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神通一战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两位可已谈好?我许久不动手,还真是心痒痒。”炎裕真君撩起衣摆塞进腰带,两手抓住一柄十字戟,直勾勾盯住凌未初,“道友,来战吧!”

    凌未初脸皮微抽,眼神深沉,率先化作一道光冲上天,“别弄坏了花花草草,与我上面一战!”

    这凌老除了被人打扰他画符时会暴躁.癫狂外,平常总是一副淡看云卷云舒的得道高人样子,但此时,湛长风竟听出了点冷凝的怒气,他们认识?

    云层之上,炎裕真君傲然相问,“道友似乎有点眼熟,哪门哪派,居何洞府,某将来也好登门拜访!”

    “老夫无门无派,昼族所在即我所在。”凌未初目光如炬,“拜访就不必了,我对炼器一道可一点都不精通。”

    炎裕真君爽朗大笑,对他知道自己是炼器师一点都不感到奇怪,不谦虚地说,他声名在外,一器难求,天下谁人不识他。

    “不通炼器又何妨,先来一战见兵威!”炎裕气聚头顶,火光透体,凛凛生威,犹如烘炉中走出来的天神战将,一举手,炎火席卷,一投足,脚下云层燃了起来,红焰翻滚!

    他执着十字戟,奋力朝凌未初掷去,恐怖刃光划破千里云层,力剖长空,地上的修士们悚然朝天望去,但见红云惊散,一条漆黑裂缝横贯苍穹!

    天空仿佛被压得特别低,燥热的风席卷了樊河荒原,星点火落到部落人身上,惊起恐慌。

    “天裂了天裂了!快逃啊!”

    申不平扫了眼瞭望楼下慌张躲避的子民,仰望上空,心里悸动,“有大能在打斗吗?!”

    开天似的裂缝刚出,千万道光符喷发而起,铺天盖地般吞噬着裂缝和红云。

    申不平极目仰望,双眼刺痛,只见符文和刃光火焰交织!

    平元山顶,齐桓收回目光,朝周震点了下头。

    周震会意,踏出几步,冲游不悔抱拳,“道友,请。”

    游不悔看了眼湛长风,道,“这边请。”

    两人几个起落,遁向开阔的山鞍,拳刀相击气荡十里,周震一扫在齐桓面前的拘谨恭敬,斗志昂扬,大笑,“小子,我新秀榜上脱凡第三十六,人称三十六郎,你何姓何名!”

    “呦,你想当我前辈,还早得很!”游不悔不复玩世不恭的笑意,他的年纪未必就比自己大,却称自己小子,分明是自持功高一筹。

    不过脱凡第三十六,确实要谨慎对待。

    他在小黎界时也名列前茅,然山海界俊杰众多,榜上前列的也都有不弱的背景,往往还身具不俗的功法,实力高强,不能轻易比较。

    而他已经修到脱凡大圆满,却也只进前两百。

    是天赋.心性的问题,还是功法和实力的问题?

    同为脱凡大圆满,为何一个在三十六,一个在一百多名?

    他一拳崩散刀光,热意沸腾,“今日我倒要看看第三十六名有什么本事!”

    “那也要看你值得我用几分功!”

    一刀万光,飞云穿石,草树石土,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在裂成两半,游不悔脖颈淌汗,青筋暴露,挥出千重拳影,崩散如雪般堆来的刀光,双拳血肉模糊,尤见白骨。

    周震欺身逼上,缠头劈刀,怪声叠叫,游不悔一恍神,刀已悬脑门!

    他战斗经验丰富,脑还没动,身子先一撇,飞速滚地,周震紧追不舍,一刀刀砍得地面狼藉非常,草屑飞石乱溅,刀痕深刻至极。

    “呔!”紧急中游不悔一脚勾住凸起的树根,飞身而起,周震扑了一空,后背暴露在他的眼皮下,斗大的拳头立马就印了上去。

    周震踉跄几步,喷出一口血,背上的火辣辣之处,仿佛有千百根针钻入,搅得气血翻腾,压也压不下,“你下了什么暗手!”

    “呸,没见识,这是我师父创的绵里藏针拳!”游不悔乘胜追击,拳拳捣胸,血沫乱溅。

    周震倒飞砸入山壁,在一滴悬在眼皮上的血水中看见游不悔举拳攻来,精血一动,秘术催发,口中射出一道箭形神光穿透他的腹部,将他带出数丈远。

    “小子得意太早!”周震一抹嘴,提起鬼头刀砍向游不悔,刀风过处怪声阵阵,迷心惑神。

    游不悔按着流血不止的腹部,勉强躲避刀锋,渐渐不支。

    “这场认输。”

    山间清音一荡,两人都止住了动作,游不悔眼睁大,不甘又惭愧,“我还可以再战!”

    “先去疗伤。”

    游不悔朝周震拱下拳,垂头认输。

    周震也松了口气,寻地打坐服药恢复精气。

    “照这样看,再一局,我就赢了,不过道友的部下有几分真材实料,能接周震那么多招,周震平常随我在外,早已身经百战,脱凡中少有敌手。”齐桓又望向天上,还剩一战,这一战赢了,第三战根本不用比。

    湛长风从容道,“公子不觉得现在就断定你那位真君会赢,还太早了吗?”

    “湛道友能帮他及时认输,我还以为道友是坦荡之辈。”

    “我的坦荡可不止在认输上。”她噙着温和的笑意,“比如,我还能提前跟你说一声承让。”

    齐桓眼中泛起星点寒意,“大话说早了,徒增笑耳。”

    “嚯,我就说这座山视野好,看得也清楚了!”申不平仰着脑袋跃上山顶,后面还跟着好些想一观神通大战的修士。

    申不平见到两人,“这不是景耀公子和湛道友吗,你们也是来观战的?”

    “马德,怎么打那么起劲,把我部落里的人都吓坏了。”申不平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左右观了一下,真君地位尊贵,一般很少出手,莫不是在争夺宝物?

    这里难道新出了秘境洞府?

    “还真是热闹。”落薏米也上来了,身边是古牧和吴边海,她穷目认出炎裕真君,讶然,怎么是他!

    炎裕真君可是享誉两大陆的顶级炼器师,以一件逼近后天圣宝的超级真宝奠定了他山海界当代第一炼器师的名头。

    各方势力都排着队找他炼器。

    落薏米又看向湛长风和齐桓,想到了他们的赌约,哎呦,他们不会这会儿正在赌吧,是谁请来了这位炼器大师参战。

    另一位是符文师吧,看着也不简单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