,深感无力,这都撞上什么事了?

    彼时,东无.西无.北无.中无四位真君并南无禅师,携了在场的三十六位半步神通和生死境高手,各施所能,合力破秘府,威能盖天,气荡千里,掀起了一场海底风暴,礁石海草被碾得了无踪迹,就连那一些离得近.没有躲的修士也遭了殃,轻则吐血,重则肢体分离。

    “莫后退,再施加一把劲儿,成败在此一举!”东无真君紧咬着牙,秘府的外层防御已经裂开一条缝了,惊人的灵威从里面泄出来,毫无疑问,里面定有仙葩奇珍.重宝良器!

    几十高手愈加卖力,苦苦支撑着这条缝,以期将它撕得更大,当是时,一伙人横冲直撞而来,枪影刀光.魔焰灵火,凶兵之厉.宝器之威,轰然爆发,立即将缝穿成了洞,倏忽入内。

    众修士无暇揣测他们是什么人,生怕落后一步,机缘成空,争先闯进秘府,远处观望的几千修士一看真君和生死境都进入了,也卯足了劲儿往里闯。

    冷不防三四声惨叫叠起,八九声兽吼嘶哑,秘府石阶上流下血水,叫还来不及踏入的人仿徨惊恐。

    “是护院兽!”

    “好可怕的压力!”

    湛长风与五木.缘觉落到秘府门前,此中灵植宝具特有的灵威和凶兽威压相互交织,仿佛分离出了一个新的凶险空间。

    “两位小心。”湛长风记挂着那些醉鬼,先一步进入秘府之中。

    秘府占地三百里,内部宫阙林立,仙葩灵树肆意生长,凶兽逞威。

    这一群修士进来,如蝗虫过境,将能挖的都连根带土挖走了,一边还要忙着跟凶兽殊死抵抗,地上的血涂了一层又一层。

    湛长风绕开地上的碎肉,一边寻找将进酒等人的踪迹,一边沿着中轴线向里走。

    一般的建筑布局中,中轴线上的殿舍都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她一路过去,座座殿室的大门都开着,里面狼藉一片,明晃晃的被搜刮过的景象,像寻宝夺宝这种事,哪个拼的不是速度。

    湛长风身形一晃,瞬息出现在主殿前,主殿巍巍可畏,由内至外流转着神秘的气息,如一块重石压在心头,她入殿中,看见五岛神通和诸位生死境高手都在。

    东无.西无.北无.中无真君紧闭着眼,立在正前的金阶上,上方悬着一枚灰纹之石,它同时也是神秘之息的来源。

    南无禅师站在一旁,看起来不争不抢,没有动作。

    殿中还有十二根金柱,封印着功法和宝物,但想拿到是不容易的,她看见柳拂衣.顾翰星等人呆立在金柱旁,似乎在接受什么考验。

    顾翰星已在这座殿中,将进酒等人虽不在,然也被她找到了踪迹,暂时都没事,她将注意力放到灰纹之石上,一旁的五木叹道,“竟然是天然悟道石,我去试它一试。”

    缘觉也道,“阿弥陀佛,小僧也来。”

    天然悟道石携大道至理而生,是体悟大道的绝佳途径,再观这枚悟道石的灵威,恐怕内中已蕴道理法则,凡是修士看见了,无不心动。

    湛长风亦不例外。

    “慢着!”东无岛的赵大力拦在他们之前,喝道,“哪里来的野蛮人,真君前辈在上,也敢随意往前闯!”

    西无岛的苟惑勾着笑,绵里藏针,“金阶仅九步,哪里站得下那么多人,其他想一试的朋友,还请等等吧,你们说是不是?”

