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千年传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沙尘暴来了!”

    迎客亭里的落寞乐师们慌慌张张地跑进客栈,好事之徒们却忙着往外探。

    天色一下子黑沉,只有南方才看得见一线光亮。

    人们按着纷乱的头发,耳边是狂风撕扯酒幡的声音,土质本就不怎么好的地面扬起了尘,仿佛黄雾。

    大风中嘶哑的弦声既沉又乱,一个年轻小伙朝着亭子里的红绳人喊道,“快回来,外面危险!”

    他身边的长辈握住了他的肩膀,摇摇头,“不要管。”

    年轻人没发现那人是男身,怀着一腔怜香惜玉之情,道,“那就是个凡人,被沙尘暴一撞,不死也得残啊,为什么不管,我们得让她回来。”

    “噫,她可不是普通人,她是罪人,被绝世强者困在此地的罪人。”

    年轻人一惊,还想追问却看到自家长辈的冷冷目光,转头看其他人,不是讳莫如深就是一副不愿深究的态度,又或是习以为常。年轻人知趣地沉默了。

    风越来越大,偏北方黑色愈浓,风沙聚起城墙,正朝这边压来!

    人们吸了口冷气,“这次的沙尘暴少说也得有数百公里啊!”

    “快!要压过来了,让店老板启动防护阵法!”

    防护阵法启动的时候,门窗俱闭,莫大的力量将这座客栈封存了起来。

    客栈虽被庇护了,但不妨碍他们听见外面的声音,那声音宛如一头毫无理智的遮天凶兽肆意摧毁草木.山头.房舍。

    “和老,如何?”

    被侍卫们遮挡的桌案旁,不只有青年,还有一个长衫的老头,这老头须发花白,神色颇凝重,“容我再占卜一遍。”

    齐桓静待,他已经见证过和老的能力,是以一点也不会因为和老这次再三无法确定机缘之地而丧失对他的信心。

    忧心却是一定的,和老如此不确定,说明这次的机缘影响会极大.牵扯众多,难以一言一语定论。

    蹬蹬蹬,楼上下来一人,方头大耳络腮胡,身穿虎纹皮甲,外罩大袍,店老板忙跑上前,“三爷,您来了。”

    除去些不知事的修士,其余人竟纷纷向他拱手问候。

    无他,这三爷是此间客栈真正的主人,是西北最有名的修士之一,更是一名死生境强者。

    三爷朝众人点点头,脚步正好停在齐桓那一桌,“景耀公子好啊,怎的有空来这破落地?”

    “前辈说笑了,此地矿物丰富人杰地灵,何来破落之说。”

    三爷大笑了几声,“公子客气了,正巧巴托部落.皖部落两位首领在上面喝酒,不如一起去喝一杯。”

    齐桓心情沉甸甸,他刚来到冰寒荒野没多久,竟被本地修士识破了身份,看来,此地对南风大陆的消息也很灵通啊。

    “恭敬不如从命。”他随三爷上了楼,倒要瞧瞧这三爷葫芦里卖什么药。

    他们一上去,大堂忽然热闹了数倍。

    “果真是南风大陆的公子?”

    “这一遭不一般啊,是不是为了那个遗迹?”

    “嚯嚯,说来今天看见了好几个不得了的人物,除了定居在这里的外来强者,原住民部落里的强者也现身了呢。”

    湛长风一个新来的,根本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他们也有意避讳似的,一言一句都说得十分模糊。

    但很快,送消息的人就来了。

    商队的头领夫妇和伙计们吃完饭,打算结账时发现湛长风替他们结了,过来道谢。

    湛长风路上替他们挡了凶兽袭击和劫匪的追杀,头领夫妇愿意交个好,帮她开了个房间休息,哪知她把他们的饭菜钱结了,荒原的粮**贵,这一顿得花一百多中品灵石呢。

    “多谢阁下款待。”头领没有跟她推辞计较,爽朗地道了谢。

    “投桃报李罢了,不必言谢。”湛长风请头领夫妇坐下喝杯茶,问道,“我初来乍到,一些事不是很了解,想请教二位,这沙尘暴有什么特别吗,怎感觉店里的修士都在等它?”

    头领夫妇对视一眼,同笑道,“其实这对当地人来说不是隐秘。”

    “相传龙溪走廊有一处洞天,乃千年前一位绝世强者所居,大能陨落后,留下一句话,谓‘黑风摧世古楼开’。”

    “说来也奇怪,龙溪走廊荒是荒了点,但从前很少有沙尘暴,自那绝世强者陨落,这沙尘暴隔三差五就来那么一次,正因此,大家都认为沙尘暴来临时,那处洞天就会显出踪迹。”

    “可惜千年了,到现在都还没寻到洞天的踪迹,有人说重点在‘黑风摧世’,之前的沙尘暴不够强烈,我看哪有什么洞天.古楼,指不定就是一群想机缘想疯了的人自己编撰出来的。”

    头领夫妇一言一句,讲传说趣事似地交代了一屋子修士的目的。

    湛长风回想自己进入龙溪走廊时的一瞬心悸,说不定这里真有什么强者居住的洞天,“千年前,那确实久了,二位可知绝世强者是谁,我适才还听说前面迎客亭中系着红绳的人是被绝世强者困在这里的,难道他也活了千年?”

    “没人知道绝世强者姓甚名谁,只知道他很强,至于那人,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有传言说他不是人,是妖,反正他踏不出那座亭子,也没什么修为,就是活得久了。”

    那边齐桓身边的和老亦从当地修士口中得知了“黑风摧世古楼开”的消息,眸中精光熠熠,千赶万赶,总算没错过,就是这里了!

    客栈像是个被推搡了一把的孩子,猛然摇晃起来。

    三爷道,“阵法破了,我去修复,还请几位施以援手!”

    巴托绅德和皖谷作为西北强大部族的首领,实力自然不能小觑,俱是生死境强者。

    客栈是眼下的容身之处,利弊谁都拎得清,他俩一点没有犹疑,通通干脆地出手。

    只见巴托绅德手印口诀变幻,以他为原点,半圆光膜如水般荡漾开去,渗进墙壁横梁,客栈的震感陡然减轻,抗压能力成倍上升。

    于此同时皖谷拿出一面双龙环绕的圆镜,镜悬于半空,华光大盛仿若有龙轻吟。

    这是她的成名兵器,龙吟镜。

    此镜有震慑一切有形无形之效,轻吟之下,天灾也莫侵,客栈彻底平稳下来了。

    因这变故,不管原先在干嘛的,全都聚到了大堂,他们抬头看龙吟镜,龙吟镜能照映千里内的虚实,然而此时镜中除了昏沉就是昏沉。

    “天呐,这次的沙尘暴何止千里,分明是万里啊!”

    “竟然碰到了黑风暴!”

    “这可如何是好,只能求着它快点结束!”

    有了力量如何,成了修士又如何,归根究底还没脱离人,尚且躲不了人祸,又怎么叫板天灾。

    普通沙尘暴倒还好,但谁让他们歹运地遇见了黑风暴,所过之处江河枯竭.人迹俱灭的黑风暴!

    人们不由将目光粘在巴托绅德和皖谷两位生死境强者身上,以此寻求些安慰。

    巴托绅德和皖谷却掩不住笑意,黑风暴,是黑风暴!

    终于等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