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道种天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范昌柳看着湛长风就像看着十年前打败自己的江迟暮,胸中激情澎湃,涌起即将为自己正名的痛快豪气

    她能瞬息杀二十几个生死境,范昌柳自问也能做到,他不仅能杀二十几个生死境,还能瞬息败她!

    今日的湛长风就是未来的江迟暮,待他败了她就再去找江迟暮对战!

    “请了!”范昌柳目光炯炯,示意湛长风先出手,他范昌柳已不是十年前刚出山的懵懂少年,他现在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这一场战斗不会费时太久,他将以绝对的实力.最干净利落的姿态拿下胜利。

    湛长风面对如此胸有成竹之人,多了一分重视,“你确定要我先出手?”

    范昌柳朗笑道,“你若不先出手,可没出手的机会了。”

    他语气似玩笑,眼神却异常认真。

    远处听到此话的人们躁动起来,“太狂了,狂得对我胃口!”

    “据说他的几次对战都压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实打实的秒胜。”

    “那是你们没看见过那白衣服的动手,一两招就杀了几十个高手,他这会儿还敢狂,着实是自大。”

    “未必,这只能说明他有把握!”

    湛长风可不管他有没有把握,人家既然已经“谦让”到这份上了,她哪能再推辞。

    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异象现,八极真域覆压百里,以绝对的意识领域掌控入者的意识。

    意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它作用于心灵,把控着意识,影响灵魂,如果你觉得有火在烧自己,就可能真会平白被活活烧死。

    范昌柳刹那就觉自己的神魂被抽出身体,投入到混沌世界中煎熬,地火风水要将他的意识炼化!

    他咬破舌尖,拉回滑向混沌的神志,骇然,这是他遇见过的最强大的域。

    域这玩意儿接近法则,很玄乎,不是人人都能领悟的,真君天君中不会域的修士一抓一大把。

    哪怕会,也是作为辅助手段,给对手造成境界或神魂上的影响,但她竟只用域就能杀人夺命!

    范昌柳自认见过不少天才,这会儿仍有点心惊肉跳,不是怕,而是对手段未明之人的警惕,他从未遇到过将域当做杀招的人!

    他把守着灵台,此战他要是不主动进攻就得掉阴沟里了。

    “呔!”范昌柳狂啸一声,音浪撕空裂云,回荡百里,同时暴拳出击,空气波纹随拳推进,如叠起的浪潮,声势浩大地朝湛长风吞没过去。

    他出的拳并不快,力道在湛长风眼中也不足以毁天灭地,所以她没有躲避,然在她出手抵挡的那瞬,似乎有神秘力量困缚而来,功力好像在刹那间消失了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砰!砰!砰!

    范昌柳欺身攻来,势头强盛,每一拳都携有万钧力,将湛长风砸得连连爆退。

    巫非鱼嘴角渐凝,范昌柳的招式很平常,湛长风怎会接不了?

    “呔!”

    砰!

    湛长风撞倒了一株三人合抱不过来的古树,脚尖一点,凌空翻身,落在地上,止住退势,交手那刻她使不出元力,纯粹以躯体力量相抗,两条手臂疼得似要爆裂。

    若非她的肉身强度过得去,说不定照面就会被他秒杀。

    .....是道种天赋。

    “认输吧!”范昌柳一鼓作气,揉身紧追,长啸盈空。

    湛长风在战斗中只遇到过两种可以明显表现出来的道种天赋,一种是将墨的天赋,躲避攻击,一种是丘仲浮的天赋,封闭别人的感知。

    而范昌柳的道种天赋能封印修士的元力神识。

    不过时间很短暂,只三两息的时间。

    然生死境修士战斗,三两息足够定胜负了,范昌柳就要用这三两息的时间将湛长风打趴下!

    但湛长风不会跌在同一个地方,当他再次攻来之际,她用无心之术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范昌柳拳头落了空,心中懊恼,第一次时机最佳,偏偏未能出其不意地将她打败,给了她防备心。

    她能在短暂的交手中用远离的方法来躲避他的天赋束缚,直觉倒是挺准。

    “哼,你出来啊!莫不是认输了!”范昌柳提着心环顾四周,谨防偷袭,神识感知一寸寸朝外搜寻,虎目光芒暗敛。

    “这湛长风也不过如此嘛。”观战人群中的白不误挠挠头,亏他还在此留了那么些月,看到的却是一场一面倒的比试。

    不知范昌柳是什么出身,得空试试能不能拐去他们寒武界域。

    此时范昌柳屏着心气,仿佛陷入了一场无形的狩猎之中,总觉湛长风会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给他致命一击。

    该死,她怎么能隐藏那么好,完全找不到踪迹。

    而湛长风......她从目瞪口呆盯着她的摊贩手中买走了一本繁星画册,翻到范昌柳的那页,画像底端写着一段介绍他的文字,诸如何时出现在荒界山,何时挑战了什么人,胜败怎么样。

    范昌柳的道种天赋有点难以对付,照上面的描述,他前几次挑战都是一击得手的。

    湛长风一边翻着画册,一边从站满了人的城墙后走过,手指微顿,看见了几个风云界域的修士画像,不过画像和姓名多半不匹配,有好些人易了容。

    后面还有许多修士光有画像,没有姓名。

    这一翻,她还看见了余笙和硕狱的画像,只是没显示姓名,且照时间看,他们是三年前一起来荒界的,待了一段时间后又低调地离开了。

    湛长风收起了画册,没想晾范昌柳太久。

    她还是头一次有被压制的感觉,着实无法与此人的道种天赋正面对抗。

    如果换做身体素质神异的硕狱,反倒能直接跟他蛮干。

    湛长风走出城门,遥遥望向范昌柳,范昌柳敏感地回过头,一眼看到她,当即拔身而起,气势汹汹地冲来。

    城墙上的人们心肝一颤,好端端冲他们来干什么!

    湛长风见他的动作,心底有点数了,如要打,暂且只能跟他打远战。

    还得是特远战。

    她的身形一晃,又消失了。

    范昌柳急急停下脚步,尘土飞起,地上留下两道深刻的脚痕。他愤怒地一跺脚,土地开裂,地动山摇,“你还打不打!”

    “道友手段惊人,我不好现身,还请见谅。”

    四面八方的声音传来,范昌柳气得头顶冒气,这可好,她忌讳他的道种天赋,他找不到她的影子,算另类平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