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应下赌约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我开玩笑的,且你刚来,怎舍得离开。”湛长风笑意温和,引手向前,指向山顶,“我在山顶修炼时,偶然发现了一种新茶,正要邀你去尝尝。”

    余笙顿步,朝山上望去,见过了在广场画符的凌未初,见过了在账房里的敛微,见过了荒原上训兵的花间辞,她还以为她要带她去山上见什么人,没想到真是喝茶?

    这座望君山主峰高万仞,广场再上去三里,工匠冒着严寒建造主殿,此后彻底跨过了雪线,风雪愈重,如置凛冬,山峰陡峭,亦无路途,苍茫望不见山顶。

    “小心。”湛长风凌空飞渡,身影消失在茫茫白雪中。

    余笙紧随而上,知道她说的小心是指什么了,愈往上,冰寒侵骨,难以防御,也难以驱逐,如入绝路。

    高空之压恐怖如斯。

    余笙登上山巅时,手脚都感觉要僵掉了,运转心经,良久才缓过来,“这座是什么峰?”

    “这是霸川的发源地。”湛长风指指下面奔腾向远方的大江,“它的尽头在月光三角洲,月光三角洲凶险特异,入者死。”

    “月光三角洲有什么问题吗?”她看着她聚雪成案,凿冰铺席,又信手拿出了茶具,好奇地在玄寒席子上安坐,口中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多提一句三角洲的异状。”

    “我在讲大灵脉时有提过大灵脉被一种特殊力量影响,以至于灵气内锁,这种特殊力量的来源,极大可能是来自月光三角洲,它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安因素了,所以平时要注意几分。”

    湛长风弹出一缕白火,烹雪煮茶,“另外,齐桓有一件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十日后,约我等决斗,先不谈我们的矛盾有多深,你将来跟他的部属接洽时,要留心几分。”

    “还有,前不久,我和敛微跟东临王朝起了干戈,原因是一张关于黑暗中纪元时期的古战场地图,这地图有一半在敛微手里,所以如果遇到东临的人,也要小心。”

    敢情是在交代她可能与己方起外交冲突的势力,余笙玩笑道,“你是故意将我带到如此高的地方来的吧?”

    “嗯?”湛长风假装没听明白。

    “一时半会儿,我想下去也下不去了。”她环顾四周,风雪溯回,此地的寒气有些特殊,元力都能冻结,连生死境也无法自由来去。

    “不缺这一时半会儿。”湛长风泡开茶叶,递了一盏给她,“你先尝尝。”

    纯净的茶汤盛在白玉璧的茶盏里,余笙轻呷了一口,无色无味犹如净水,三两息后方有余香沁入心脾,融融暖意竟驱散了附体的冰寒,原本受寒冷影响而凝滞的元力反更活跃了,隐隐有增长修为之势。

    到了生死境,犹如杯换桶,即使修炼速度不变,修为提升也变得缓慢起来了,一般的灵物更是难以辅助修炼,此茶却可以。

    余笙不吝赞赏,“饮茶如酒,犹有后劲,着实难得。”

    湛长风笑着点头,指向旁边一株斜长的不起眼细叶树,“我有次看见了此树,觉得神奇,在这任何活物都会被冻结的地方,它竟能完好生长。”

    “可惜我忆遍典籍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却发现它的叶子有剧毒,这毒也特殊,换一处地方吃了,神仙也难救回,但在这里吃,却能促进修为,也不知是不是和此地的寒气产生了什么反应。”

    结界将风雪的呼啸隔绝在外,一时寂静。

    “......”余笙单肘撑在雪案上,半遮了脸,余光打量着那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矮树,语气说不清地复杂,“你给别人喝过了吗?”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喝。”湛长风叹道,“我先前拿荒原上的凶兽试验了,连直逼生死境的凶兽也扛不住它的毒性,本想让凌老帮我试试,但被他拒绝了。”

    “不过你放心,在此地,在被冻僵的情况下,饮此茶,绝对是有好处的,没有任何副作用,我试验了不下十次。”

    余笙罕见地听出了她的自豪,心情复杂到难以言表,她突然想起在社学时,一众先生躲她跟躲猫似的,尤其是管灵禽灵兽和教医术的先生,简直拿她当生死大敌,一见她就紧紧护着灵禽灵兽和身边的孩子。

