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二入塔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镜像世界以种种选择测试人性.心性,不论里面有多少苦难,多少诱惑,湛长风保持着自己一贯慎独的本性没什么悬念地通过了试炼。

    荒野风凉,她出来时看见姽婳燃了一堆篝火,烤着某只凶兽的肉。

    “你吃吗?”二次试炼,姽婳不得不承认她是将“君子”两字刻进骨子里的人,不管是在镜像世界里还是在外,俱都保持着风度,进退有礼,不偏不倚,像是难得的清风明月。

    “我不饿,姽婳师姐自己享用吧。”湛长风找到了巫非鱼所在的幻界,刚好瞧见她在往水井中投毒......然后死了一城人。

    下一息,巫非鱼出来了。

    姽婳摇摇头,“你又失败了哦。”

    “呵。”巫非鱼冷笑,“什么才算成功,什么才算失败,谁下过这个标准,如果杀人是一种失败,被杀才是成功?!”

    巫非鱼气得都不敢看湛长风,甩袖走了。

    湛长风琢磨出了点什么,瞥了眼姽婳,不作话,等到五木出来。

    五木通过了试炼,如释重负,跟湛长风道,“我长久没回墨门,需回去一趟了。”

    她没看见巫非鱼的影子,一脸“果然又是这样”,“她那边有点麻烦,一个坑跌了十几次都不知道换个姿势,啧。”

    “是试炼内容有问题吗?”

    “也算不上。”五木有几次没进去试炼,专门盯着巫非鱼的幻境观察,几次过后也看出了点东西,“我想你我都一样,试炼中定会遇到不公的事,有时还会受性命要挟,就是忍不住要杀人,也会控制在一个度内吧?毕竟按理性判断,别人说几句嘲讽话罪不至死。”

    “她却不一样,幻境中直接或间接对她造成伤害的人,管它情节轻重,全部干脆了当地被她弄死了。”五木玩笑,“倒霉的是,她每个世界都会受到摧残,反抗也越严重,有一次将全国都送进了敌人的铁骑下,弄得生灵涂炭,我看她的试炼,倒是学会了好几种杀人的方法。”

    湛长风略有不解,“她虽某方面偏执了一点,但不代表她的心性有问题,如果一定要分门别类地决定报复轻重,魔道的修士就不用来了,荒界什么时候当起了卫道士,管得也太宽了。”

    关键是,这种试炼对她没好处,她原就因神州高天族的关系,性格行事方面有些偏执,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现在一次次让她经历不愉快的事,反而可能把偏执入魔。

    “也许是他们觉得她的危险性太高了。”五木道,“这地方也就只有天地元气充裕这个优点,我已经待够了,她那边你自己看着办吧。”

    “路上小心,如果要快点达到风云界域,可以去坐空间传送阵。”湛长风将那个小客栈告诉了她。

    持升龙令者都可以用圣地的秘密传送阵。

    湛长风想到什么,“有空的话可否替我去一趟山海界的商鼎会,跟里面的管事说声我已经出来了。”

    “你使唤起人还真是顺当。”五木看在她提供的机关术手札份上,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荒界只剩下四个持令者了。

    湛长风沉迷于万卷楼,很快又攒够了一万善功值,再次闯升龙塔,闯到了八十一层。

    八十层后基本没有死问题了,更多问的是自己关于各事各物的看法。

    湛长风想到巫非鱼的情况,在作答时保留了几分,让答案看上去“光明”一些。

    她止步在第九十二层,败在了一个没有见过的历史题目上。

    照例出现光柱,比起五十八层的十几道光柱,这层上的光柱就少了,仅有六道。

    质量却高。

    其中三道是上乘功法,还有两件是真宝,一件是后天圣宝。

    那后天圣宝是一根通体白如玉的节杖,上边盘龙绕凤,温润尊贵,乃汇集愿力之器。

    名愿杖。

    愿力之器可以说是三器中最少用到的,它一般是在危亡时刻,汇聚臣民宏愿共渡难关时才会用到。

    不过既然遇到了,湛长风就不会错失它。

    将愿杖收入囊中后,湛长风又一次投到了万卷楼的书海中。

    白不误注意到她两次去升龙塔了,不能明白她怎么有那个心在短短时日内一而再地去答那些题目。

    越往上,题目可是成倍增加,可能一层就要回答几百个.几千个问题,简直就不是人受得了的。

    他最多就上过十五层,反正十五层的宝贝也不差,他打算再上一次,捞够了功法和宝具就走。万卷楼和升龙塔已经恶心得他这辈子都不想看书了。

    这点上他竟发现他还比不过那粗汉武夫般的范昌柳,范昌柳捧着书看得可是非常认真,害他都不好意思去搭话了。

    又是一月底,考核再次开始。

    湛长风故意晚去了三刻,到那儿,其他三人已经进入镜像世界了。

    说了要留在此地,已经缺席几年月底考核的巫非鱼,再次进入试炼了。连姽婳都有点惊讶。

    姽婳看到晚来的湛长风,又想到近期两次都来参加考核的巫非鱼,莫名笑了笑。

    湛长风望着镜像世界里的大宅,此次的巫非鱼是受当家主母刁难,父亲忽视,还要被迫出嫁一个老头的庶女。

    就像历史又一次重演,她在两家人张灯结彩的时候下毒弄死了所有人,将喜宴变成了白事。

    “她又没过?”湛长风问姽婳。

    姽婳遗憾地点点头。

    湛长风请教道,“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杀性太重,当世大恶。”

    “荒界怎管起了善恶,恕我直言,每个人对善恶的标准都不同,我不认为一个在现实中没有为非作歹的人可以因他产生了恶念而被抓起来受刑,你也不能说她杀性太重就认为她是当世大恶,将她困在这里。”

    “每一个拿着升龙令进来的修士,都不是为了来受到制裁的吧?”

    姽婳不反对不辩驳,“她没通过试炼,就要留下来直到通过才能出去,这是规矩,我也无能为力。”

    湛长风没有再说下去。姽婳显然不会凭她几句话就让巫非鱼通过试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