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达成共识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好歹是有一点良知的,当初在小黎界,为防意外,其中一个后备方案就是在她出事后,由敛微接手她的全部势力。这个方案也确实用上了。

    但她知道她那点所谓的势力究竟有多弱小,放到山海界,不是能用的力量,反而会成为拖累。

    可敛微没有放弃它们,没有任它们自生自灭,将它们拉扯到现在,凭这点,她就算生气了,给了自己闭门羹,自己也得站到她愿意见自己。

    湛长风老老实实等在门外,一步不移。

    几个管事上来汇报商鼎会的季度经营情况,看见门边立了前不久来找茬的修士,很是惊讶,不过里面有光亮,会长已在,有什么问题,轮不到他们多嘴,他们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

    “会长,这三月的账目出来了,有一些问题需要跟您说一声。”

    这湛长风害她一下子变不回去了,让她站外面也是活该,正好出一出多年郁气,里面的敛微没急着赶管事走,驾轻就熟地用成人声音说道,“你讲。”

    管事们习惯了在门外做汇报,没觉异常,只是这边还有一大活人呢,会中事务不好被别人听去吧?

    他们思来想去,料想会长没特意提出,定是允许她旁听了,拱手一礼后,认认真真做着汇报。

    湛长风无事在旁听着,听出商鼎会经营状况堪忧啊。

    商鼎会的经营模式有点空手套白狼的意思,首先,它吸引会炼器.炼阵.炼丹等人才,收购他们的成品,或提供寄卖服务,把东西卖出去,拿到的灵石作为酬金,以任务形式,吸引散修去找原材料,再将原材料低价卖给那些人才或出售给其他人。

    和平时期,它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经营方式,另外还容易拉拢各方面的人才。

    但现在,王朝.门派进入了紧急备战状态,大部分人才都去为他们服务了,剩下的零散人员聚不成气候。

    商鼎会的成品货源正在减少,现在靠敛微谈下的两个大货商撑着。

    这两大货商都是小黎界到这里定居的,一是擅长禁制符文的天都府,一是擅长炼器的赤练府。

    他们刚来山海界时站不住脚,靠敛微拉了一把,帮忙出售禁制符文和兵器法宝,然他们总归是有硬技术在身的,又赶上战争,诸多势力抢着要跟他们合作,一下就腾达了。

    天都府.赤练府虽依旧给商鼎会提供货源,但商鼎会这边有个东南联盟逼着,敛微可不想把禁制符文和兵器法宝倒贴给他们,所以主动减少了对两府的需求量。

    另外战争一起,对临时雇佣军的需求就增大了,众多散修都往军队跑了,商鼎会一度出现无人领取任务的状况,直到近半年战争停歇才好转。

    现在的商鼎会,收入和支出勉强保持平衡,可一旦压力重些,就会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根稻草来了。

    ——仓息侯要的五万斤千年份灵草。

    如果找金不换帮忙,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敛微厌了,见到湛长风,就更厌了。

    几个管事汇报完,像往常一样等着会长训话,会长却道,“你认为该如何解决?”

    谁?

    这是问你还是问我,几个管事面面相觑。

    湛长风当然知道她是对自己说的。她思考了几息,商鼎会的隐藏目标是吸纳各类大师,但在目前的局面下是做不起来的,一来它没有强大的靠山维护它的利益,二来地理位置不好.名气不够,再加上山海的格局变动,引不来大师。

    它唯有先苟着,等她将国之势力弄出来。

    湛长风心里有了定计,道,“换一个地方吧。”

    门内的敛微惊然,放弃这里吗?

    换一个地方能换到哪里去?

    她让几个管事先下去,然后问,“你什么意思?”

    “我这次回来,本是打算在山海立业的,然北昭和南风已没有新侯余地,那我要么另寻他界,要么去找探荒,寻新的地方。”

    “所以你要抽离这边的人手?”

    湛长风沉吟,“这得看这里有多少人手。”

    “......除了商鼎会表面上的人,昼族后天先天的小修士在两百左右,筑基修士在七千,脱凡有四千,其中大部分人修炼的是混元锻骨诀和百炼刀法,另五百十八人修了寒鸦诀,一千二百人修了傲世秦枪。”

    “生死境方面,温辰.卢一山.我.金不换,暂时不在的硕狱,以及游不悔.安在常.叙鞅几个有望在近期晋升生死境的后备,你要是能把凌未初找回来,就多了一位神通真君。”

    湛长风听到了一些陌生的人名,道,“如没有实际利益,他们能跟我从头开始吗?”

    “你这会儿倒是担心起来了。”敛微似笑非笑,“你当初将商鼎会.昼族.金不换交我手上时,怎不担心他们会变,实话告诉你,他们中,至少有一半人被换掉了。”

    湛长风一点也不担心人员的流动,也不用他们表忠心,她只要她定的体制在就行了,谁进了这个体制,谁就入了瓮,不会脱离她预设的大体方向。

    真要说计算人心,她大概只算了敛微的心.硕狱的心,还有接受了她图腾的青鸟使的心,他们在,就会维护这个体制。

    所以湛长风仅问一句,“你变了吗?”

    敛微对她问话里的笃定有几分不快,“你怎知我没变?”

    湛长风对她的性情品质有把握,对自己跟她的往日情分更有把握,她统管着商鼎会.昼族.金不换,却不以真名示人,也侧面证明她没有强占之心。

    湛长风可以有条有理地分析她变没变,却不能将这冷冰冰的分析说出口,她再怎么不通人事,也知道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候,“我信你。”

    “你若想要它们,你不用变,拿去便可,说到底,这几年是你在为它们付出。”这也是她的真话,当时她将它们交出去时,就备了转赠的心,没在意它们究竟会不会再回到自己手中。

    她从头到尾,最看重的是,商鼎会和昼族的运行模式,它们按照她的预想发展下去,就证明她的设计是可行的,她可以将这一块蓝图打上已实践的标签了。

    没了它们,她还能有下一个商鼎会和昼族。

    湛长风倚着门框,“它们的创立和发展都有你的参与,本也有属于你的一份,我唯一的抱歉便是当初要你接手它们,让你一人承担压力。”

    门里门外皆是静默。

    敛微揉了揉眉头,她能说出这句话,自己也就没什么好别扭的了。

    “希望你我都记得初衷。”

    商鼎会.昼族.金不换,都是为了湛长风的权,也是为了她的财。

    大道独行,总有殊途,但也有契合的存在,比如她的财道,她的帝道。

    如果湛长风放弃帝道,就算留着情分,她也会毫不犹豫离开。

    但只要湛长风不放弃,即使一无所有,她也会陪她走到最后。

    敛微道,“你不用担心他们,最开始时,我清了一批不坚定和有异心的修士,现留下的,都修了你提供的功法,传道之恩大于天,进了昼族,生死都是昼族的人,就算走出昼族去别处讨生活,也是出师出道,而非脱离。”

    这实际上就是半家族半门派的治理了。

    湛长风点点头,想起自己还被关在门外,温声道,“还不开门吗?这样讨论事情不太方便。”

    “......”敛微瞧了瞧自己的状态,呵,你还是继续在外面站着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