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土灵现世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里的每方空气都充斥沙尘,目不能视物,满满都是灰黄色,前进需用元力或兵器.辅具开路。

    越往里,人越少,深入一千多公里后,仅得见七八人,此时齐桓身边也就只有和老了。

    能到这里的莫不是生死境强者。

    但是作为硕果仅存的高手们显然并不和谐,方圆十里内杀意弥漫。

    此地原是个山坳,在黑风暴的肆虐下寸草不生,连地皮都被掀飞了,齐桓只见右侧斜坡上被什么辅具辟出了一方清明,几个修士停驻其中。

    这几个修士见到浑身清爽的齐桓不免惊讶,再对比自身的灰头土脸,更是苦笑了,“公子名头果然不是随便喊喊的,如此年轻就已是生死境。”

    清爽是其次,这轻松的姿态才让他们钦羡,说明这个公子还有余力。

    不过更有余力的,是那些人。

    哪些人?

    和老扬声问道,“诸位道友,前方发生何事了?”

    几个修士神情晦涩,“该发生的事而已。”

    何事?杀人夺宝耳。

    话音刚落,一道光从斜上方破开密集的沙土投射下来,砰一声,砸进了地里。

    什么东西?分明是人!

    现在是死人!

    齐桓与和老相视一眼,逆着裹挟沙土的风流向半空飞掠而去。

    越往上,沙土的密度越低,能见度越高,准确地说,越靠近那杀机肆意的十里之地,视野越清晰。

    沙土自然不可能平白消失的,只能是因为这里聚集了众多人,各自的辅具.元力遣散了沙土,还出大片空明。

    然而飓风还在,卷在风中的杂物因势旋转飞驰,石块.破鞋....哗啦,一栋屋子撞来!

    齐桓还没打量到底出了什么事呢,便是先接二连三躲了冲撞过来的东西,忽地一道绿光撞在怀里,随即众多攻击纷沓而来!

    还打量什么,先打了再说!

    他反手拍开斜来一剑,掌心有光印流转。

    忽又有人趁其不备一个术式将他怀中之物拽了出来,顷刻各方掌印齐齐拍来,那道绿光摇晃向下坠去。

    修士们立马抛了齐桓追光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西北生意人落薏米抖出一传物阵,被各修士连番争抢的绿光倏然消失,落到了她的手中。

    “交出清源乙木!”

    说话那人站在一棵悬空的横陈秃树上,黑衣冷目,血煞戾气深重。

    落薏米暗自捶墙,寻个宝居然被这魔头盯上了,一个破墓里倒出来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偏偏跟我抢,看我好欺负不是!

    原来黑风暴将一个大能的墓给摧残出来了,引起了一场夺宝戏码。

    当事人还没做出什么姿态,隔壁踏着石块凌空而立的紫衣修士剑眉一挑,带着探究,“姜川,你魔道是混不下去了不成?竟要碰清源乙木。”

    清源乙木主浩然之气,对其他修士是有市无价的宝物,但平时可被这些魔道人嫌弃死的,属性不和还相克呐。

    姜川殷红嘴唇苍白面色,样貌俊美却隐含阴戾,他嗤笑一声,“我家茅坑前缺个踏板,你有意见?”

    “.....”紫衣修士觉得自己的涵养遭受了挑战,你们魔道说话怎么这么喜欢放飞自我。

    落薏米的心抽抽了,“特么十万中品灵石拿去当踏脚板,你有病啊!”

    那都是钱都是钱!

    姜川眼神戏谑,殷红的唇缓缓吐字,“十万一。”

    “十万一拿去当脚踏板啊,你脑子跟浆糊混了吧。”

    “十万二!”

    落薏米是不高兴的,但是看到对方抽出刀,果断点头,“卖卖卖,我给您包装一下啊!”

    众人,“......”

    不要试图去高估生意人的节操。

    当然落薏米觉得自己能屈能伸还赚了钱,一点也没辜负师父的教导。

    姜川又将灼灼目光转向了紫衣修士,紫衣修士正色道,“我是绝对不会把青木功交给你的,多少钱也不行。”

    青木功也是从大能墓中倒出来的,是医者的功法。

    “我要那破功法干嘛。”

    “......”那你盯着我干嘛。

    姜川神经质地笑了声,“神农门,呵。”

    紫衣修士莫测地弯了弯嘴角,“在下徐云子。”

    姜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化光而去。

    约莫他选择交易而不是动手抢夺,也有点顾忌徐云子的原因在里面。

    好了,除去一段清源乙木,最有价值的东西在徐云子手里,抢还是不抢,这是一个问题。

    两大陆上的神农门人怎也在这里?!

    也就是此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那些修士觊觎着徐云子的时候,风暴骤烈,沙土重新填埋空明地带,如长河般向着东面卷去。

    感知中有什么在律动。

    “有宝物要出世!”

    “擦,又被抢先了一步!”

    哪还管什么功法,统统向着气息所在疾驰而去,那紫衣修士看似不紧不慢,游园似的,却是一步万米,遥遥领前,让众人忌惮。

    第二位的是落薏米几个生意人,倒不是他们实力特别高强,而是人家坐着灵舟,一派财大气粗。

    齐桓先和老一步,紧缀其后。

    但是这些人再快,终比不得那一道道流光快。

    那一道道流光竟是三爷一挂的九位生死境。

    “哈哈哈,九灵寻尺阵竟是偏了,让我们一通好找!”

    “咦,这动静是...”

    “居然还碰上了宝物出世,不枉费一番辛苦!”

    闻者心头一动,那边不仅有宝物出世,还有绝世强者的洞天!

    一道道人影刷刷借力凌空,他们的面前是一条半尺裂缝,从那三指宽的缝中似能窥见充斥着无尽引力与凶险的黑暗。

    这就是空间裂缝。

    不过它还没彻底打开,所以众修士的目光都在它的隔壁——那不断汇聚沙土的漩涡上。

    但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在了。

    这人着一件宽适的衣袍,站在悬浮的破败楼阁上,一轮繁复而瑰丽的阵法隔绝了所有风沙,霁月风光又昭然明朗。

    她的目光在裂缝上,在漩涡上,在他们身上,又好像什么也不看,仅是向着这个方向而已。

    这个人的霁月风光与昭然明朗,不在水不在山不在万物,跟尘世无关。

    偏偏又折射着山水万物和尘世。

    就像她可以和任何人谈笑风生,也可以成为任何人,但是转头,

    他们.她们.它们,只不过是她眼里恒河星数的一粒尘埃。

    她是绝对的野心家.上位者,但那也终究只是她的一部分。

    苍生似她,她不是苍生。

    此时她手中有一物在挣扎,“这个,你们不能拿。”

    不能拿?

    笑话!

    三爷等人目光灼灼,那是在这片大地上集大地之力诞生的土灵!

    算得上先天圣灵了!

    它的出现,也意味着这里有一条十几万年,甚至更久的大灵脉,唯有大灵脉,才能供养它从土精髓,变成土精魄,衍化出灵智,变成先天圣灵!

    三爷高喝道,“宝物有能者居之,你快快将它交上来,小心魂断我这斩龙剑!”

    “呵,机缘难得,老道也要来凑一凑。”黄袍道人皮笑肉不笑,惹得三爷怒目。

    巴托绅德.皖谷也不甘示弱,裂缝已经找到,合作完成,剩下的,自然是该夺的夺,该杀的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