    五大岛一起治理黎海,同仇敌忾,苟惑开口后,全都聚了过来,挡在了金阶前,其他黎海修士不敢与之争锋,或另寻他宝,或作壁上观。

    五木习以为常似地冷冷说道,“我闯各界时,也常常遇到仗势之辈,总归没什么好下场的。”

    “道友,休说大实话,人家长辈还在这里呢。”缘觉低垂着眉眼,好言相劝,“我们不如退一步,找个会说人话的,再仔细商量。”

    赵大力怒火中烧,不敢质问南无禅师,便对他座下的大弟子道,“三石师父,南无寺对门下之徒管得很松啊。”

    三石和尚淡淡摇头,“这位师父不是南无寺之人。”

    赵大力一听,顿时大喝,“呔,哪来的野和尚,尖牙利嘴得很啊!”

    缘觉是谁,未参加苍莽斗法前,他是圣地一系里的大悲寺敲钟灵童,红尘炼心中舍身济世,道心成佛,为普世佛国的佛子之一,谁都可能是野和尚,他偏不可能是。

    南无禅师隐约能感觉到这个陌生和尚的佛性,不愿赵大力如此说他,便开口问缘觉,“如此杀伐之地,何必与人相争呢?”

    缘觉反问,“那你又为何在这里?”

    “该来便来了。”

    缘觉道,“该争便争了。”

    南无禅师闭口不再言语。

    这就是态度的不同了,南无寺属于因果密宗,行事讲究缘法,他来了,但不一定会争,这得看他的“缘”。

    而缘觉是心觉密宗一派的,以红尘渡自己出世,此后,更注重自我的解脱,争与不争,全由己心。

    “什么来了不来,争了不争,这就是你不该争的地方。”赵大力笑中掺着狠,“有此闲工夫,还不如去别的地方看看!”

    五木问湛长风,“这些人能杀吗?”

    她还是比较体贴地考虑到湛长风要在此界立业,不能随意得罪人,故而如此一问。

    “没死结不好杀。”湛长风道,“尊无亲无故之人为前辈,是修养,不尊是正常,且九阶金阶只占了四,仍有空位,何来已满之说,还望五岛的各位退开一步,你可以在你自家的地盘蛮横,何必来此丢人现眼。”

    说话一个比一个气人,赵大力如何忍得了,抬掌就攻来,湛长风随意引下一道雷霆,电光狂暴,瞬息将他轰成了飞灰。

    原来愤愤满心的众人被余威扫到,呼啦,惊骇逃开,空出一圈,心魂甫定之时,听到她淡漠地说,“这样,就可以杀了。”

    湛长风冷觑过去,无人敢与她对视,她便自行站上一阶金阶。

    这金阶竟别有乾坤,一踏上便如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眼前出现高不可攀的山体,顺着石梯向上望,灰蒙蒙的,没有尽头。

    “我义野王,即使为在野孤君,亦纵横一生,少有人敌,今在此坐化,留我生前重宝遗泽后辈,有能者取之。”

    这段话刻在第一阶的石梯上。

    湛长风望了眼高山,抬步往上,每走一步,如负千斤,才走出百步,身上已然背了一座山。

    结果第一百零一步,赫然出现了一个“她”,二话不说就朝她杀来,实力与她全盛时一模一样!

    不可逾越的幻中幻吗?

    湛长风负重与“她”斗法,强力将“她”击溃,刚踏上第一百零二步,两个“她”同时冒了出来。

    石梯延绵无尽,这注定是一场苦战。

    外头,五木和缘觉在湛长风之后上了金阶,某几个散修趁着五大岛的人没反应过来,也抢步冲了上去。

    五大岛又气又急,若不是站上金阶的人被莫名的力量保护,他们非得将这些人踹下来不可。

    “此事绝不能算了,无视真君其罪不可恕!杀我等同袍,罪该万死!”赵大力的同门李山激昂愤慨,“我等必须向真君请命,为赵道友报仇!”

    他心底是觉得赵大力活该,非要在这里显示自己的忠诚,断绝其他修士的机缘,其他修士碍于五大岛的威严,确实不敢多言,可终有不妥,给人专横跋扈之感。

    好在另几位真君俱在场,位势俱尊,他人不能与之同列也说得过去,苟惑也顺势用“站不下”给了一个台阶。

    可谁知道,这三人都是硬茬,根本不将五大岛和几位真君放在眼里!