    她当时觉得莫名其妙,现在想想,先生们分明是担忧一个不留神,她就搞起解刨和试验了。

    余笙认为自己应该适时地赞扬一下她的发明,但鉴于首次试吃者是自己,完全不想夸她,干巴巴道,“你称不了王侯,还可以去医道。”

    湛长风点头,“我也这样觉得。”

    ......余笙真想说一声够了,你是想走毒医道吧。

    “这茶有名字吗?”今后好长个心眼,绝不能乱吃她给的东西。

    “就叫无名茶吧,那树可以叫无名树。”

    “因为不知道名字吗?”余笙抿了口茶,“这树要是人,就该哭了。”

    湛长风不置可否,“说起医道,你以后要是遇到跟神农门有关的事务,须留几分神,最好不要跟神农门深交,也不要拿他们的丹药,因为我怀疑神农门里,有涅槃会的暗线,涅槃会是人丹的始作俑者,已知特点是识海中有‘弑’字禁制。”

    “神农门.涅槃会.人丹?”余笙已经适应她闲话和正事时不时交叉的聊天方式了,注意力一下就被引到了人丹上,她最早听说的人丹来自藏云涧百草院暴露的那桩丑闻,然最近,她好像在哪里看见过这个字眼。

    余笙眸子微深,“古言僧道曰云水,心似白云,意任流,不惧东西,没想到还有杀人炼丹的邪修存在,此等邪修,就当广而告之,悬赏以拿。”

    云游四方的僧道常常被比作云水,但配合广而告之.悬赏等字眼,显然含有它意。

    湛长风失笑,“看来我真是挖到宝了。”

    余笙竟也是天道盟云水会的成员。

    “同乐。”知道这个消息,余笙思考得也就多了,天道盟可以说是六大圣地和神道的联合,但它有独立的体系,不从属于圣地天尊和诸位大帝。

    云水会则相当于是给天道盟扶持培养坚定支持者或内部人才的。

    她俩同是云水会成员,将来在面对天道盟的问题上,较容易达成一致,这是值得庆幸的。

    而且有天道盟这根纽带在,未来昼族就有途径和其他的王朝甚至天朝对话了,这是跻身界外一流势力的重要途径。

    湛长风拉回余笙的思绪,“方便我问一下你的功法传承吗,我至少得知道你们的极限在哪里?”

    如果功法较弱,只能修到生死境或神通,那以后得帮着找契合的更深层次的功法。

    “修行方面不用为我操心,暂时没有问题。”余笙道,“我炼的是一门意外得到的星法,较为特殊的是,它是残缺的,得今后慢慢寻齐,如果寻不齐,我可能会转修其他。”

    “哦?”湛长风微怔。

    她摩挲着墨玉扳指,眼轻阖,神光暗藏,“这道星法叫什么名字?”

    问人家功法总是不妥的,余笙却没有隐瞒,“星野遗术。”

    归命星盘诞生之时自衍星法道统,名星野遗术,星盘破碎之时,星法随之残缺。她手中的帝星碎片.玉衡碎片中就各有一部分星术。

    余笙修的竟真是星野遗术,难不成归命星盘全落在风云界域了?

    这不太可能,也许是历经九万年变迁,不小心流进来的。

    “何其幸,何其不幸。”湛长风凝色,“你可是从一块碎片中得来的?”

    “你如何知道?”余笙讶然,“你见过?”

    湛长风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忧虑,不期然想起阁主消散前说的那句话,“九万年前的战争还没有终结,归命星盘是妖庭天庭开战的因,果却未出来,我知你拿到了一块碎片,担忧‘果’已经开始冒头,你得注意着点自己和六大圣地的关系,六大圣地某种程度上是妖庭和天庭的延续,他们定会在里面插一脚的。”

    她要是只拿到一块碎片还好说,可如果接二连三碰到,那就由不得她忽视了。

    “这块碎片是归命星盘中的。”湛长风将归命星盘的事跟她讲了一遍,然后斟酌道,“我这里有两块碎片,想与你做一场交易,我让你参悟它们里面的星法,你将你手里的那块碎片给我保管。”

    那碎片能帮她更快地感悟星力.掌握星法,但用它换其他的星术也不是不可以,余笙更忧虑的是,“你想集齐归命星盘?”

