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龙溪走廊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一路往北去,冰寒荒原的危险似乎并没有被她遇到,唯有寂静相伴,她停停看看,两日后遇到了一支商队,修为都不太高,除了头领夫妇是脱凡,其他都是筑基。

    她见他们也是北去,上前交了点灵石搭车,与商队中的人闲话后,得知这条路线是最安全的,从这边去,经过龙溪走廊,是一处平原,有十几个原住民的部落,他们就是从两大陆来的商船上拿了货,去贩给部落的。

    湛长风跟着他们行了几日,得知龙溪走廊上有一家客栈,是货商的聚集地。

    一日,贩货的商队头领将将说了句“客栈在前面”,转眼就见一群飞鸟黑压压地从他们头顶怪叫着掠过。

    “风暴要来了。”湛长风拽着缰绳,淡淡说了一句。头领神色微微有异,加快了前行的速度,一群人策马驰骋。

    除了马蹄声,周遭似乎安静异常,没有风,没有流云,囊括一字便是无端的“空”,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

    古楼千年箜篌晚,塞外琵琶欲语迟,借着乐声的接引,他们终于看到了伫立在龙溪走廊的客栈。

    这座在西北荒凉里的客栈宛如古堡一般庞大坚硬,但也苍老,岩石墙面上老旧的痕迹斑驳而深刻,像是被风沙日复一日剐蹭出来的。

    不过他们第一眼看见的,是客栈前面的引客亭,亭中六七男女,持着箜篌或琵琶,缠情入骨,苍凉蚀心,指尖的一挑一抹,一压一勾,奏响了风尘,万般迷情。

    商队停下整顿,准备住宿,这当口儿,有个人走到引客亭,向其中一位弹奏的人伸出手,人儿低眉将手交付,一同进店。

    “嘿呦,那小子真有钱。”一个汉子卸着货羡慕地说道。有几个似乎也有点忍不住了,麻利地收拾好东西跑向亭子,有男修,有女修。

    这时一人掩唇向湛长风建议道,“阁下可有看中的?瞧那些人,长得好,活也好,且都修了房中术,既解疲,还能促进修为呢,来那么一次,顶自己修两个时辰。”

    商队头领颤着心听自家夫人撩拨湛长风,生怕湛长风一个不高兴跟灭半路遇到的劫匪一样,一招灭了他们。

    不过湛长风心宽得很,听了头领夫人的话,道,“没我好看,不要。”

    头领夫人笑眯眯地白了她一眼,“死样儿!”

    修到湛长风那个份儿上,人们能看到的,就不是容貌了,感官中第一印象浮现的是这个人的“相”,相由心生的相。

    就如头领夫人见她,只觉这个人宽博又神秘,十分俊俏惊艳,转头回想她的外貌,却是有点模糊,仅记住了这个感官。

    头领夫人又不是拉皮条的,只当闺中趣话说。她对湛长风亲近得很,虽然高冷了些,但架不住她温柔.体贴.强大啊,头领夫人从湛长风默默帮她遮了淋湿的身体后,就不要钱似地将美好词汇往她头上扔,让头领直咬牙骂她花痴。

    真会去找人做的,不是饥色就是为了享受,但大多修炼有成的人是很克制的,有些甚至要求元阴元阳完整。

    头领夫人开着玩笑,她一点都不认为湛长风会去找人,但是看她那么自恋,就忍不住怼怼她,指着一吹箜篌的清秀年轻人道,“瞧他多细皮嫩肉,多漂亮,难道这还不够?”

    “漂亮是漂亮,但是不美。”

    “那谁美了?”

    “中间那个弹琵琶的姑娘不错。”

    头领夫人探头望了几眼,既赞同又惋惜,“傻瓜,人家戴着红绳呢,不卖身。”

    头领心惊肉跳地在夫人.乐师.湛长风间来回扫视,果断躬身向湛长风请辞,拖着夫人跑了。

    湛长风:“......”

    不知何时乐声少了一道,戴着红绳的姑娘走出亭子,那真是长发泼墨,人如画,身似薄柳,神似冰,只是修眉之下,眼神不羁又坦荡,仿佛丝竹山水里入了金戈琴音,也如侠骨寸寸铿锵,柔情字字神伤。

    那是江湖儿女的热血和苍凉。

    她没有走下台阶,仅是倚着亭柱,直直睨着湛长风,眼含挑衅,“美么?”

    湛长风凤眸微眯,心中划过一丝惊讶,“抱歉,兄台。”

    抱歉的是和人议论他,还将性别给认错了。

    他身上的气息有点特殊,容易混淆别人的感官,又是男生女相,湛长风刚刚仅是随意看了眼,下意识就将他当姑娘了。

    男子摘下手腕上的红绳束起头发,多了分英气,他见她改口得及时,还真不好意思一刀砍过去,漫笑一声,移开了目光,而湛长风也进了客栈。

    客栈分内外两堂,外堂多是几人围一桌,气息较杂乱,内堂多独座,个个沉敛,环境也精致了不少。

    她和商队不过萍水相逢,过了客栈就会分开,然去订房间时发现那头领已经帮她开了一间房,她没拒绝,转头将商队的几桌菜钱结了。

    湛长风拿了钥匙,并未去房间,寻了个独座,点了杯荒地的奶油茶。

    这天客栈中修士特别多,她喝盏茶的功夫就进来了好几拨人。此地的人不似北昭.南风之人一般习惯宽袖大袍,而是偏爱窄袖马靴打扮,性子也浸透了北地的粗狂直接,于是人一多就显得格外嘈杂,好像随时都会打起来一样。

    其实这话不错,空气里确实有一根弦,紧绷着,轻颤着,若有若无地连着外面过分空旷沉闷的荒凉景象。

    湛长风感觉这地方有点不对劲,许多人频频瞥往店外,好像在等待什么。

    哐嘡!

    客栈的门被粗鲁地推开,一队装扮精练的侍卫冲进来,惹得众人气息一沉,戒备起来。

    那一队侍卫入了门,立马两侧站好,不少人惊疑,嘀咕道:看这打扮不是本地的啊,又是海上来的?

    湛长风眉眼不动,心道,那么巧?

    海上行船时,有一艘船似乎跟她们顺路,远远吊在她们后面,湛长风为以防万一,用千流术查看了他们的行迹,他们穿的就是这种侍卫服。

    前一天商队赶路那会儿,她也感应到后边有一队修士跟了上来,又是这些人。

    他们的服饰虽统一,却没特殊徽记,无从判断他们的来历,不过从她发现他们的船的时间地点来看,他们应是从南风大陆出发的。

    那两排侍卫一站好,一道身影正好踏进门槛,其人形似悬崖松柏,白衣蓝袍,淡回眸,气华如虹,教一帮修士面面相觑觑,按捺着,空气为之一静。

    他似浑然不觉,在离门口不远的空桌上坐下,仿佛就是普通地来吃个饭。

    客栈恢复了热闹,只是人们不时就会将眼光投向被侍卫护着的那人,私语窃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