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交换礼物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归命星盘是妖庭太皇上帝应紫微北斗和四方星宿之数,拘其命宫居中者,将整整38位大能尊者炼阵祭旗,引紫微.北斗及二十八星宿的星魄入世炼成的一件先天圣宝。”

    它诞生之时自衍星法道统,是为不世之宝,据说能破海世图对诸天的掌控,但它一出世就因来历有伤天和,没挺过天劫,分崩离析,散落各界。

    湛长风颇感意外,竟会在这里看见归命星盘的碎片。

    台上的神秘黑袍人还在说话,“现在请诸位尊客敬献贺礼,献上贺礼者,可从我身边的托盘上取走一件宝物,作为还礼。”

    还有这等好事?

    三爷眼睛亮堂堂,“我不献如何?献得少了又如何?”

    “礼轻情意重,交换礼只图个喜庆吉祥,尊客来参加道长的诞辰,怎好意思不随礼。”

    “你们道长是谁?”

    “哈哈哈,尊客莫开玩笑了,你们来参加道长的诞辰,会不晓得道长是谁?”

    还真不知道。

    众人知趣地没和他绕下去,呵,跟一个幻境有什么好绕的,拿到宝物才是实在。

    一名黄袍道人试探地喊道,“一件未免太少了,我愿献上数份贺礼,你是不是也该还数份!”

    神秘黑袍人点点头,“合该如此,只是还礼有限,每人至多还三份。”

    众人大喜过望。

    “我先来!”黄袍道人跳上台,临近,有些忐忑地递出三份灵器,紧紧盯着神秘黑袍人,看他会不会收下。

    他收了!

    黄袍道人立马美滋滋地挑走了三件真宝,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三件灵器比凡器好不了多少,他得到的,却是这辈子都求取不来的真宝级兵器,他自己留一件用,剩下的就算拿去卖,一件也能卖几百上千万中品灵石,这辈子不用愁了。

    稍还有点犹豫的修士见他不费吹灰之力换得了三件真宝,争相甩出自己身上的物件,夺取托盘中的东西。

    “这株万年灵草是我先看到的!”

    “老贼,你想跟我动手不成!”

    好几人看中了同一件东西,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神秘黑袍人手一抛,一颗金色圆珠悬在上空,赫赫灵威震慑住了他们,“诸位,喜庆之日,休无故寻事。”

    “就是,绝世强者送我们如此机缘,我们当心怀感恩。”三爷劈手夺走托盘上的宝物,眼中凶光渗人,“要夺,等离开了这里再夺,莫坏了我们的机缘,这件东西就由我先保管了。”

    入他手,还能出来?!

    想跟他争此宝的修士们愤愤,却又怕其他好东西被抢走,匆匆夺还没人拿取的宝物,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攥到自己手中再说,某几个还偷耍手段,多拿了一两件。

    不是所有人都会哄抢上去“换”宝物,那魔修姜川.神农门徐云子.生意人落薏米.景耀王朝公子齐桓和他的军师和老就没有动,各有各的思量。

    湛长风和花间辞也没有动,花间辞是心神不宁,不想动,湛长风是察觉不到了一丁点儿不对劲。

    有咒的感应。

    诅咒无形无态,难寻踪迹,有时中没中连自己都不知道,它和真言相似,都是通过跟天地.鬼神的某种沟通产生约束力。

    湛长风遇到过两次诅咒,空时对它做过些研究,再加上她本身的洞察力感应力,可以肯定周遭有某种诅咒存在,但不知道是哪种诅咒,大致猜测和“交换”这个动作有关。

    “你几位为何不献贺礼,可是对道长不满!”神秘黑袍人隐含怒意,似乎下一瞬会把没动作的几人都赶出去。

    齐桓想要那块丑陋的石片,但自己与和老都觉得贸然上去换很不妥,谁知会不会换出什么事情来。

    不如先看看有没有人去拿这石片,若有,等私下,再想办法从这人手中“换”回来,如此一来,就要安全多了。

    是以他们暂且不动。

    “怎么会不满,我是在想送什么贺礼,才既能配得上道长,又能显示自己的诚意。”落薏米做了二十几年的生意,深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焉知这疑似绝世强者曾住的洞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是在考验他们,还是在吓唬他们。

    如果是考验,自己就要端正态度,如果是吓唬,自己就更不能怂了。

    同时落薏米也看中了上面的一道秘术,心难耐之下,拿出五十万中品灵石放到托盘上,迅速取走了秘术。

    别人都被惊到了,她是不是傻!竟然拿五十万中品灵石去换一道秘术!

    这不就相当于是自己买的吗,不亏不赚啊!

    姜川突笑,“好一个诚意,我也来表表诚意。”

    他同样用一笔灵石,换了一物。

    众人的脸色开始变了,不禁想,如果这是绝世强者的洞天,此幕会不会是一场考验,用来择传承人。

    他们再加点诚意是不是太晚了?

    何况他们也加不到哪里去,他们的身家加起来都可能抵不过一件真宝。

    黄袍道人捂着自己的储物袋,管他呢,反正自己已经赚了,绝不能再将它们交出去,赌那什劳子考验。

    跟他一样想法的有好几个,叼到嘴里的东西,决计不能再吐出来。

    齐桓看着那还没被取走的石片有点心急,暗中跟和老传音道,“我也去换换,您估摸着我用多少灵石合适?”

    和老皱眉占着后果,没有立马作答。

    那边花间辞顺着他的占卜注意到了石片,忽然间心跳得厉害,默不作声地起卦推算。

    和老也感应到了她这边的力量波动,大惊,居然碰到同行了,“公子,吉凶莫测,你若定要换,就拿你最大的筹码去换。”

    最大的筹码,齐桓一瞬间想到了自己身上的景耀王朝公子印鉴,这是他的身份象征,但这东西绝对不能换出去的。

    他犹疑的刹那,花间辞突然跟旁观的湛长风道,“去拿那块碎片。”

    “嗯?”她虽知道那是什么,但她不感兴趣啊,拿了也是跟帝星碎片一样在角落里蒙尘,将来要是被人知晓归命星盘的碎片在她手中,还容易惹来大堆麻烦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