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定望君山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年前,有一座天君洞府出世,引起了不小的动静,我也进去闯过,混乱中收走了一个匣子,里面是一座烛台,烛台光晕里显示出半幅地图,因为我当时不知道黑暗中纪元这回事,就没管它,现在想来,这烛台该是一对的,另一座被东临王朝的人拿到了,那真君让我交出从洞府中得到的所有东西,很可能是当初他们看到我拿走其中一匣子,知道另一半地图在我身上。”

    黑暗中纪元代表了玄天中古时代妖族和人族的巅峰之战,无数大妖和人族强者陨落其中,如果这战场存在,它极有可能存在镇国三器或其他先天类圣宝。

    也难怪东临要抓着时机争夺了。

    “半张地图,东临不会轻易放弃的,先看情况吧。”

    两方各持一半,是强要还是合作,不过是势强势弱的问题,今次之事,也让湛长风有了迫切感,势力不够强大,终究处处受限。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在此定基。”湛长风指着一条缓缓淌进月光三角洲的大江道,“此乃霸川,与灵脉的走向相差无几,两者在某一段路甚至有重合,源头在北境边缘的望君山,全程一万二千里,我打算在望君山先立兵书院,将北境纳入囊中,之后再沿河建城,引进商铺和人口。”

    “那里也是一个大灵穴所在,介时将那一段灵脉上的特殊力量解除即可。”

    “以什么立兵书院。”

    “大乘传承荒天诀,中乘傲世秦枪.寒鸦诀,小乘混元锻骨诀.百炼刀法,荒天诀内含统兵训兵之法,另附有一部演兵功法,是最完整的军道功法,可以它开山。”

    兵书院是兵团之源,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先建设它也无可厚非。敛微又问,“建筑材料和工匠你可有想法?”

    “金不换那边会安排工匠,建筑材料可就地开采,另一些特殊材料,需工匠规划后提出来,再去采买,此事我会让凌老和颜策负责,颜策善堪舆,凌老善符道,精通建筑布局和防御,资金方面就由你把握了。”

    湛长风十分干脆地将身上所有的灵石和之前买的一批药材给她了,甩手可以说是甩得相当快了。

    敛微幽幽道,“发几次月俸就剩不了什么了。”

    一般小诸侯身边有一两个生死境已经是极好了,毕竟本身实力也就生死境。

    而湛长风,致力于招揽各种强者,他们的价值很高,供养他们的价格自然也高。

    “不慌,可先开采灵矿,待我寻时机将北境化为绝佳的修炼之地,还怕人不来,收不上税吗。”湛长风心宽地揭过了这一话,问,“你那里没有收到一批介玉?”

    “有。”敛微给了她一个储物袋,“另外送来的人留了口信,让你有空去一趟店铺。”

    这店铺自然就是指翊天的产业了,应是昉翊要跟她谈话。

    “我先去炼制一批令牌,你等金不换安排的工匠到了就开始准备建兵书院吧。”

    “嗯。”敛微递出一玉佩,“生命空间之器,炼制好有一段时日了。”

    “辛苦了。”湛长风神识探入其中,方圆七八里的地,已经种上了郁郁葱葱的灵植,让敛微帮忙照看的小狐狸在里面肆无忌惮地撒欢打滚。

    “对了,阁主最近怎么样了?”刚到山海界时,她匆匆入青铜灯拜访过敛微的师兄姐和师父师叔,遗憾的是神识能存几万年已经是极限了,他们早在这十年间一个个消失,唯阁主的神识还在,然也虚弱得忽聚忽散,说不了几句话。

    敛微神色未变,眼底有怅然,“你再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湛长风默然,与她一同进青铜灯。

    初见到阁主那会儿她也才踏入修道界没多久,修炼境界上遇到了问题,没少请教这位九万年前的大能,就算称不上师父,也称得上先生。

    指点之恩不能忘。

    “阁主。”

    古树下.石凳上,有一道模糊的影子,闻声,凝为一名墨袍道人,朗朗道,“你来了啊,我上次有句话没说完,不放心走,专等着你来呢。”

    上次?

