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离开荒界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回了万卷楼,巫非鱼盘坐在一列书架后面百无聊赖地盯着书上的文字,余光瞥了她一眼,“那边找你做什么?”

    “要我尽快离开。”

    “嗯。”她翻了一页书,“定是心疼了。”

    “那你心不心疼?”

    “!”巫非鱼目光从书上移开,惊疑不定地看向湛长风。

    湛长风从容又温和,带着淡淡的忧郁,“我出身平凡,踏进修道界之初,除了两袖清风,别无所有,便是如今,也无师门和靠山,却独怀远方,欲与天公试比高,可惜身边少有同行之人,无法筑起根基,你可以来帮我吗?”

    她语气软了点,巫非鱼就浑身不自在,连笑也笑不出来了,板着脸悄生生往身后的书架靠了靠,严肃道,“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已经看穿你的真面目,你正常点,有话好好说。”

    湛长风见到她的小动作,眸中闪过一丝神光,脸色不变,浑身却散发着低落,“真面或假面,何人会在意,到头来也只是一腔热忱空东流,其实我也仅仅是说得好听,成就霸业何其难,我孤身一人,一没人手二没外援,实在难定前路啊。”

    巫非鱼最受不了有人跟她示弱,更受不了有人柔着声音跟她说话,今日这人却是将两样都占了,害得她心中一激灵,连脑子都不利索了。

    “......我看你认识的人很多嘛,一招手,指不定就有大把人跟随。”巫非鱼蹙眉瞧着她,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又成了那个妖冶冷漠的魔女,她高傲地扬着下巴,嘲道,“你为了让我顺你的意,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真该让余笙.硕狱那些人看看曾经不可一世.冷酷无情的人卖起惨来是怎么样子的。”

    湛长风从容如故,甚至颇为纵容,“不可一世.冷酷无情是你对神州的我的印象,在其他人眼中,我可一直是温润如玉的君子。”

    “你看,只有你知道曾经的我是什么样子的,我怎么放你离开呢?”

    温凉轻缓的声音入耳,不是要挟,却比要挟的效果更大。巫非鱼感觉自己站在悬崖边退无可退,前是追兵后是深渊倒还好说,她现在进退却都是棉花堆。

    天知道她最讨厌软绵绵的棉花。

    这棉花堆即将侵占她的立足之地,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跟她出荒界是一回事,跟从她出荒界是另一回事,巫非鱼着实不想就这样卖了自己和她去成什么功业。

    捏皱了手中书,“殊死抵抗”,“你有什么资本说服我,论前途,我未必会比你差,论修炼,我一人也能修成,论资源,我自己能争来,何必走到一条缥缈险峻的路上去拼死拼活,还要受制于人。”

    “我知道。”湛长风对上她的视线,看进她的异色双瞳,慢悠悠地笃定说道,“可我需要你,来帮我吗?”

    听和看了那么久的史经还是有点用的,巫非鱼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意识是“怀柔”,第二个意识是“不要脸的怀柔”,第三个意识是“她好像抵不住这怀柔”。

    巫非鱼贴着书架站起来,抱臂俯视盘坐地上的湛长风,冷冷道,“我恐怕帮不了你,我连这荒界都出不去。”

    她说到后一句,语调微扬,似乎是在要被棉花堆淹没时找到了天上垂下来的绳索,忍不住泄出笑意,如同技高一筹后的自得。

    湛长风状似遗憾,又仿佛不死心,“那你再去试一次镜像世界,如果不过,就当我今天没说这番话,如果过了,你就是我的人。”

    巫非鱼无所畏惧,“一言为定。”

    没几天就是月底考核。

    范昌柳.白不误已经在前几个月离开了,眼下就剩湛长风.巫非鱼两人。

    苍茫荒野中,水晶蜂巢般的镜像世界静静伫立,姽婳等来了两人,道,“开始试炼吧。”

    巫非鱼勾唇一笑,轻松地走进镜像世界。

    她这番模样让姽婳多看了一眼,想来是湛长风告诉过她,她这次稳过了。

    搁以前,哪次不是端着砍人全家的架势进去的。

    姽婳摇摇头,幸运的孩子。

    她看向湛长风,“道友今后有何打算?”

    云水会有全部持令者的底细,但对湛长风本身的经历没有太大了解,只知道她明明是小界出身,却有不弱且未明的传承,鉴于她的传承不在现知的诸大传承之中,最大的猜测是她机缘巧合下得到了断代的古传承,或者跟隐世的古老法脉.古老家族有关系。

    如果她没有特别的想法,也许可以收入天道盟的军队。

    “趁着年轻,自然要去四处闯闯。”湛长风不知道姽婳在天道盟中的身份地位,然在那处悬崖看见她后,约莫可以肯定,她就是那根“主线”,初元书院中的修士都来源于她。

    如此强大的能力,怎也是某一位“前辈”。

    “闯闯也好。”姽婳没有再多言。

    一天后巫非鱼出来了,恢复记忆后有点懵,这个幻境没有狗血恶心的事,平平淡淡.和和美美,中途她一点杀心都没起。

    怎么可能!

    “这幻境是不是出问题了?”

    被盯住的姽婳哑然失笑,“没问题,你通过了。”

    “......”巫非鱼一脸不情愿,差点让她重开个幻境。

    湛长风对她的纠结视若无睹,温文尔雅地向姽婳告了辞,然后和巫非鱼说,“巫道友,我们该走了。”

    道友你个鬼,巫非鱼冷着脸朝她传音,“你是不是做什么手脚了?”

    湛长风无辜道,“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来的能力对镜像世界动手脚。”

    “对镜像世界不能,对人呢?”

    “对姽婳前辈,还是对你?前者没那个能力动,后者...你难道不是更清楚吗?”

    巫非鱼微恼,“那这幻境怎会如此和谐?”

    “许是姽婳前辈看你可怜,不忍折腾你了呢?”

    巫非鱼说不过她,又无法解释这来打她脸的幻境,只能将一口气憋在胸中,溢着生人勿进的冷气。

    湛长风叹息,温和道,“你要是实在不愿意,不必勉强,我也知强扭的瓜不甜。”

    那轻柔的叹息像是要抵入人的心间,一碰就将胸中气碰散了,叫人想反过去安慰她。

    不,我不是,啧。巫非鱼拉不下脸安慰,表情十分冷漠地将湛长风曾说过的话还给了她,“我一言九鼎,不会反悔。”

    湛长风点点头,“我知道你不会反悔,现在可以走了吧。”

    “......”改天要把金蛇的毒牙磨尖了,这人是存心来逗她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