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东南联盟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近五年,山海界的局面变动得相当大,北昭大陆几乎被东临王朝占领,只剩以燕城为首的小诸侯联盟据东南一带,这小诸侯联盟也被称为东南联盟。

    比邻的南风大陆则已经全然处于景耀国的统辖下,景耀国也从一大方国,晋升为王朝。

    曾经数百诸侯并存分据的局面被打破,变成了两大王朝对峙.东南联盟夹在中间的紧张境地。

    东南联盟是东临王朝统一北昭的阻碍,也是景耀王朝的扶持对象,三方僵持不下,在表面的和平之下,演变出了目前的军备之战,三方大肆汇聚各地的人才.物资资源,这也意味着其他势力能获得的资源在下降。

    湛长风从温辰那里了解到两大陆的局势,便知两大陆都被瓜分完毕,已经没有新侯崛起的余地了。

    混战,无疑是以小搏大的最佳时刻。

    错过了那个混战时期,再难占到一席之地。这是湛长风从山海界五年间发生的种种事变里得出的结论。

    来得太晚了,如果再早五年,或许能以战养战割下一方,另操作一下东南联盟,未必不能立足。

    湛长风敛眉沉思,余光看见三个管事侯在花厅外,问温辰,“敛微呢?”

    “敛微是谁?”温辰疑惑地看向她。

    湛长风眼中掠过诧异,摩挲着墨玉扳指,俄而才道,“商鼎会的掌舵人在哪里?”

    “会长行踪神秘,我也不清楚。”温辰不大清楚她和商鼎会的会长究竟是什么关系,早些年间昼族是跟着商鼎会的,但五年前昼族又被分离了出去,不管是分是合,商鼎会和昼族都是会长在主持。

    他忽有些担心,这些年,他多少知道商鼎会和昼族经历过几次大换血,湛长风如果是来要回昼族的,不大可能成功。

    温辰想到了最初的问题,湛长风不会真是带人来砸场子的吧?!

    这......他应该帮谁?

    “硕狱可在?”湛长风问。

    “硕狱四年前离开,听说是去寻荒界了。”温辰愈加不确定,其实当时有传言说硕狱妨碍到了会长整治昼族,才被挤走的,也有传言说硕狱不满会长的治理,自己出走了。

    “您应该联系得上燃念和游不悔吧?”

    他俩是白痕的弟子,后加入了昼族,温辰对他俩还是很熟悉的,“燃念去神农门学艺了,游不悔仍在,我帮你把游不悔叫来?”

    “有劳了。”她目前对商鼎会和昼族的情况不太清楚,又找不到敛微,只能先寻旧人。

    等人之余,她多问了几句燃念的事,她对燃念会去神农门学艺有些意外,又有些情理之中。

    白痕在出道前是神农门的嫡传弟子,有资格收徒,向自己的弟子传授神农门的功法,其徒也会上神农门的道谱。

    不过据说他虽收了两个弟子,但却是以个人身份收的,没有教他们医术,所以燃念和游不悔跟神农门没有关系。

    燃念此番入神农门,也许是为了纪念白痕,希望跟师父的师门有所接触。

    因为人丹事件,湛长风对神农门持保留态度。

    然神农门已经找回了他们的道统传承神农册,将来有希望重新跻身上宗之列,理论上前途还是不错的,燃念说不定能从中得一番造化。

    “温前辈找我?”人还没影,吊儿郎当的声音先到了,一人进入花厅,墨发粉袍,腰间是虎头铜腰带,衣领大敞,露出一片紧实的麦色胸肌。

    终年不变的扮相。

    唯一变的,大概是他蓄起了胡子,也就下颚上留了小小一撮。

    他惊奇地看着厅中三人,巫非鱼是以前见过的,另一人却陌生。

    巫非鱼见了他的表情,在旁乐道,“以前戴着面具耍人玩,现在傻眼了吧,没一人认识你。”

    这话当然是跟湛长风说的,湛长风感无奈,“当初我跟你重遇时,也戴着面具,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巫非鱼一脸讳莫如深,“天赋异禀。”

    温辰咳了一声,朝游不悔指明了湛长风的身份。

    游不悔好似被雷劈了,“不是,你不是相貌平平吗,不对,你不是被困在小黎界吗?!”

    “具体你问温前辈吧。”湛长风不想解释第二遍,单刀直入,“你可知商鼎会的掌舵人在哪里?”

    “会长啊。”游不悔一瞬迟疑,他没想到湛长风竟然回来了,那昼族到底算是谁的?

    游不悔沉吟道,“昼族变化很大,人员有过更变。”

    他先是给湛长风打个底,然后才道,“会长将昼族往门派方向发展了,建兵书院,招收小弟子。这段时期,各门派和王朝有些摩擦,灵脉资源方面先不说,光这弟子的分配上就弄不好了,王朝为充实后备军,忙于从各地选取天资出众的孩子培养,各门派也要弟子啊,哪能看着他们将天赋好的都带走,一来二去,不得闹吗?”

    “且本来由诸侯和门派联合组成的山海联盟在混战期间瓦解了,现今的势力都各自为营,也没个人出来调解,各方面都乱的一匹。”

    “兵书院原只在杨解城收些小孩,手也不伸长,但某些人可能是发觉昼族有几个生死境坐镇,未来发展潜力大吧,明里暗里搞了好些动作,有想直接将它搞垮的,也有想将它收入囊中,为自家提供文武人才的,这之中,以仓息侯为甚。”

    游不悔沉沉道,“仓息侯一个人在会长这里吃了亏,竟将商鼎会和昼族都推到了东南联盟的眼皮底下,想商鼎会和昼族为东南联盟服务,东南联盟背后有点景耀王朝的影子,会长受到的压力很大,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会长以商鼎会的名义,答应在物资上支援东南联盟,这才平了风浪。”

    “我听说近日会长要送一批物资去东南联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游不悔补了一句,“摇光有人参加护送,我要不帮你问问?”

    “不用了。”在昼族内开设兵书院,从小培养军事人才是她的原定计划,敛微有此举不奇怪。

    但商鼎会和昼族受到的压力比她想象得大。

    她当时也没料到,山海界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巨变。

    湛长风对巫非鱼道,“我去东南联盟看看,你在此休憩几日。”

    “不用帮忙吗?”巫非鱼亦听出这个东南联盟有点欺人太甚,“看看他们有没有神通坐镇,若没有,便只是一帮乌合之众。”

    反正对她们来说神通之下皆可杀。

    “没那么简单。”她刚从温辰那里听说燕城的城主是燕为山,燕为山也是东南联盟的盟主。

    别人兴许还不知道燕为山是圣地弟子,实力绝不容小觑。

    何况听他们的意思,东南联盟和景耀王朝有关系。

    动了东南联盟,不仅方便东临王朝统一北昭,还会跟景耀王朝结仇,得不偿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