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三家混乱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收到赎人通知的程.申.杭三家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段留影.一封信,明明白白地指出,他们的城主/家主/长老夺宝不成被俘虏了,要救回去,得赔款。

    半步神通是一座城池.一个家族的顶梁柱,损失一个牵扯甚大。

    宁月城先坐不住,听这城名就知道程宁月是此城的创立者,城主府中全是她的属下和弟子门生,跟她同实力的也仅二位听调不听宣的供奉,她要是一出事,宁月城就相当于掉了一层次,离落魄不远了。

    “快开府库,现钱不够物资顶上!封锁消息,别让其他人知道此事!”大总管恨得跺脚,这事要是传扬出去,妥妥的丑闻,不光城主抬不起头,他们一城人也抬不起头。

    六节界多城邦,一城就是一小国,不管内里如何,颜面总是要的,否则如何面对邻邦,如何面对入驻城中的商行.家族,如何迎来送往路过的修士?

    不管是夺人宝,还是被俘虏,决计不能传扬出去。

    他们一边准备赎金,一边愤愤,一个心腹将军就气道,“难道要乖乖按时间将东西送出去?我去请来两位供奉,找到此人的藏身地点,来个一网打尽!”

    “极是,她不是要在南岭交易吗,我们可以偷偷埋伏起来,接回了城主就杀他个回马枪。”

    大总管同样咽不下这口气,“看好城主的命牌,让两位供奉扮作普通修士去交易,再领一千人在南岭附近潜藏候命,见机行事。”

    申家的消息捂的就不严实了,不光外姓的供奉长老知道此事,全家族数千口人都知道他们老祖被活捉了,一下闹开了锅。

    申戎自己就只有一个亲子,他深知修为高了之后不好生养,按着他亲子在年轻时使劲儿生,然后让十几二十几岁的孙子孙女接着生,用三百年时间拉起了一个数千人口的大家族,血脉相连的数千人在他的教养下很是团结。

    唯一不好的是申戎被捉了,他亲子死了,申家没有一个能做主的人,就只有他三十几个孙子孙女聚在一堂七嘴八舌地讨论事情,讨论了老祖出事的后果,讨论了家天下的奢望,愣是没讨论要不要付赎金。

    “我们哪知道老祖的私库在哪里,公库要领钱得老祖的印章呢。”

    “守库人只认老祖啊,没印章根本不会给灵石,本来父亲也有个副印章,可惜父亲不在了,老祖还没选出新的继承人。”

    申豹是申家长孙,长年跟在父亲和老祖身边,知晓老祖有意在近期建城,带家族进入新阶段,偏偏这个节骨眼上父亲死了,这城建起来也没意思了,无人继承呐。

    他这辈子可能只是个脱凡,老祖和父亲虽貌似倚重自己,却不会考虑自己做继承人,今儿老祖和父亲一去,他倒成了家族子孙中实力最强的,拉拢了外姓供奉,加上他还有一个天赋高的孙女,说不定能争一争家主的位置。

    不过几息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要是老祖没死被放了回来,一切就都白费功夫了,不如想办法筹钱救回老祖,立个功,就算他上不了位,也能把孙女推上去。

    申豹端着长房长孙的威严一声高喝,震住了场面,“今天这公库不开也得砸开,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一定要不惜代价换回老祖!”

    另一边的杭家家主怒哼道,“还有脸让人救,我已经警告过了,不要去惹外来的那些持令者,为什么不听话!”

    “五百万是咱家大半年的收入了,再说府库钱不多啊,这要是拿出去,其他地方的漏缺怎么填?”

    “这钱是要我们整个杭家出,还是他自家出?”

    “他哪里能拿出来,要我说,他本就有错,干脆借此驱逐家族吧。”

    “哪的话,我们杭家就三位半步神通,如何放弃他,还请家主将人赎回来。”

    “家主,刚刚胡家城派人来问杭虎长老的行踪了。”

    “我们跟胡家城没有往来,他们问这个做什么?”

    “好像是有人看见胡海城主之前跟杭虎长老一起在那儿观战,后来也不见了。”

    “要不是胡海用雾遮住了那处地方,我们怎么可能追查不到他们的下落,落到现在的被动局面,还好意思来问我们!我都要怀疑是不是胡海跟人合伙绑架杭虎,准备整垮我杭家。”

    “这次的人很不好对付啊。”

    “对付个屁,把杭虎弄回来再说,她就给了一天时间。”

    平安城客栈

    湛长风.巫非鱼早就从深山老林出来了,现窝在房间里随时准备通过圣地的秘密传送阵走人。

    湛长风用千流术照见三家人的动向,看得很是感慨,“这样的城和家族就算成国也不堪一击。”

    “…...”巫非鱼一点也不想去猜她哪来的结论,枯燥。

    “城池和家族不都是这样的吗,如果高手多些,继承制完善点,或可避免这种情况。”

    湛长风觑了她一眼,欣慰道,“孺子可教。”

    巫非鱼反思了一下,决定少跟她说话,自己都快被她带偏了,她才不要去想那些弯弯道道,“胡家那边怎么办?”

    “胡家有个神通真君,惊动了会有点麻烦,就把胡海封印几百年吧。”

    巫非鱼一想,胡海受了重伤,封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死,“这得看他运气了。”

    宁月城救主心切,筹了赎金就叫两供奉按时赶往约定地点,暗派的一千人马在后支援。

    两供奉深入林中,小心地观察周边,神识不放过一分一毫的异样。

    “没人影啊,莫不是用特殊手段藏起来了?”

    “我总觉应当把后边的人马撤去,要是被发现了,不是把咱城主往火坑里推嘛。”

    “嘘,他们决定的事,就照他们做吧,反正我们是外人,听令行事罢了。”

    “是这里吧?”

    两人找到一株结了鸟巢的树,上面站着一只较为常见的羽毛火红的鸟。

    他们环顾一圈,忧心忡忡地将装了赎金的储物袋放到鸟巢里,快步离开了。

    到了外面与一千人马汇合,紧紧关注着赎金动向。

    “那鸟将赎金叼走了,要不要接着追?”

    “怎么追,城主还没出现。”

    一干人按捺着没动,神识却悄悄跟着那鸟,倏忽穿过一片云,神识仿佛受到了什么阻挡,竟寻不到鸟的踪迹了。

    俄而一只鸟飞到他们的藏身处,在他们惊讶的目光中,丢下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个坐标。

    宁月城的修士们冷汗直冒,那人知道他们在这里?!

    “城主会不会已经被......”

    “别说丧气话!”

    他们壮着胆子一窝蜂奔向坐标所在地,左右寻找无果后,在坐标位置挖起了坑,最终挖出了一口看似普通的石棺,费力破除封印,救出了里面的程宁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