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一竖道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脱凡.生死.神通,三个层级的战斗,这也是在试探湛长风背后的势力究竟有多深。

    湛长风反问,“你看中了我这里的两样东西,我也看中了你那里的两样东西,你敢不敢拿出来赌。”

    “哪两样?”

    “等你活着出去再议。”

    “啧啧啧。”落薏米摇头叹气,这俩比她还生意人,在这关头居然谈起了交易,蓦然她发现齐桓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大惊之下露出一个富贵逼人的笑容,“我师父是大航海商行的会长落百谷,我秉承着师父的优良作风,处事最为公平,两位要不要我给你们做一个公证人?”

    算她反应快,齐桓差点就把她叫上台了。

    大航海商行是海上商业的霸主,山海界作为一个山海相间的星界,最为发达的就是水路海路上的贸易往来,是以它的地位一点也不比大门派差。

    景耀王朝也时不时会和大航海商行进行合作。

    齐桓瞥了她一眼,看向豪绅,“你上来。”

    豪绅以为自己躲过了姜川,却没想到躲不过齐桓!

    “不,不,放过我!”他仓皇蹿进人群往外跑,却如三爷一样,被一股力量拽到了八棱台上。

    一而再,再而三,湛长风终于锁定了这股力量的来源,是那神秘黑袍人动的手。

    她已经确认古楼包括广场上的人们实际上都是记忆体,他们没有任何攻击力,也不可能有攻击力。

    那这神秘黑袍人就是切实活着的生命,而且实力高出他们大截。

    如此一来,所谓的诞辰礼.择传承者就耐人寻味了。

    那厢齐桓戴上了面具,戴上面具的一刹那,他仿佛进入了某一人的身体中,周边人潮拥挤,欢呼高叫。

    他成了那一种族,靠吞噬生灵来成就自己的无上力量,胸腔中盛满了大道之下皆为蝼蚁的豪情。

    这人,这妖,和草木野兽有什么区别,妖和人尚且食肉吃蔬果,从灵兽灵植中摄取能量,他们又为何不能以人.妖为食!

    齐桓突然变了一个人,手持着匕首将姜川肢解摆好,又同样处理了豪绅.鲁张,动作精细地像是在做处理某块肉,准备做一道大菜。

    他彻底从面具中回过神来时,手上血淋淋的,地上摆了三具被他解刨好的尸体。

    八根石柱上的火焰已全部熄灭。

    他震惊.疑惑,不期然又想到了面具中看到的“往事”,他知道第三项礼仪叫做宰生礼。

    在这项仪式上,需要他这个“宰主”亲自试验那道传承,将八具生死境的尸体炼成丹!

    齐桓从面具中知道了另一种修炼方式,不需要突破道境,不需要太多的感悟,纯粹以吞噬炼就神魔之身,成无上尊荣!

    不能,他怎么可以吞噬修道者来修炼。

    齐桓心中闪过挣扎,不吞噬修道者,也可以吞噬灵兽灵植和妖。

    但如果实力一高,灵兽灵植和妖无法满足他修炼了又当如何?

    大道谁都想求,他却无法说服自己走这一道。

    齐桓舔了舔嘴唇,满手是血地站在那儿,一身傲然,“我放弃。”

    人群中发出唏嘘,“那接下来的宰生礼谁来主持?”

    “胆小鬼!”

    “呵,这一代人真堕落,一个像样的也没有。”

    神秘黑袍人哑着声音道,“你当真要放弃传承资格吗?”

    齐桓坚定点头,“当真。”

    “哈哈哈,你通过考验了,这座洞府是你的了,至于这道大乘传承。”神秘黑袍人捏碎了小鼎,“其实不存在,只是一道考验。”

    齐桓懵然,“为什么?”

    搞那么一大出,就是为了给这洞府择主吗?

    “我乃一竖道人的一缕魂,生前是神农门长老,千多年前,偶然到此,占据了这方洞天,临死立下遗志,宝物和洞天,只送给有缘人,唯一的要求是你必须成为我的记名弟子,学我的炼丹术,你可答应?”

    齐桓还未说话,徐云子激动道,“您当真是一竖长老?神农门自痛失长老起,便一直在寻找长老的遗骸,希望将您带回门中安葬,我此来也是碰碰运气,竟真的遇见了您!”

    “这里还有门中小辈吗,神农门一切可好?”

    齐桓在徐云子和神秘黑袍人间打量了几眼,待他们叙了三两句话,心中大定,“我愿意成为您的记名弟子。”

    早有消息传出神农门找回了道统传承,如能将神农门拉到王朝这边,绝对是件大好事。

    神秘黑袍人大喊了三个好字,“你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

    人潮退去,花灯消失,破败的红木古楼孤立在广场尽头,在昏黄的余晖下蒙着一层末路的色彩。

    仿佛从未有人踏足过。

    神秘黑袍人手一挥,湛长风.花间辞.和老.落薏米.徐云子被赶出了这方空间,出现在茫茫荒原中。

    “怎么会这样?”花间辞一扫身边几人,另外那八人没有踪迹,确实是死了。

    哪个刁钻的门派会用杀人这种方式来考验人?

    以救世济人为先的医者更不会这样做,齐桓难道就没觉得这场考验很不对劲吗?

    还是他认为杀的那几人是幻觉?

    湛长风更觉不对劲,那神秘黑袍人绝对不是一缕魂,她一个修魂的,魂和活人怎么可能分不清。

    他主导这一场“探险”究竟是什么目的?

    为了把景耀王朝和神农门绑一起?

    和老也察觉这场所谓的考验有点异常,心里急得跺脚,公子怎会被蒙了心,想也不想就答应去做那什劳子记名弟子。

    他皱眉走向徐云子,“请教这位道友,一竖长老是谁,几时陨落的?”

    “嗯?”徐云子客气回道,“一竖长老是在一千年前陨落的,在我门中声望很高,为我门留下了诸多医道研究,我门一直没放弃寻找他的下落,今日能寻到他的踪迹,实为大幸。”

    和老道了两声恭喜,又犹疑询问,“你肯定那位是一竖长老的一缕魂?”

    “差不了,谁会平白冒充一竖长老的身份,此处地点,也与我们最终判断一竖长老陨落的地点相符合。”

    “如此,死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贵派考验人都是这个风格!”和老怒道。

    徐云子皱了皱眉,“道友说笑了,那些人也许没死呢。”

    “怎么会没死!”和老还要再质问,忽然见尚未消失的空间裂缝中走出了八人。

    正是已经被肢解的三爷.巴托绅德.皖谷.黄袍道人.姜川等人!

    他们完好地出来了!

    湛长风亦觉不可置信,他们怎么可能活着,难道她之前所有见到的,推断的,全都是错的,那真的只是一个幻境?!

    “你们堵在这里做什么?”

    “屁,居然在幻境中被杀了一次,晦气。”

    “好歹捞着了点宝物,不枉来一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