    上次她就是来问个好,没谈什么啊。

    “阁主请讲。”

    这阁主将她拉到一边,背对着敛微,小声道,“我不交代你什么,但你记住一点,做人做神仙都要问心无愧,不能欺负人。”

    敛微在后面无语道,“师尊,这点不应该交代我吗?”

    到底谁是亲徒弟,好好的给人家讲什么人生道理。

    “你懂什么。”阁主虎脸斥了句,转头和蔼地对湛长风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事,兴许对你有帮助,九万年前的战争还没有终结,归命星盘是妖庭天庭开战的因,果却未出来,我知你拿到了一块碎片,担忧‘果’已经开始冒头,你得注意着点自己和六大圣地的关系,六大圣地某种程度上是妖庭和天庭的延续,他们定会在里面插一脚的。”

    湛长风应下,“多谢阁主提醒。”

    阁主也不管她放没放在心上,微笑点点头,身形有溃散之象。

    “师尊。”敛微出手帮他稳定身形,却被他拒绝了,“我这缕神识本就是为陪你度过漫长的岁月而存在的,现你已经苏醒,还有了自己的道路,我也该走了。”

    阁主朝两人笑着,渐渐消散。

    “...等工匠来还有些时日,你无事的话可以四处转转。”

    敛微古怪且平静地看了她一眼,“我有事,我先打探下本土和外来的物资交易,以备建兵书院时需要材料,手忙脚乱。”

    湛长风当自己没说过前面那句话,立了一会儿,离开了青铜灯。

    她召集了昼族所有修士,勘测冰寒荒原地形的去勘测地形,帮忙建兵书院的去望君山,一个没漏全都安排好后,自己闭关,借着镜子的手札研究怎么炼制能够通讯.传递命令的令牌。

    传音符容易被拦截,千里传音有距离限制,易被窃听,都不方便不安全。

    这段忙碌的期间内,齐桓那边没有提起赌斗的事,因为他们发现了分脉。

    龙溪走廊上的灵脉被空间裂缝影响,加上和主脉断了联系,限制它外溢灵气的特殊力量无限削弱,灵气渐渐升到地面,贴着地皮的植被最先舒展开来,水灵灵的。

    “咦,天地元气似乎浓了一点。”

    附近的修士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同,循迹找去,踩着半亩地转圈,就是这里忽然多了灵气。

    灵气越来越充裕,一个时辰后井喷般上涌,方圆三里内演化出修炼福地。

    范围越扩越大,不少人猜测底下这条灵脉有千里长。

    这可好,散修强者要来占地建洞府了,二十一部落要来分一杯羹了,连南方的大鹏部落金池侯听到消息都赶来了。

    龙溪走廊各方云集,沸腾喧嚣。

    而昼族众人来到白雪皑皑的望君山,驱逐凶兽,摸索山间险地,构筑防御大阵,准备建设。

    等湛长风炼制好了令牌,分发下去,那灵脉的归属还没有定。

    初期发现灵脉的那批修士,圈地盖戳似的在这条灵脉上画上了分界线,任再强的人来,也不动窝,开口就是先来先得的道理,又或坐地起价,灵石宝物张嘴就提。

    动口不行,那就动手呗,齐桓这边带着半步神通,金池侯那边也请了自家的供奉,逼得樊河平原二十一部落联合了起来,七八万人声势浩大地占据了大半灵脉。

    还有一些外来的散修,亦抱团硬撑。

    “灵脉有没写你们的名字,谁先发现,谁先占了地,就是谁的!”

    “有什么好争的,我占这块地,你们占那块地,都知足些不是很好吗?”

    “这些黑心势力只想着独吞,呸!”