    “我没这个打算,但我怕别人想,想了,就必有争夺。”她记得当初她得到帝星碎片时,旁边有一条螣蛇守着,那螣蛇是大妖之一。

    不管其他人知不知道归命星盘,跟妖庭有关的妖族肯定知道,也许,妖族直到现在都没放弃对它的寻找。

    余笙点点头,“我可以与你换。”

    她掌心聚起一枚星光图腾,图腾脱手,变成了一块碎片。

    湛长风拿起一感应,天权碎片。

    “这是帝星碎片.玉衡碎片,碎片的存在不要再告诉人了,若有人问你哪来的星法,你只管说师承。”

    “好,我学了里面的星法就将碎片还给你。”

    “碎片可能有三十八个,星野遗术也可能被割成了三十八份,你如果选择修它,将来会很难。”

    “既然已经修了它,岂有半途而废之理。”余笙坚定道。

    湛长风尊重她的选择,不再多话。

    两人又就昼族如今的现状交谈了一会儿,双双下山。

    山途中,余笙越想越不对,“你怎么将事情都跟我说了,像是临行前的交代。”

    湛长风当然不认,“你是我的政治谋士,知道这些关窍是应该的。”

    “你不怕我搞砸?”

    “昼族的底子就那么薄,再砸能砸到哪里去。”湛长风道,“你帮我分担了庶务,我就有空建设弟子们的底子了,昼族里的修士,多修演兵功法,缺辅助功法,缺文化素养,我得想办法将他们的修炼体系完善起来。”

    余笙无法反驳,郑重道,“那这些庶务就先交给我吧。”

    “财务.兵力方面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去找敛微和花间辞商量。”湛长风想起自己的战将还没回来,问,“你知道硕狱在哪里吗?”

    “我跟他同行去过荒界,不过后来我们都想独自历练,便分开了,他如果知道你回来了,定会回来的。”余笙被触动了一桩心结,“你是如何从小黎界出来的,真有邪魔出世吗,青白山血案是不是那些邪魔干的?”

    “是。”青白山上下被屠杀,确实叫人遗恨。

    湛长风又同她说了邪帝出世的事,余笙久久无语,谁会想到那么一个小界,会发生这样的事。

    翌日,龙溪走廊那边因为建镇建府衙的问题,又要共同议事,湛长风携余笙一起出席参与了一次,然后就将建镇之事都交给余笙了,自己购买了大量空白玉简,闭门修书。

    她一卷卷地将在荒界万卷楼看过的书籍都默了下来,准备放在功法阁的一楼,开拓众人的见识。

    至于其他功法,那就得慢慢收集了。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齐桓定下的赌斗日期。

    脱凡.生死.神通三战,神通必然是凌未初,生死境她可以去,脱凡就难选了,她并不清楚族中脱凡都在什么水平。

    被敛微看好的叙鞅和安在常都在外探索荒原地形,没必要将他们叫回来,那就游不悔了。

    湛长风叫来了凌未初和游不悔,一起去平元山赴约。

    平元山山势较缓,山顶视野开阔,可望见广袤的樊河平原,他们过去时,齐桓已经在等着了。

    齐桓一身黑衣,气质如虹,见他们来了,细细打量了凌未初和游不悔,心中稍安,直觉不是很强。

    “湛道友。”

    “久等了。”湛长风也看到了他身边的两人,一位身形高大挺拔,面如重枣,卧蚕眼,笑容亲和,一位立在旁边,双手交握在前,很是拘谨。

    齐桓先介绍了那位高大的修士,“这位是火居洞炎裕真君。”

    又介绍了旁边的脱凡修士,“这位是我的部下,周震。”

    湛长风也介绍了凌未初和游不悔,双方见礼。

    “今我二人之斗,尽于此,止于此,希望不管结果如何,都不影响今后。”齐桓之言掷地有声,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

    湛长风应道,“理当如此。”

    “那再确认一遍,我想要土灵和你从洞天中拿走的石片,你想要巨神海秘境十个名额和五百万上品灵石,对也不对?”

    “没错。”

    “三局两胜。”

    “一言为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