    但就算赵大力率先出手,缺了理,死了活该,他们也不能坐视不理,落人一个“冷漠无情”的把柄。

    也许有人是真愤怒,也许有人是要跟李山一样彰显自己的义气,殿中一片喧杂,“说得对,我们要请真君为赵道兄做主!”

    “即使赵道兄行事有瑕疵,却罪不至死啊!”

    “有什么可以商量嘛,非要死人。”

    一人还找上了南无禅师,“大师,您可都看着呢,咱五大岛同气连枝,您不能不管!”

    “没错,她是在挑衅我们五岛!”

    南无禅师低念了一声佛号,摇摇头,“福祸一念啊,善恶果早有预兆,他逃不开罢了。”

    南无禅师说完,不声不响地带着自己的弟子走了。

    另四岛的人口舌发干,这帮和尚到底什么意思,专门跑来装神棍吗?!

    叮~

    一声镇魂摄魄的清响陡然荡开,叫人神昏目眩。

    众人望过去,看见一根金柱里的镇魂铃落了下来,掉入一只纤柔的手掌中。

    柳拂衣把玩了一下手里的铃铛,亦无其他欲求了,瞧了眼金阶上的人,从容离开了秘府。

    忽然西无真君吐出一口血,跌落金阶,脸色苍白。

    苟惑忙上前将她扶住,“师父,您可伤着哪里?”

    “无事,稍调息就好。”西无真君平复下心情,看向上面的几人,见东无.北无.中无都还在上面,苦笑一声,“想来我是无缘了。”

    她抚开苟惑,“你们想上去试试就试试,干站在这里做什么。”

    说着,她去探寻秘府另外的地方了。

    苟惑愣愣地盯着空气中的尘埃,忽然想,他是不是估错了真君们的度量,他们这等打着维护尊长的名义.拒绝其他人靠近金阶的行为,在真君眼中,是不是如小儿过家家,而不会赞许他们的忠诚孝心?

    没一会儿,东无真君身体一抽,冷汗如雨,蓦然睁开紧闭的双眼,“竟如斯可怕。”

    “可惜可惜!”他已经走到八千多阶了,离山顶不远!

    居然就这样错过了一位强者的遗宝!

    东无真君气短胸闷,一时无法平复下来。

    李山急急上前表示关心,察言观色,见他心情不是很好,没有立马上报赵大力已死的消息,说了几句话后,才小心翼翼道,“赵道兄死了。”

    “嗯?”东无真君环视一圈,没找到赵大力的影子,脸庞染上了薄怒,“是谁干的!”

    何人有胆子杀他门下的弟子!

    李山立马指向湛长风。

    “为何?”东无真君看向金阶上的湛长风,他脸上还留着汗,自然知道神魂在幻境中经历了怎样的斗争,可这个人负手立在金阶上,微阖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沉思什么事呢。

    一点也没有挣扎的迹象。

    东无真君神情凝重,此人恐怕不简单。

    李山知道赵大力平时很得真君青睐,自不是直说他的不是,便愤愤道,“您与诸位真君身份尊贵,再者已经占据了这小小的金阶,怎还有他人的位置,赵道兄就让其他人先等着,待会儿再上,可谁想她们冷嘲热讽激怒了赵道兄,赵道兄一时气急就出手了......可怜赵道兄英年早逝呐。”

    东无真君目光莫测,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就地盘坐下来调养生息。

    时过三刻,新上去的几个散修全都滚了下来,其中一人还走火入魔了,又三息,北无真君也白着脸走了下来,找了个角落,匆忙调理内伤。

    东无真君再看了次金阶,上面还有中无真君和三个陌生修士,他们竟还在坚持?!

    幻境中,无数雷云拼杀在一起,千万道雷霆相互攻击,湛长风一手重剑,一手八极真域,眼神淡漠如雪,一点也不在意杀的都是自己,也不在意脚下无数跟她一模一样的尸体。

    她终于满身是血地站上了最后一层阶梯,原以为会出来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自己......

    “长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