    湛长风和闲着的花间辞逛到龙溪走廊附近,一眼望去,旗帜招展,阵法重重,不少人还在自己划定的地盘里建起了屋子,一副就在这里定居了的样子。

    最大的一块领地上插着景耀的旗帜,足足有30里地,其次是金池侯,20里左右。

    樊河二十一部落则每一部落至少占了十几里地,他们又因缺少半步大能镇场,表现得最为团结。

    此外,散修中不乏有正好在荒原隐居或历练的生死境.半步神通高手,只一人,就能占上二十多里。

    为了保住自己的地盘.扩大自己的地盘,战帖都没少下,时不时就有人在那儿斗法。

    她俩仅仅是路过就收到了一堆警告眼神。

    “我们还是离远点吧。”花间辞惆怅,“你的诅咒怎么还没消失?”

    湛长风也有点在意,她本以为借自己的气运能够将它隔离消磨掉,但它缠得紧,没有退去的迹象。

    “你看看他的面相如何。”湛长风示意的那个方向有一人,正是巴托部落的巴托绅德。

    花间辞一算,“比你还糟糕,一步错就是万丈深渊。”

    “看来我还有救。”湛长风打算过后找凌未初帮一下。

    她们到客栈喝了盏茶,无意间听邻桌的聊天,竟听说三爷和皖谷在前不久的地盘之争里被杀了。

    “实在可惜,三爷明明有机会躲的,就不知道他怎么了,愣是没躲开,连对手都吓傻了,三爷的朋友们可不会放过那散修。”

    “皖谷不也一样,嚯,她可是皖部落的首领,她一死,皖部落得疯。”

    “说起来,有人说黄袍道人在自己的洞府里修岔了,当场断气,积蓄都便宜了他那童子。”

    “可别说了,他是从洞天出来的,多少人盯着呢,那童子哪里护得住他留下的东西啊,反成催命符呢。”

    湛长风听了片刻,讶然,没换上去等价物品的修士都死了?

    那她到现在都没出事着实是命大。

    “诸位,请一叙!”不远处忽然传来高喝,“龙溪走廊有万年之久的大灵脉现世是幸事,见了血,你死我活,叫人看了,于心不忍,景耀王朝二公子和金池侯.二十一部落连日商议,拟定举办一场荒原大会,决定灵脉归属。”

    “具体如下,占了5里以下的可容一人出战,占了5里到10里的,可容二人出战,占了10里到20里的,可容三人出战,占了20里到30里的,可容四人出战,占了30里到40里的,可容五人出战,最终胜者所代表的那方,为整条灵脉的拥有者。”

    众人闻之皆哗然,这太不公平了,孤身一人的散修怎么去和可出战三人四人的部落拼!

    那声音继续道,“前提条件是,最终的灵脉拥有方,必须在灵脉上建立一座镇或聚落,筑修炼净室,凡今天在灵脉占据了一方而斗法输者,可免费在净室中修炼半年到十年不等,如有疑惑,请来详问。”

    “早知道我拼死也要去占一点地了,哪怕被夺走,还能免费修几年呢。”

    “这还用比吗,散修那边据说有一个半步神通,大部落有生死境强者,那什么公子身边定也有高手,结果无非那几个啊,二十一部落和金池侯怎会同意这种条件,莫不是私下达成了什么?”

    “我们只管看好戏,唉,不知现在去争灵脉还来不来得及。”

    没占到灵脉的唏嘘不已,占到了灵脉的众修士却已经闹到了三方面前。

    “你们怎么能私自决定这种事,我不同意!”

    “明显是你们几个大势力占好处,真当我们傻啊!”

    湛长风远远旁观,暗自皱眉,这主意一定与齐桓有关。

    齐桓拥有了存在于龙溪走廊之上的洞天,现又出现这种建镇的前提条件,显然是要在冰寒荒原发展力量。

    若在她没准备好前,被他发现了北境的大灵脉,有很大概率会面对王朝的争夺。

    就算不发现,任由景耀在冰寒荒原发展,也是一个隐患。

    这荒原大会,搅不黄它,也得让它改改规则。

    灵脉附近,别管位置是好还是坏,当真全都被占满了,湛长风只能找到一个窝在灵气受益范围边缘且仅占了半亩地的外来修士,一番说辞后,用两万中品灵石从他手里买下了地。

    灵石还是白狐小私库里的。

    早知那会儿移脉的时候就先占一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