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洞天古楼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在几个生死境攻过来之际,湛长风打了个响指,阵轮华光大盛,一重重风沙席卷而来。

    以她的本体力量,维持阵法当然需要不少力气。

    但是借势也是一个阵道师的必修课。

    黑风暴.先到的时机,如此天时地利,总不能认为她来这么久光傻站着了吧。

    这一阵,不消耗她的力量,风为源,沙为引,力量根植黑风暴,威力等同黑风暴。

    三爷几人的攻击撕开了沙土,但是裂口又瞬间被覆盖了,惹得几人破口大骂。

    “裂缝马上就要大开了,我就不相信她不出来!”

    “没错,想当缩头乌龟门也没有!”

    土灵,齐桓目视着厚重如墙的风沙,亦不免心动,却又顾虑现在出手争夺,损耗过大,到了洞天中可能难以为继,他再次向和老确定了一遍,“和老,那个对王朝有帮助的机缘真会在这里出现?会不会是那土灵?”

    得到这土灵,不仅有了一个先天圣灵,还可以通过它找到一条大灵脉,对王朝的实力提升同样是极大的帮助。

    和老明白他的意思,“公子切莫急功近利,我看此人能抢在众修士之前找到这里,还得到了土灵,不是等闲之辈,大事未成前休妄生事端,且我能肯定那个大机缘在裂缝后的洞天中,只是不能确定具体位置。”

    齐桓沉着心,点点头,争不争土灵先看他们打不打得起来,至于那条很可能隐藏在此地,还未被人发现的大灵脉,他绝不会轻易放弃。待从洞天里出来,他便要抢在众人前先找到它,“和老,你注意下灵脉的位置。”

    和老应了声,转眼却蹙了眉,心中仿佛遗漏了什么,但又占卜不出。

    那边湛长风将土灵放入一个特制的木匣中,算师果然麻烦,幸好她有隔绝刺探的盒子。

    这个土灵,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她感觉她立国的机缘应在这土灵上。

    湛长风将东西收好,见时间差不多了,撤掉了阵法。三爷那些人下一秒就施展手段攻来,一方空间充斥了各种威能。

    在这种激斗中,西边的重重风沙忽然薄了,影影绰绰仿佛昏沉缭乱的街道。

    一人从昏沉缭乱中缓缓而来,风沙不沾衣袍,眼眸却藏郁色。

    在三爷等人的攻击中,湛长风手中的隶笔勾画出一个阵法,目光却是望着来人。

    “来了?”

    这人摘下兜帽,指骨分明的手握着玉骨折扇,目光相撞,却是笑道,“一来就见你被围攻,真是难得。”

    湛长风一阵压下,三爷等人瞬间跟头顶压了山似的,砰砰坠入地底,黑风暴一卷,没了踪影,只留怒吼。

    齐桓.落薏米.姜川.徐云子耐着没出手的几人,心中皆震动,这到底是什么来路的修士,仅凭阵法就能克制他们的进攻?!

    裂缝已开,湛长风没多逗留,身化流光冲进裂缝。

    其他人见状,纷纷往前冲,找绝世强者的洞天要紧!

    三爷.巴托绅德数人挣脱阵法束缚飞上来一看,“特么居然逃了,太不要脸了。”

    “裂缝已经打开,走!”

    进入裂缝的人不期然掉到一个巨大的广场上,这广场的石缝间长出了杂草,在落日下凄凄楚楚。

    众人看着眼前落拓又广阔无边的景致不禁大骇,这空间裂缝后面真连接着一个洞天?

    但这洞天怎那么荒芜。

    各人往广场外飞去,却被一层无形的力量挡住了。

    “出不去啊怎么办?”

    “这是什么结界,打不破!”

    “前边进来的人呢,怎么不见踪影了!”

    “古楼!是不是都进古楼了?”

    那一座红木古楼重重叠叠,细数有九层,每层的四个檐角上都挂着金玲。

    它孤立在广场尽头,古老.萧瑟,在昏黄的余晖下蒙着一层末路的色彩。

    斑驳的楼门开了半扇,风撞上金玲,平添愁绪。

    所谓的机缘,就是这样破败的一座楼?

    怎么像普通屋子一样。

    它太老了,老到不应该如此。至少修士们认为,想象中的古楼应该恢弘大气金雕玉柱,而不是像凡人的屋子一样会腐朽会破败。

    他们试探着推开那扇楼门,灰尘和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在余晖照不到的内部,黑暗层层环绕。

    脚踩进去,咔嚓。

    那是累累白骨铺就的地面。

    宛如进了哪个邪修的白骨洞。

    这个地方太诡异了,急切想要寻找宝物的修士们按捺着心思,小心翼翼地四处探索。

    吱呀,吱呀。

    湛长风走在暗沉的回廊上,脚下正在老坏的地板声声叹息。

    吱呀吱呀。

    后面有人走上来。

    湛长风停下脚步,撇头望过去,“花道友,别来无恙。”

    这人正是被齐桓念叨过的花间辞,可惜齐桓出道的时候,花间辞已经隐退了,所以刚刚他没有认出她。

    花间辞手持着一把玉骨折扇,打量着完全变了模样的人,笑言,“故人相邀,有恙也得来。”

    “我怎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面子有那么大。”花间辞在七年前弃了杨解城的城主之位,彻底消失了踪迹,不过敛微和她有往来。

    湛长风有让她重新出山之心,就让敛微试试能不能将她请出来,没想到她直接出现在了这里,不知她是从敛微那里知道自己来了冰寒荒野,才过来的,还是其实她就在此地隐居。

    “你别小看你的面子啊。”花间辞轻轻一笑,转头又说道,“我在这里见你,跟你还真有几分关系。”

    “嗯?”

    花间辞不卖关子,神色郑重道,“事实上,我一直在查人丹的事,可能闲得无聊,除了这点也没什么好做的了,这一查,还真叫我查出了点有意思的事。”

    再次听到人丹,湛长风有些感怀,对花间辞不禁又高看了一分,“愿闻其详。”

    “这之前,查到神农门的石耳后,线索不是彻底中断了吗,后来我从黑铺里的那些下品人丹入手,发现,下品人丹的炼制术并不是保密的,换言之,谁都有可能通过某些途径获得下品的炼制术,它就像诱人上瘾的毒品,炼制的窝点极多,但根本无从确定真正的源头,自然也不能从它这里找到有关涅槃会的消息。”

    “较为幸运的是,我从粗糙的下品炼制术上,找到了一些特别的线索。”

    她沉吟道,“早古有一族,从生灵血肉中获取力量修炼,这族有两种顶级传承,一名涅槃丹技,一名噬天神功,噬天神功是直接吞噬万物的,这道传承跟血脉有关,听闻此族出了一个叫‘封楼’的帝级准圣,在早古发动了噬天之战,最后被神朝和天庭联手绞灭,族人全部魂飞魄散,这道传承就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